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国贸大厦 02
    我蹲在豪华房间窗户边的休闲沙发上,洁白的睡饱下露出我引以为傲的美腿,悠然的点起了一根香烟,徐徐的吐出几个烟圈,随风而逝,在烟雾中走神了,对着‘****大厦’回忆过去竟然忘记了要给小艾发信息的事情。

     我有些小内疚,毕竟小艾是我的生死闺蜜,也是我唯一的闺蜜,由于我的职业关系,我不喜欢和太多人交朋友,那些曾经一起疯狂过的男男女女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疏远了,只有小艾一直有着亲密的接触,可是自从她找了个包养她的男人后见面的次数也少了,我都是等着她得有空闲煲煲电话粥,互相倾吐血泪的心声,我很少主动打电话给她,我怕接电话的是她的男人,我有我自己的原则,我不想和唯一的闺蜜有什么误会,更不想和她的男人有一丝一毫的瓜葛,女人的自觉告诉我,这个男人生性风流,和风流的男人时间一长没事也会变得有事。所以我只想发短信给小艾。

     我优雅熟练的掐灭了烟头,去拿我的心爱手机,“爱疯S”,绝对的时尚潮流,刚刚出的,大陆还没有上市,就是床上的这位胖子从国外带回来的,还是英文版,光解码就费了几千元,为了能让我陪他睡一觉,他还真能下得了本钱,名牌包包送了我好几个,价钱都是上万,有马牌驴牌,这是我对这些名牌包的蔑称,我虽然收下了胖子给的礼物,可没有一下子让胖子得逞,我用我的‘专业素养’刻意的回避胖子的热情,找了些借口拒绝了胖子的‘良苦用心’。在我看到胖子“爱疯S”后,我彻底的迷糊了,我对设计感这么强的电子产品,突然就失去了“免疫力”,我无法抗拒诱惑,总想先睹为快,它的价钱和名牌包包比起来或许不值一提,可我内心的贪欲呼之欲出,名牌包在姐妹眼中大惊小怪了,可大陆还没有的手机可以满足我一段时间的虚荣心。我对乔大人是崇敬的,感谢他让世界变样,可也让生活走样,为了一部‘爱疯’都有人铤而走险,居然还有用身体器官来换取的。

     这是多么血淋淋的社会现实,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总有那么多***,我也是其中一个,而且还是个极品***。其实想想我也一样,我难道就不是用器官来换取的吗?

     我整理了一下睡饱,蹑手蹑脚的来到床头,我不想惊动胖子,怕他一觉醒来又要趴在我身上,胖子容易出汗,不出几分钟就一身汗水,嘀嗒在下方的我身上,黏糊糊的甚是难受。

     床头柜上一片凌乱,我的内衣皱巴巴的堆在床头柜上,上面一条蕾丝三角裤,旁边是蕾丝胸罩,胸罩上的带子已经挂落在地面上了。胖子的一双臭脚露出了被子外面,毛茸茸的肥壮大腿压着了我的丝袜,丝袜已经破烂不堪。我走到床尾捏住被子的一角,给不堪入目的场景掩盖了一下。

     胖子或许是看多了岛国****,有着撕破丽人丝袜的特殊爱好,这并能说胖子变态,或许大多男人都有如此嗜好,有种野蛮征服女人的强烈快感,在文明富有的世界里强暴还层出不穷,要的就是这种强暴的快感,在家中的黄脸婆面前总不能来这一招,在谈情说爱青春年少的时候还得时时顺着女生,不然难以得手,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有了一定的财富和地位后,心中那颗邪恶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可也不能仗着有钱有权有势就去强奸妇女吧,那是多么的野蛮行径,多么愚蠢的行径,文明人是做不出来的,也是最让人所不齿的,就算在监狱中强奸犯也是低人一等,连犯人也会看不起,天天被人欺负奚落,狱警也会格外卖力的抽你一顿,被人横眉冷对,千夫所指,生不如死,真当是悔不当初啊。所以只要有点理智的人都做不出来强暴的事情,但是内心的欲望还是强烈的存在着,总想尝试一下刺激一下,生活如此无趣,总得弄些趣事调剂一下心情。这个时候有钱真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就能找到刺激的地方,有钱就能找到让你刺激的人,这个社会能用钱来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感谢这个社会吧,有钱人。胖子是个正常人,是个有钱的正常男人,所以有钱的胖子就找到了我,撕裂了我的丝袜,我也愿意让他撕裂我的丝袜,因为我也需要钱。

     我顺手理了理床头柜上的内衣,在内衣的下面摸出‘爱疯S’,重新蹲回到休闲沙发上,给小艾发了条短信:“小艾,最近可好。”

     新手机总是让人爱不释手,‘爱疯S’的功能就是强大,强大到可以‘指鹿为马’,不但是观感还是音质都是一流,人气指数更是爆棚,全球拥有数不清的粉丝,不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富得贫的忙的闲的都想拥有,这就衍生出了很多的附属产业链,有直接的也有间接地,有明的也有暗的。

     我把两只耳朵都塞入了耳塞,听着满大街都在唱的‘死了都要爱’的神曲,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神曲,可大家喜欢,在KTV里经常能听到这样的恶俗歌曲,男人们用公鸭嗓子吼出了那撕心裂肺的感觉,满头大汗,仰天长啸,而后一身轻松,神清气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这话说的真是好,我为了迎合这些臭男人,也不得不学点高亢的神曲,配合他们云里雾里虎啸龙吟,当然我更看重的是他们的腰包,男人一爽出手大方。

     我一边听着神曲,一边等着小艾的信息,可很久都没有回复我的短信,也没有来电相告,我感觉有种不好的苗头。小艾看到我的短信没回有这么几种情况:

     一、小艾被甩了。因为小艾的身份是小三,那就难免被那个有家室的男人甩掉,新鲜感过后再漂亮的女人都会成为有家室男人的包袱。

     二、小艾甩了那个男人。因为小艾是个需要钱的美女,并不需要老男人,等钱拿得差不多时候,小艾当然也会和他拜拜,小艾可不想天天和老男人抠抠搜搜的几分钟,小艾可不想被欲火焚身。

     三、小艾没有被甩也没有甩掉那个男人,她们正抱住一起在抠抠搜搜的几分钟热度,过后小艾情绪很差,正在怒目圆睁的盯着老男人的后背努嘴,******,老娘的火一上来怎么不把我浇灭,真没用。

     以上三种情况小艾至少在半个月以上不会联系我,也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复我的短信,等到她找到又一个男人才会又是天天向我汇报细节,老的还是小的,帅的还是衰的,有钱的还是没钱的,包括床上的功夫是一流的还是末流的,然后开始总结前任男人的好处和坏处,一谈就没完没了,如果其中一人困了,那就洗洗睡吧,第二天接着聊,直到我听明白了一切为止,细到我都知道她某男人的吊上有颗黑痣。

     因为我们是生死之交的闺蜜,所以我们无所保留。既然是生死之交就得讲义气,义气这种东西看不到摸不着可有着特别的魅力,可以牢牢的拴住彼此惺惺相惜的人们,也不只是男人或者像男人的女人之间才会有的,也不会都像梁山泊一百零八将那般血腥江湖才会生死与共,我和小艾也是生死与共的姐妹,男人讲义气可以同穿一条裤子,女人讲义气也可以同穿一条裤衩,我和小艾的关系那就更上一层楼,可以同用一根吊,怎么样,够讲义气了吧。别看我们都是女人,而且是常人眼中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是不正经的坏女人,男人心中的小坏坏,女人眼中的大坏坏,好吧,既然横看竖看都是坏人,那就坏的彻底点吧,破坏家庭和睦那是毛毛细雨,揪出贪官污吏也是兵不血刃,有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的冷血杀手。

     我们是坏女人所以男人见了人人爱,爱着爱着男人也就贱了,男人犯贱,我们就笑了,因为我们来钱了。可是那些贱男人的正牌夫人心态失衡了,凭什么这些小骚娘们既睡了我老公,又拿了我的钱,害的我夜夜独守空房,偶尔来交功课也是毫无激情,三两下就完事,老娘还没出水呢。这女人心态一失衡,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控制了男人的腰包还不解气,不找个十个八个男人来泄泻火难平心头之恨,一来二去不知不觉的也变态了,变成了坏女人一族。

     我和小艾对于男女这点破事已经看的很淡了,和某个自己讨厌的男人睡了一觉那又怎么样呢,就当被人吐了一口痰,洗洗还是干净的,至少还有回报,就当成被没礼貌的粗人侮辱后的赔礼道歉吧。只有那些生活在规则之下的正常人还在不厌其烦的想要寻找激情,夫妻之间尔虞我诈,为了虚伪的活下去灵魂已经出窍,谁敢说自己一生冰清玉洁,一次出轨就判定了你这一生都会有污迹,既然这样那就放荡吧,那就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道德的批判是阻止不了欲望的,这年头谁还会守着贞节牌坊呢。

     我在高亢的音乐声中想起了小艾,从小艾的身上想了一会灵魂上的事情,我的想法有些自欺欺人,不过这么一想心情也不那么纠结了,因为我旁边床铺上打着呼噜的胖子把我给睡了,但这只是一笔交易,是见不得光的丑陋交易,虽然也是各有所需,可毕竟我的下身还留着一股腥味,这讨厌的味道让我心虚,我不得不为自己找些借口开导自己,至少让自己的灵魂留点处女地,我每次有这样的交易,我都会想起小艾,和她一起净化身体,升华灵魂。

     对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小艾还在睡梦中,没有听到收发短信的铃声,也可能是调至了静音模式,我们都是夜猫子,早上就是晚上,晚上才是我们活动的时间,这种本末倒置的作息方式很多年了,已经不记得那时开始的。

     难不成小艾还在睡梦中,如果是这样倒是自己胡思乱想了。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九点一刻,确实还早。我不自觉会心的一笑,怪自己脑袋一片浆糊,起来后居然不看看时间,还莫名其妙的瞎想小艾的状况,原来是自己精神错乱起了个大早。

     这当然是对于我们这些夜猫子来说的,早上十点钟前相当于天色蒙蒙亮,午后清醒那才稀疏平常,这就是我的生活节奏。

     对我来说早晨是从日落开始的,像今天这样的反常现象我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过了。

     我平时都是下午三点钟起床,在卫生间待上一个来小时,从蓬头垢面的进去到神采奕奕的出来,这当然要花点心思的。我不喜欢房间和卫生间之间来回跑动,通常我都是赤身裸体的进入卫生间,洗脸刷牙拉屎擦屁股我都是一丝不苟,更不用说化妆了,我的所有护肤化妆品全摆放在卫生间内,在自己觉着满意后才又赤身裸体的回到卧室。

     我的卧室里除了床其它地方都摆满了衣服鞋子,衣柜根本不够挂,只是放了经常穿戴的一些衣帽围巾,还有那些价格不菲的名牌包包,为了节省空间只好买了很多整理箱,把换季的衣服都叠好塞入箱子内,因为只要有空余的地方都摆满了我的鞋盒,这样挺方便的,可以一眼望见今日自己想要搭配的鞋子。

     我在卧室的时间除了睡觉不会超过半小时,从卫生间一出来,我就能麻利的穿戴整齐,拿上包包,登上高跟鞋,在一面大镜子前面转了个圈后就趾高气昂的离开了房间。这时的时钟已经指向了下午五点,在上班的路上顺便来碗麻辣烫,我并不是没钱吃饭,而是这口味我喜欢,有种温暖的情结,还不会增加体重,而后咀嚼一块口香糖,让口腔保持整洁清爽,我最讨厌闻到别人的口气了,这味道会让我一天难受,连山珍海味来了也倒胃口,虽然我经常得承受这种口臭,可我自己是不想拥有的,我喜欢用我的清香口气与人交谈,这不是说我有洁癖,而是我觉得这是和人一起的基本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