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国贸大厦 05(补)
    包厢里的佳丽们看到胖子的朋友拿出了香烟就迫不及待的为他分发各位,男的女的一个也不能少,我接过两根叼入嘴唇,点歌公主自觉的为男人点好香烟这才把打火机递给我,我同时点起猛吸了一口,把其中一根塞入胖子的嘴上,胖子也没有拒绝,吸了一口就呛到了,只好用两根手指夹下,任由香烟慢慢熄灭。

     胖子的朋友们在红粉佳丽的调情下非常活跃,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调戏的调戏,只有胖子不胜酒力已经半醉半醒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他的朋友递过来麦克风,胖子也只是摆摆手,已经不想动了。胖子的朋友也是有些了解胖子的,知道他酒量有限,在初入包厢之际就猛然喝下比任何人都多的红茶马天尼,现在后劲发作难免昏昏欲睡。这可苦了我,胖子的体重实在有分量,我的肩膀很快就开始酸痛,我奋力的把胖子移动了一下脑袋,挪动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让胖子倒在了我的髋部。接下来省略一些内容大家一起想象。

     我55555555555.

     我再次55555555555.

     胖子的朋友有些已经开始袒胸露乳了,他们需要挥发酒精,也需要挥发精力,都是些上了点年纪的人,也总得体验体验曾经的青春疯狂,有了青春美少女的作伴更是要老夫聊发少年狂了,他们用高亢的红色歌曲来追忆那些年的峥嵘岁月,杀猪般的嚎叫声彻底点燃了内心的欲望之火,红粉佳丽们在一边添油加醋,四瓶‘马天尼’早就底朝天了,没酒哪能过瘾呢,他们也不理会胖子了,自作主张的让少爷搬来几箱啤酒,可别以为啤酒会很便宜,小瓶装的‘百威’在会所里明码标价一百元一支,不过‘马天尼’都喝了四瓶了,我想胖子也不会再计较啤酒喝了多少了。啤酒一到那就更是疯狂了,红粉佳丽训练有素和胖子的朋友玩起了对吹,男人的自尊心一上来那也是舍命陪女子,哪能在女人面前认怂,个个都敞开肚皮一口闷下,一半是流淌在肚皮外的,酒瓶子的底部也残留许多,足以养条金鱼。这哪是喝酒,纯粹就是图个高兴玩玩而已。

     唱歌已经不足以尽兴了,点歌公主适时的点播了慢摇歌曲,关上了多余的灯光,开启了‘频闪’‘激光’灯,连电视机屏幕也关上了,嫌它太过明亮,太过明亮就暧昧不起来,胖子的朋友一致通过只要舞台灯。红粉佳人不以为然,更是大胆的和客人勾肩搭背,紧贴着男人的身体扭动着妖娆的身躯,带动这男人的激烈运动,跳舞之中也没什么优美的动作,有的只是手舞足蹈,肆无忌惮的模仿做爱的动作,KTV包厢里又开始‘哇哇’的乱叫声,这是挥发酒精的最好办法,老男人也想玩的持久点,不释放掉多余的酒精也就无法继续和青春作伴了,佳丽们也巴不得客人可以继续喝酒,为了能让客人多多消费酒水,被人摸几把又有何妨呢,什么叫做好员工,为老板挣更多钱的员工就是好员工,妈咪手下的小妹就是这样的好员工,会所的老板看到如此场景一定躲在暗地偷偷发笑,恨不得每晚每个包厢都是如此的消费。

     整个包厢里只有我和胖子一动不动,我的大腿已经有些发麻了,胖子肥肚中的‘马天尼’已经开始燃烧了,翻江倒海的闹腾着,在激烈的慢摇声中刺激了胖子的肠胃,搅动得胖子快要呕吐。我感觉到了胖子的难受,喝下如此多的洋酒下一整晚就出了一回汗,酒精的作用这就不客气了,可别以为搀和了红茶就掩盖了酒精的本质。我一摸胖子的额头,上面已经出现了冷汗,我可不想胖子吐了我一身,我急忙招呼点歌公主把我的风衣拿来,披在了身上后我就费力的扶起了胖子,让他去卫生间吐吐,胖子也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些想吐了,和我一道踉踉跄跄的去往卫生间里。胖子一看到马桶要不犹豫的跪了下去,狂吐不已,我顺手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忍受着酸腐的气味,在胖子的背上拍着敲着,让胖子吐得干净一点,并用卫生间里备着的手巾沾了些冷水,温柔的为胖子擦去脸上的污秽之物,胖子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胖子四肢乏力脸色苍白,洗了把脸后面无表情的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我很了解此刻胖子的心情,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为了生意喝酒伤身在所难免。男人在酒醒后是无助的,也是最需要女人关怀体贴的时候,多少女人不问青红皂白的怒骂醉酒的男人,男人口中不说心中肯定不悦,久而久之夫妻之间也就离心离德了,外面的女人也就趁虚而入了。我不能说懂男人,至少我还是有些菩萨心肠,我扶着胖子来到了包厢外的休息大厅里,让前台的美女端来一杯热茶,我接过后亲手喂了胖子几口,茶水不能解酒,但热乎乎的茶水能暖胃,更能暖人心。

     大厅里除了工作人员外几乎没见着客人,客人在这个时候大多是在包厢里喝酒唱歌,偶尔出来呼吸一下清新空气的客人也都是匆匆吸完一根香烟就再次杀入包厢中呐喊一通。我难得的有胖子这样的客人,可以轻松一会,我回到包厢很快拿来胖子的外衣给他披上,大厅里的暖气还不足以抵挡大门吹来的凉风,我怕胖子会感冒。今晚我做了胖子老婆应该做的事务,或许比他老婆做的更好更温柔体贴。从胖子送我很多贵重礼品的行为中可以断定胖子和他老婆不会是对恩爱夫妻,恩爱夫妻是不会到处寻花问柳的,也可以断定胖子和他老婆的性生活也是不和谐的,和谐的夫妻生活不会让胖子有那些变态的性行为的。胖子和他老婆同床异梦是个不争的事实,不然胖子对我的好意就会断然拒绝,还对我非常亲昵留恋,我的行为超出了做一个KTV小姐的范畴,大有胖子小三的意味。这其实是我的绝招,既然入了这一行,那我就把这一行的工作做到极致,我从来没有和客人吵过架,对那些意图不轨的客人也都是客客气气面带微笑,对于强要我出台的客人我也是让会所人员和妈咪出面摆平,自己是不会和客人直面翻脸的。

     再次我55555555555,这类啼笑皆非的事情也经常在会所上演,那些自以为豪强霸主的土鳖在会所里也只能灰溜溜的逃之夭夭,会所是靠这些女人来挣钱的,当然有义务保护她们的安危,那些保安少爷个个热血青年,看着土豪们夜夜调戏漂亮女孩,自己只有看的份,还的摇尾乞怜点头哈腰看脸色,心中难免有怨气,逮着一个闹事的客人那还不往死里整,流血事件多如牛毛,不要少见多怪了。

     胖子喝了一杯热茶后脑子彻底清醒了,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递给我,说:“送你的,配件在我皮包里,一会儿散场后都给你。”

     我见到‘爱疯S’后很高兴,情不自禁的在大厅里啄了一口胖子的脸蛋,此刻的胖子显得异常的可爱,前台的美女都投来羡慕的目光,一眼就看出这是大陆还没上市的新手机。不过胖子的话中也是暗藏玄机,这不是明摆着让我跟他去才能拿到那些配件吗,不过我已经打算用自己的身体还胖子一个人情了,我也没必要扭扭捏捏的要逃避什么,就等着胖子买单随他而去。

     胖子似乎心领神会,拉起我到前台刷卡,一看账单消费两万多,胖子很大方一划拉就是三万,多余的钱留给了我,我可以在第二天从财务那里领取,会所绝不会不认账的,老板靠着我们赚的已经够多,会赚大钱的老板就不会计较蝇头小利。胖子又拿出一踏银票全是一百一张的美元,让我去包厢发小费,多余的又留给了我,他不想回到包厢了,他的心思已经全在我身上了,钱已经付了三万,他的朋友再怎么喝啤酒也是到不了这个消费的数目。

     我得令回到包厢,手机的时钟也刚好指向了凌晨十二点钟,也快要到散场的时间了,KTV的规律告诉我,这段时间每个包厢大多是在跳舞调情,闹腾了一晚上大家的嗓子都已经变样,只有舞曲才能刺激大脑继续兴奋一阵子,而后就是曲终人散,欢迎来晚再光临了。

     我用胖子的美金给红粉佳丽发放小费,人手一张,按汇率已经超出平常所得,会所的标价是每位佳丽一晚五百,客气的客人会给千儿八百,点歌公主只要三百,因为她们只是负责杂务,我也给了她们一人一张,两位公主笑容满面的对我说:“谢谢倩儿姐”。我发完了小费,妈咪就进来了,我跟妈咪说了下胖子不胜酒力的情况,并递给妈咪一张美金,妈咪收下了,这是她每晚的额外收入,她定的包厢越多,这额外的收入也就越多,妈咪的收入绝不仅仅是会所里的提成,她有各种分红和小费,不用交税没有风险,一本万利。妈咪早就知道胖子已经消费了几万,可胖子的朋友意犹未尽,这是她潜在的客户,都是有钱的主,这是需要拉拢的,用教训的口吻对佳丽们说道:“虽然小费已经到手,但如果被我发现接下来没有陪好客人,你们就自觉走人吧。”

     佳丽和公主都异口同声的回答:“我们会让客人满意的”。

     妈咪满意的点点头,让节目继续,笑容可掬的向胖子的朋友每人敬酒一杯,发出名片一张,让胖子的朋友们多多关照。

     胖子的朋友也是顺便和妈咪调情一番,满口答应会经常来光顾的。妈咪对着门口大声喊着少爷,让他再搬几箱啤酒来,这是妈咪的慷慨赠送,妈咪果然也是出手大方,一出手价钱就是上千的酒水,当然钱并不会真算在妈咪的头上,像她这样的公关能手,一晚上送出几十箱酒会所也不会有意见的,何况啤酒的成本微乎其微,比起妈咪定的包厢消费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不足挂齿,老板和总经理巴不得妈咪送的多,多多益善,越是送出的多,得到的也就更多,何乐而不为呢。

     胖子的朋友也是见过世面的,可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大方的妈咪,不但送来的都是上好的进口啤酒,还送来了不少的小吃点,折腾了一晚上肚子也都是空落落的了。胖子的朋友知道这些酒水小吃的价格不菲,都对妈咪大加赞赏。

     我从衣柜里拿出胖子的皮包,顺便把半包胖子朋友的香烟落入风衣的口袋,还叼了只鸭掌,一边啃着一边向妈咪和胖子的朋友打招呼先行一步出门而去。

     出了包厢门,看到少爷可怜兮兮的站在门边,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美金递给他,少爷用满怀感激的眼神对我笑着,我本可以用一百元人民币打发的,可我没怎么做,我并不贪图这点小利益,少爷也是一起工作的人,更是个可怜的小男人,他们的工作比之我们要辛苦的多,我们也算朋友,一起在一个地方工作就应该是朋友,虽然性别不同可出生环境与我一样,男人的天地宽阔也得从末流做起,磨炼意志积蓄能量才能一飞冲天,我看得出少爷并非喜欢灯红酒绿的工作环境,而是个有想法的小伙子,就是没钱,没钱的男人总是有着低人一等的心虚内心,再帅的男人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的,而且还会是终身难忘的创痛,就算别人一无所知,回想起来也是莫大的耻辱,男人天生就是用来征服女人的,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被女人玩弄的,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想想历史上的男宠个个都是遗臭万年,再看看女人就算做鸡,也有不少名动江湖让人怀念的一代名妓。所以男人有时候还真是可怜,连卖B的机会都没有,也不想有这样的动机。

     少爷看到我要走就恭顺的说着:“倩儿姐,走好”。我点点头转身离去,身后隐约传来妈咪和胖子朋友游戏喝酒的笑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