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单身公寓 04
    能和小太监说上话我觉着也是缘分,因为整个小区整栋楼甚至整个楼层的邻居们都好像互不相识,任谁都是在你身边匆匆而过,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你也不想认识我,我也不想认识你,或许大家都是这个城市匆匆过客,没必要彼此相识吧。

     我住到这里的时候小太监已经在这里住上一年半载的样子,小艾陪我过来看房,没想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隔壁的房门一下打开,一个高个儿风风火火的窜了出来,一下子撞上了我的肩膀。房东看到隔壁的人惊吓到了我,马上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着高个儿喷话,“赶着找死啊,眼睛长在屁眼上吧”。房东带着我和小艾两个大美女,自然要显示出保护美女的姿态来。高个儿本想回敬几句,可看到被他差点撞翻的是美女一下子把话憋了回去,连忙的说了些道歉的话,然后抬头和我四眼相望的一瞬间,脸红了,红的有些燥热,我都能看到他脸上的青春痘都异常的泛着红光,瞬间又低回了头,任由房东喷着吐沫星子,歉意的解释着要忙着去楼下办点要紧事,那一定是要紧事,高个儿说着一会回来再次赔礼道歉的话,就匆匆忙忙的跑到了电梯间。我其实也没什么要紧,房东倒是很关切的样子,伸出手来往我身上招呼,想亲自把我身体检查一下,顺便揩点油么也觉着我不会生气,还会念他的关切之情。我连忙倒退一步闪到一边,“没事,没事”,身手相当敏捷。小艾在一旁看了这么一出,不禁大笑起来,笑的房东有些不好意思了。

     和房东的交接很快,因为我出的钱让他很满意,也没有啰啰嗦嗦的提要求找毛病在租金上讨价还价,更加的是还为他省去了中介的费用,当然我也省去了中介费。房东也算是有几个臭钱的人,做着些小生意,这套房子只是他的一件商品而已,他是个商人,等待着高价出售,在等待的过程中捞些租金,租金虽然不能和房价相提并论,可人对钱自然是多多益善,何况是商人呢。我一次性的付给了他一笔钱,加上省去了中介的费用,还不用和中介一起签三方的租赁合同,那些条条框框也确实让人心烦的。再有就是看到了认识的美女小艾和不认识的美女我,所以房东今天心情大好,除了隔壁的高个出来打诨了一下有些不快外。

     小艾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房东的联系电话,在我想要好点的住处时就帮我张罗了这个地方,而且房子都没看就让我行李也带上了,说是我一定会满意的。

     看到房东对小艾的神情,两人交情不一般吧。小艾对着房东说话,第一个字就是叫“哥”,声音甜美的有些腻,听的房东的身体都有些酥软。我不管小艾和房东的关系,也没问小艾,也不想问些无聊的事情,更不想和房东扯上什么,我就是一租客,所以我宁可付清长时间的租金,不想让小艾和房东的情谊有我的一份,最好不要来打搅我的日常。很明显房东那不老实的眼睛我有些不舒服,如果我想要点过分的要求,或者直接白住,看到小艾和房东在一边窃窃私语的情况,我明白房东都会答应下来,当然他可能在小艾身上找回失去金钱的平衡,我可不想这种交易,小艾自己的生活我可以不管,可我不能利用小艾去占小便宜,小艾已经对我够姐妹,够仗义的了。

     房东看到我对他不冷不热的,也就对我失去了兴趣,知道我两之间没有兴趣有交集,任我四处走动楼上楼下的看看,自己和小艾亲切的交谈着。小艾应该很长时间没见过房东了,虽然对房东依然有些话聊,可看得出房东已经觉察出了小艾对他的亲切感没有那么的好了。不过房东也没有沮丧,至少把房子高价租出了,钱和女人两者居其一也是开心的事情,何况小艾和我的姐妹关系,至少他们可以经常的联系联系。

     我看好房间,觉着还是不错,住着应该比较舒心。乘着小艾和房东还在热聊之际我悄悄的出了房门来到电梯间准备下楼到大厅。我的行李就放在楼下咨询台处。我的行李不多,无非就是多些衣服,两个皮箱全装满了。小艾自然认识服务台坐着的人和门口的保安,开着车停靠在本栋楼的大门前摇下车窗一声招呼,他们就热情的把我的行李搬下车来,并推到咨询台的后面看管着,让我们舒心的坐着等候房东的到来,并递过来两杯水。看来小艾这样的美女任谁都会是朋友的。

     我很快乘电梯下楼,准备去咨询台拿行李就看到刚才撞我的高个儿从大门进来,看到我来到前台赶忙前来再次对我说声抱歉。我看他虽然长相一般穿着过时,甚至还有些邋遢的模样,忽然间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我初入大学时候听室友说起的一个奇葩男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一个书呆子,在风花雪月的大学里还有这样的人才实属不多,学习成绩出奇的好,可这不是大学以前的时代了,成绩好的人未必在大学里吃香,大学就是个小社会,书面的成绩成为了陪衬,大家只要稍许努力就能得到学分,大家都在努力培养自己立身社会大熔炉之前的本事。我初到大学毫无经验之谈,自然像高中时代那样崇拜着学习成绩好的男同学,初中小学也是如此,甚至那些好学生还挂着鼻涕我都不以为然的喜欢上他们,特别是理科好的人我崇拜他们,认为他们的智商甚高,是我榜样也是我的偶像。这种心理直接影响到了我大一时候对男同学的看法,所以我很崇拜着那个书呆子,一个数学系的高材生低能儿。

     我见到高个儿如此这般的赔礼道歉到是自己不好意思了,可看着他一脸的无辜样子有些丑陋,脸上那些愤怒的红豆让我有些作呕,我不想和他啰嗦直接的说了句,“行了帅哥,把我行李拖上去吧”,我说话的时候不太想看他的脸,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高个儿二话不说了,拉起两个拉杆箱就直奔电梯间而去。他把我的行李放到了门口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也没问我谁谁谁的话,可能看到我房东还在不想自找麻烦。

     房东看我自己一个女生搬行李好像丢失了绅士风度,不再和小艾聊天了。小艾问起我谁帮你拿行李的,我大声的说出就是隔壁那个男生,房东更觉无趣,等我的行李搬进来后就知趣的先行一步了。

     我和小艾看着房东有些失落而去,向着对方挤眉弄眼了一番,两人同时“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不用说些什么,首先想到的就是房东的猥琐模样。而后再次两人同时“呵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也不用说些什么,就是隔壁邻居的模样,小艾也注意到了,也想到了我那时候崇拜的偶像。我挥手假装嗔怪的找小艾打去,小艾笑着还手,嘻嘻哈哈闹了起来。

     小艾和我嬉闹的时候忽然发现看到了门口立着一个黑影,吓了我一跳,仔细一看是刚才的高个儿邻居。两人刚才憋了很久想笑,小艾还一本正经的陪着房东聊天,其实心中早就对房东的好意和高个儿我偶像想开怀大笑了,等到房东离开门都没关就放肆起来,忘记了高个儿就是隔壁邻居,还好我们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心领神会而已,不然那高个儿在我们门口那会是多么的尴尬。

     高个儿这是正式来慰问我有没有问题,因为高个儿撞我的时候的确动作有些夸张了,其实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疼痛早就过去了,可这人就是有些不放心,要看看我怎么样了,这至少看出高个儿是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

     小艾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硬是把高个儿请进家门,还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竹竿”,“来,进来,竹竿同学”。高个儿有些害羞脸红了,小艾明显的要调戏他一番,主要还是调戏我这好姐妹,让我仔细对照一下我当初的偶像和他有什么共同点。我虽然明白小艾的邪恶野心,可看在刚才高个儿帮忙的情面上也不好拒绝他来到我房间。高个儿可是单纯的很,也绝不会想到小艾的用意,他只是关切的想问候我,可是在光彩照人的我两身边,高个儿只觉着有些自惭形秽,有点不敢迈步。“来呀,快点呀,你不是要对我姐妹说声对不起嘛”,“这妖精”我心里暗骂着小艾。可能是小艾这妖精太过迷人了,说话还那么嗲声嗲气很受听,高个儿硬着头皮的进来了,站到我面前恭恭敬敬的忘下了腰身,怯嘘嘘的说了声“sorry”,他感觉中文有些说不出口。

     这时候小艾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我也被传染的憋不住笑。高个儿更是手脚不处安放似的,有些小小的颤抖着,脸色由红转紫更加的难看了。

     “我真的没事,刚才还的谢你帮我拿行李”,我勉强压住会笑,对着高个儿说着。

     小艾大笑过后来到高个儿身旁,只到他的肩膀过,只能抬手拍到了他的脖子,亲切的说道“竹竿同学,我看你很有诚意的对我姐妹道歉,我就代表姐妹原谅你了”小艾是诚心的闹些笑话,用力把高个儿的脖子掰弯下来,“不过呢,为了弥补我姐妹的创伤,你总得表示点吧,来坐下说话”,小艾居然扭着高个儿的脖子拉倒沙发上坐下。高个儿哪见过此等事情,一双嫩葱一般的玉手搭在他的脖子上,肌肤相接很是享用,心甘情愿的顺其自然坐了下来,乖顺的把双手夹在两腿之间,像一个小娘们一样等候小艾的发落。

     小艾开始发作了,“第一,我们等下去超市买床被生活用品,你是男人要帮我们拿。第二,这房间里几件家私电器移动一下,我们是弱女子你的帮忙吧”,高个儿不说话,只是点点头,“第三,我姐妹很忙,又经常上夜班,以后如果有些包裹邮件你先帮他收下来。”小艾倒是考虑周全,可把这事情托付给陌生人我觉着不是很理想吧。“怎么样?不过分吧,竹竿同学”小艾拍了拍高个儿的背。

     “没问题,交给我吧,能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高个儿突然打了鸡血一般,说话流利起来。

     “靠,也是个骚吊”我心里暗暗的骂着脏话。我对这邻居不是很感冒,因为我的前任那么的优秀,已经有了这个标杆,这样的**丝自然有些难入法眼,不过也不好违了小艾的一番好意,我不冷不热的对付着高个儿。

     小艾非常了解我的脾气,更加了解这个社会,至少比我了解。小艾当然是非常关心我的,我这种人就是需要有人帮个忙,我们身边的人对我们好都带着目的性的,所以小艾也帮我庆幸有个好邻居,火眼金睛看出这样的男人单纯,虽然会仰慕我的美貌,那也只是喜欢而已,绝不会为了喜欢而冒险,况且这种知书达理的人应该是高材生出生,会理智的帮忙,理智的处理问题,美貌的女人带点私心来驱使男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么。

     当晚我就住进了公寓,有了邻居的帮忙,那些累活全让干了。高个儿做事一声不响,任由我两来回驱使折腾,高个儿一点怨言也没有,心里好像还美滋滋的。多亏了他的帮忙,我才把房间整理得清清楚楚,我也亲切的叫他为“竹竿”了。

     竹竿没有问起我两的姓名,他觉着会唐突,只是叫我们“同学,同学的”。我们觉着很亲切,也就没有自报家门。

     从此后我就经常麻烦我的邻居竹竿了,他到是也从来不过问我的经历,没事从来不主动来打搅我,这点让我很喜欢,也许是我晚出深夜归的生活也没什么机会得有空闲时间碰上,他有时候收到我的包裹才会轻轻来敲门,我也是睡眼惺忪的把门开条缝隙接过,再次回到床上睡大觉,我甚至都没看清他的样子,这都成为了习惯了,直到今天我一反常态的在公寓出现,才大家相互的聊了几句,这才知道他的真名,可这名字还不如竹竿,因为我已经有了他的另外一个外号“小太监”。可他叫我倒是更加的亲切了“小倩同学”,这更加的让我思念那些年的学生时代。

     我也必须的出门了,我答应妈咪要早点到的,在门口和小太监叽歪了一会,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我放下包裹,在全身镜前转了一圈,捋了捋头发,挎着小包火速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