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单身公寓 01
    我居住在豪城的一座单身公寓小区,五十来坪,五米层高挑空一层,这本是商住两用的小区。有小空间也有大户室,设计规划也都是国际上人口密集大都市流行的做法,是所谓的小产权地产,主要是为创业之初的小公司打造的,可是房产商可没预料到他所开发的楼房基本上成了住房,创业何其艰难,那些外来的人才首先考虑的是怎么立足,创业需要机会,可机会需要等待,等待的过程中自然需要有个落脚地,等到你买得起落脚地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有更大的欲望,不再看得上这房子了,在没能可以买到落户的商品房的时候,心里盘算着还是租房来的划算,可往往是事与愿违,在全国上下轰轰烈烈的炒作下,商品房成为了奢侈品,连这样的公寓也成为了抢手货,回头一看手头上的钱还只能再次租住在这公寓里。因为这些公寓基本上被炒房团给买走了,几经投机操作房价翻了几番。

     就这样loft的精致空间都成了炒房团赚钱的闲置楼盘,随着豪城房价水涨船高,户主们更是不愿意出手了,都为有豪城一套房为自豪。这些户主大多是的富人,手头上有余钱的时候绝不会卖出,因为随着货币的贬值,只有房子才实实在在的成为固定资产。可房子空着也是可惜,住在里面又觉着狭小。这些户主大多是商人,拥有多套房子,既然是有钱人就会为一家老小安置在豪华舒适的大房子里,这种小产权小空间的房子只是赚钱的商品而已,既然要赚钱,商人的嗅觉就来了,好像是统一过意见一般,把这些空间全都装修成了住房,大的分割成两间三间,都锯成独门独户的一户室,成了名副其实的单身公寓,出租给豪城的白领们,特别是那些收入不菲的单身白领,暂时买不起房或者不想在豪城常驻的“白骨精”非常青睐这里。

     我也是“白骨精”,我自觉此“白骨精”非彼“白骨精”,我是能勾人心魄的真正的“白骨精”,混迹在“白骨精”人群中难以察觉的我还是很享受人们看我善意的目光,因为在这里的人们痛恨贫穷的底层,自古就是笑贫不笑娼的残酷世界里,我用我的青春换来安逸的片刻,弥补着失衡的内心,张望着更大的欲望空间。

     一入房门就能看到这小空间装修的精致玲珑简洁时尚,门口一边就是敞开的小厨房,冰箱燃气灶油烟机微波炉等等一应齐全,这你不得不佩服设计师的功力,把一个这么狭小的空间安排进了如此多的生活必需品。当然住在这单身公寓的人们是很少机会自己做饭的,偶尔来了兴致煲个汤或者炒个番茄炒蛋,也绝不会想要有一屋子的油烟气坏了自己的心情,如果想要大鱼大肉只管去外面的饭馆去大朵快颐,所以这里的生活器具大多只是摆设。我从来就没有开启过油烟机,只是烧点水煮一壶水果花茶,既能祛疲劳又能养容颜,如果的确肚子空泛也就来碗清水汤面,不带一点油星,为了保持我那苗条的身材,‘忍饥挨饿’在所难免了。

     小厨房的对面是我喜欢的地方,一个宽敞干净的卫生间,居然还配置了浴缸,就这点我就爱上了这个小空间,每天从拉屎开始到洗好身子睡觉我至少要在里面呆上两三个小时,除了仔细化妆需要点时间,大多时候都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回想醉生梦死的一天,直到昏昏欲睡才走出这个‘风水宝地’。

     房间的上层是卧室,也只是卧室,为了小客厅留出中空,上层只有六七平米的空间,刚够放下那张一米八的大床和一个衣柜,床边就是小巧陡峭的木楼梯,而我很是喜欢这小空间,躺在床上可以看到楼下的摆设,一个小小的客厅,有沙发,有工艺柜,有茶几,当然还有鲜花,几天一更的香水百合给我一丝丝的温馨。还有张精致的写字台,上面摆放着超薄的笔记本电脑,咬了一口的苹果LOGO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好像在提醒自己是个大学毕业的人才,幻想着有一天出人头地。在柔软的被窝里闭上双眼整个人如同悬浮在半空中,如梦如幻虚无缥缈的感觉占据着我的脑壳。

     这个单身公寓自从我入住起只有小艾经常来光顾,我不喜欢多余的人来占有多余的空间,我付给了房东一大笔钱,足够两年的房租,比隔壁的租客租价高出那么一点点,可我也是有条件的,在我入住后不得来打搅我的生活,水电费,物业费,上网费等等都在那笔钱里划抠,年底结算清单。我不想安置房的租客那样每月都会有房东来打搅,什么什么费用需要交了,感觉自己的私密空间被人偷窥了,这些房东大都还都是老太太老头子,儿女忙着赚钱都由父母来收取房费作为日常生活所需,老头老太唧唧歪歪婆婆妈妈的,一分钱也要清算,忙碌一天的人们难免有些懊恼。豪城的改革开放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政府拆迁使得他们时来运转分到了多余的房子,如此不劳而获的有了养老的资本,可这些老头老太也是从艰苦的岁月中走过来的,精打细算的习惯没有改变,倒是他们的子女好多不肖弟子天天逍遥,把家产给败光了,把好日子给过没了。

     我回到住处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浴缸放满清水,并且撒了些前日买的玫瑰花瓣,泡澡是一种享受,我做的一丝不苟,在水中慵懒的躺着,祛除着疲劳的身心,这是我唯一能清静一会的时刻了。

     水要放一会儿。我在衣柜里选出今天要穿的衣物,随手放在了沙发上,把浴巾浴帽挂在了卫生间的把手上,以便一会所需。

     小客厅一角的盆栽需要阳光水露了,我拉开窗帘,子午的阳光刚好洒落在这个角落里,我用喷水壶给绿叶喝了个饱。推开半扇阳台推拉门,更新一下新鲜空气,回头望见写字台上的小鱼缸,两条金鱼欢快的游动着,给了这了无生趣的地方一点点的灵动,金鱼一条红一条黑,红的取名我自己的名字,黑的就叫小艾,这是我和小艾偶到花鸟市场时买的,那时小艾刚刚和前任分手,和我共处一室之时。小艾好像很少自己租房独住,她很快就能钓到一个能为她花钱的金龟,像她这样楚楚可怜的小模样,应该有很多男人伸出援手吧。

     户外吹来一阵凉风,吹起了我的风衣,刺骨冰凉。我意识到我的风衣没有了钮扣,想起了昨晚被胖子粗暴的撕开,上面还有些污迹,一定是胖子的浆液挂在了我的风衣上,一闻鼻子还有股腥味,难怪刚才的的哥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我立马在写字台的抽屉里找出针线,和备用的钮扣,BBL的高档风衣都备有多余的扣子,从小缝缝补补的生活练就我的手艺,补个扣子手到擒来。在抽屉里翻出了一盒‘后悔药’吃了两颗,我的先消灭胖子留在我身上的‘孽种’,然后麻利的缝补了我的风衣。

     浴缸的水应该放的差不多了,我重新合上了窗帘,瞪掉脚上的高跟鞋,退去内衣抹去胸罩随手扔到了沙发上,一丝不挂的进入卫生间,当然手机还是握在了手上带入卫生间,把它放在浴缸边的洗手台面上。

     我撩了撩浴缸里的水,嗯,水温刚刚好,关掉阀门就抬腿浸入浴缸中,温暖的清水围住了下身,很是舒服。我的屁股沿着浴缸的底部滑了下去,让自己浸没在整个水域中,只露出我的脑袋,我的四肢不安分的搅动了会,让沐浴露生出一个个的泡泡,直到盖满水面看不见自己的玉体为止,然后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尽量忘却发生的一切,洗洗身上的风尘,让所有的神经都融化在水中,所有的思绪都清空出去。

     静静的过去了一刻钟,手机响起了来信的铃声,我慢慢抹去手上的泡沫,在边上的浴巾上擦了擦,摸过“爱疯S”,一看,是小艾的回信,“发什么神经啊,大清早的给我发信息,我还刚起床呢,亲爱的,发生什么事了呀?头一回看到你清晨联系我。”

     “少奶奶,我可是关心你一下,我是有点脑子发蒙了,刚刚得到个‘爱疯S’,一高兴就联系你了。”我不紧不慢的回了过去。

     “切,区区一个手机,值得你那么兴奋吗?你呀,越来越满足于现状了,你这身娇肉贵的美女,就被一只手机给收买了,我替你可悲啊,呜呜呜。”

     小艾说的倒是直白,我也觉着自己可悲了,可我自己知道自己,我喜欢这款新手机,爱不释手的喜爱。

     “亲爱的,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呀,倒也不是完全就因为手机,那个猪头可在我身上砸了不少了。”我对小艾向来实话实说。

     “呵呵,瞧你这小样,唤作以前我觉得值得,可你这大小姐也得考虑考虑以后的事情了,青春可是没几年啊。”

     “你这小妖精,我能和你比吗,那么多富商公子哥围着你转也不介绍几个给我,让我也享享做少奶奶的福气啊。”

     “只要你想,还怕没有嘛,亲爱的说句不好听的,你在那里的环境,你再有本事,再有钱,再有学识,可再有人情味的人也是把你当成低等的玩物而已。”

     小艾的短信让我有些颤栗,我一时的不知道怎么回话。

     “亲爱的,不会生气了吧?”小艾又发了条短信。

     我思索了一会。

     “亲,你说的是,我真的要想想了,什么时候有空一起聊聊。”

     我有点想见小艾了。

     “嗯,是好久没见面了,就看你的时间了,我反正空的很,不过不要在早上哦。”

     “好,我联系你,再向你请教,给我指点迷津。”

     “下周老李出差多天,你过来陪我吧。”

     “嗯,我也享受享受住别墅的滋味,体念一下有钱人的生活。”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还没吃饭,保姆已经烧好饭菜,老李在喊我了,见面再聊。”

     “诶,拜拜,亲爱的,嘬一口。”

     我发完信息把手机扔回到洗手台上,全没有了刚刚得到“爱疯S”时的心情,想着小艾的话我开始思绪万千了。

     我一个大学生,曾经有过那么美好的梦想,如今却和那些无需学识的妹子勾心斗角,煮豆燃豆萁,为了几百块钱的小费,每晚都在装腔作势出卖着身体,暗暗的拉拢姐妹的客人,打击着上不了台的小妹们,逼着她们卖B为生,更是出卖着灵魂。虽然我的生活改善了,可离自己的梦想却越来越远了,青春能有几许?难道在这环境里能赚到我一辈子的生活吗?年年都有少女初长成,前仆后继的为了生活来到这里,我能呆几年呢?时光转迅即逝,人老珠黄美人迟暮,那时我又该怎么办呢?我不敢多想了。

     我也不再多想了。

     我如同被冷水一个激灵,全然没了泡澡的兴致,很快的把身体冲刷了一下,裹着浴巾出来卫生间。有些目光呆滞的瘫坐到了沙发上,两眼空洞的望着高高的天花板,心神游离到了天外。

     由于开着阳台门,外面的凉风吹起了窗帘,啦啦的响着,偶尔吹到了我的长发,几缕刘海挂在我的脑门上,一抹阳光时隐时现,如同会所里的迪斯科灯光活泼的跳着。

     我拾起心情,内心在告诉自己,目前的状况是我必须赚钱,家里需要我的付出,自己的穿着打扮不是小数目,能在豪城住上这公寓,更是需要高收入,一年的积蓄还不够买下这里的一个卫生间。我虽然做着见不着阳光的事务,却能满足目前的生活,比比大部分的外来务工者,那些合租在一间老房子里每天挤着地铁的寻梦人,我还是有些富足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想起毕业找工作时那个发霉的地下室,我再也没有勇气昂首挺胸的去面对了。

     面对现实吧,属于我的机会也许会到来的,我安慰着自己。

     头发渐渐干了,我换上了内衣裤,紧绷好保暖黑丝袜,穿上黑皮靴。在衣柜里拿出那件黑色的呢大衣披上,扣上两个扣子,转到了卫生间的全身镜前面。我隆起了头发,仔细的描眉和眼圈,带上美瞳,涂上烈焰红唇,微微施了点粉末在脸上,让自己白皙的脸上显得更是苍白,脖子上挂上了细细的白金项链,顺便挤了挤胸部,让乳房挺拔起来,露出深深的****。我昂首挺胸的在镜子前转了几圈,很是满意,活脱脱的一个妖精,美丽妖娆至极,却不落俗套,气质华贵,比起会所里的小姐妹们,我自有骄傲的资本,除了漂亮的脸蛋,傲人的身材,更有满腹诗书气自华的骄傲。会所里漂亮姑娘多了去了,可一到我身旁都会低下了头,苦练过模特步的我自然而然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走起路来袅袅娉婷,多少男人拜倒在了我的石榴裙下。

     我再次拉开窗帘,让阳光洒满厅堂。我把几日积攒的衣物拿出,来到小阳台一边的洗衣机扔了进去,倒入薰衣草香的洗衣液,让它滚动起来,等到晚上下班后拿出晾晒。

     阳台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那么温暖,俯瞰可见小区的花坛上还有不少绿色植物,几位老太带着几个孩子悠然的沐浴着阳光,青草坪已经泛黄,可绿意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