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国贸大厦 08
    清晨的凉风把我吹醒过来,玩弄了一会胖子送我的手机,在宾馆的休闲沙发上抽了几根香烟,也刚好从窗户的细缝中我看到了豪城的标志性建筑,看到了****大厦,想到了****大厦的设计师,从那里想到了艺术学院的同学,想到了身世,想到了家乡,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姐妹,我想了很多,自然而然想到了小艾,一个无话不说的闺蜜。

     我在清晨中想起往事,心中有些隐隐作痛,看到床上那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心情有些昏暗,很是莫名的伤感,我有些害怕清晨的阳光,它如同法力无边的孙悟空一般,随时可以把我这样的妖魔鬼怪一棍子打死,我感觉到自己是个生活在黑影中的人,就像是《西游记》中的白骨精,想要品尝唐僧肉,想要成为长生不老的神仙,这是她唯一可以得道升天的机会,可生活在阳光下的满天神佛是绝不会答应的,最后被同是妖魔的孙悟空打的灰飞烟灭,收去了一身的修为,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些我的心情能好吗?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无谓的事情,说服自己在这残酷的现实中钱是最重要的,这时候的我太需要朋友了,我想要找小艾,可小艾没有回复我的信息。

     我摸了摸身上的肌肤,在我的大腿内侧摸到了鳞片一般的东西,还留着一股腥气,那一定是胖子射出的****,在我的巢穴中呆了一会后流出的浆液,经过被窝的烘焙成为了这些透明的鳞片,粘着我的肌肤上。我下意识的来到了卫生间,我必须得处理了这些污秽的万恶之源,这些小生灵成千上万的不少还呆在我的巢穴内,伺机着游到我身体内的更深处,勇往直前欲想创造一个更大的生灵来残害我标准的身体。这是我唯一的骄傲,绝不容忍它们来破坏,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清除这一切生命的源头活水,我已经为他们备好了毒药,我家中的抽屉里就有这样的毒药--‘嫊婷’,屡试不爽,虽然有些副作用,可比起大动干戈的身材变形记,这些副作用就算不上什么了。

     我仔细的清洗了我的玉体,发现大腿内侧几多红丝,定是胖子的杰作,我稍许皱了皱眉头,用浴巾把自己的下半身包裹了起来,回到床边。

     胖子还在呼噜着,一定是“累”坏了。

     我正准备穿上衣物,此时房门的铃声响了起来。是服务员的声音,给客房送水果点心来了。怎么会这么没礼貌的打搅房客休息呢?我正心里嘀咕着宾馆服务员真没礼貌,可还是蹑手蹑脚的去开门,我此刻倒是想吃点水果清清嗓子,一早上的抽了不少香烟,喉咙有些干涩。我轻轻把房门开了一条缝隙,接过服务员递来的竹编水果盘。此刻的服务员见我只是裹了条浴巾也是知趣的二话不说,笑盈盈的轻轻的把门掩上。我又惦着脚尖回到窗户边,把果盘放在休闲沙发边的小茶几上,等我换好衣服再享受它。

     我回到床边,我的衣物都在床头柜上,昨晚和猴急的胖子做游戏,根本顾不得把衣物叠放在衣柜中。看着惨不忍睹的丝袜,不禁就会想起自己那如同小白菜一般的玉体被推土机碾压的一幕,是女人都不喜欢难看的推土机模样,靓丽精致而又马力十足的跑车才是最爱。

     我麻利的穿好几件不多的衣物,能挡风保暖的全靠那件风衣,幸亏在昨晚的激战中滑落在了地上幸免于难,没有被压的皱巴巴的。可我的下身可就难堪了,没了保暖的丝袜等会出了宾馆可有的好受了,虽然南方的气候在冬天也是那么温暖,可凌厉的秋风就如同刀子一般,有种刺骨锥心的寒冷。虽然这样,我还是不得不把这破布条扔进了卫生间的垃圾桶,我总不能挂着布条出门吧,而且还是龌蹉后的结果,明眼人都知道怎么一回事,我也不想成为行为艺术家,挂着布条在马路上行走,来能赚取眼球博得出位一举成名。我现在最不想的就是出名了,人人都喜欢阳光,虽然温暖可是太刺眼了,我时刻都在躲避着阳光,隐藏在背后的阴影中倒是有些心安理得,有些人有些事了解的越少越好。亲人朋友我唯恐躲之不及,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处理掉我的破丝袜,我把它扭成一团再包一层垃圾袋丢在最底下,然后浪费了一卷卫生纸把它盖住,我对避孕套可以随处乱扔,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也见怪不怪,可看到如此激情的产物以后见面那看我的眼神会让我崩溃的。我经常出入这里,许多服务员都认识我,虽然我不认识她们,可这些八卦的无聊之人会到处渲染我的无敌欲望,把我当成怪物看待。

     等我处理完污秽之物,再次点燃一支香烟,悠然自得的坐回到休闲沙发上,品尝着酒店里那难吃的水果。偶尔睥一眼床上的那头肥猪,鼾声阵阵死睡沉沉,实在难以入本姑娘的法眼,我自己都没法相信怎么就跟他上床爱爱了呢?我的脑子里立马就蹦出了答案,那就是“钱”。

     我本想跟胖子不打招呼就走人,可那样有觉着不妥,想把他摇醒来,还是觉着不妥。我看了一下时间已是十一点钟,也难怪服务员要前来送水果盘了,要是没人就会整理房间,昨晚忘记了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外了。

     吃完了水果我开始烦躁起来,也下定了决心先闪人,于是我写了个字条在床头上,我要回家换换衣服。我想胖子应该能理解,就是他折磨了我的同时还折磨了我的衣物。胖子是个有风度的胖子,有事会打我电话,没事绝不会“骚扰”我,他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和我这样的女人也许就春风一度,这时代最不缺的就是美女,男人上了一回也就没心思下一回了,况且还是不那么成功的一晚,胖子的自尊心告诉自己不想再见面,那样会尴尬。

     胖子真如我所想,之后就没在我所在的会所出现过,倒是他的那帮生意上的朋友经常光顾,而且还经常点我作陪,肆无忌惮的在我身上揩油,我也毫无顾忌的与他们搂搂抱抱,什么都不重要,小费最重要。我偶尔提起胖子,这些人都说有联系,可只是电话联系,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看来生意就只是生意,有买卖就是兄弟,就是长期生意一遭分离就成了陌路人了,他们还会经常调侃起胖子来,搂着我的腰肢,摸着我的乳峰,说着‘朋友妻不可欺,朋友马子一起骑’。我只有笑笑,这些粗人人模狗样,口袋里可是空空,仗着有人请客贪点便宜的人罢了,虽然也想方设法的要和我去开房,我也只是笑笑,带着藐视的神情拒绝了,老娘岂是那么好钓的,想要和我一亲芳泽那得出得起本钱来。

     我是静悄悄的离开了房间,听着胖子的鼾声头也不回的出去了,风风火火的出来酒店的大门,出租车在酒店旁边一叫即停,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免得我在大街上露着大腿大冷天的“伤风败俗”。

     很快回到了我的住处地,我付了出租车费,不客气的回敬了一下的哥投来异样的目光,内心有些愤懑的走入小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懑。还好,大白天的小区里很少有人,大多都在上班,我可以从容的带着红线密布的两条大腿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