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杨花大桥
    “叮铃铃!”

     “哟波赛哟。哦,儿子呀!我在杨花大桥,这次是真的杨花大桥啊。最后一趟了,马上就回来了。”

     挂了电话,大叔这才启动了车子。

     “我的儿子,今天回家了,所以刚刚才从你边上开过去,是想回去和儿子团聚了。”大叔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应该的。”

     “看你背着吉他,是歌手吗?”

     “阿尼!”柳贤宇连忙摇头,“练习生,只是练习生。”

     “这样吗?我的儿子也喜欢唱歌呢!”

     “是吗?一定唱的不错,不然您也不会拿出来说了吧?”柳贤宇打趣道。

     “哈哈哈,内,我的儿子是我的骄傲啊!从小时候起就爱缠着我,我在外面开车的时候老是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这时候我就会和他说我在杨花大桥。”

     “唔!所以刚刚你才那么说。”柳贤宇点点头,“然后呢?回家后他会感受被欺骗吧!”

     “内,所以啊,要买好星星糖和拉面煎饼放在他床头,等他起床看见这些就什么都抛在脑后了。”大叔说着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大叔真的很幸福啊!”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想要承认啊!哈哈哈!”司机大叔豪爽地笑着,“我有两个女儿和一个最小的儿子,现在儿女们都长大了,我也不用像年轻时候一样工作到凌晨了。”

     “内,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小儿子也这么说,要我和他妈妈注意身体,要一家人幸福下去。哈哈哈!”

     “唔,那边路口下就可以了。”谈话间时间过得很快,弘大到梨泰院不久就到了。柳贤宇告诉司机大叔下车的位置付了车费就告别了这个爱笑的大叔。

     “阿加西,要幸福哟!”

     “谢谢你的祝福!”

     柳贤宇站在路边久久没动,脑子里似乎有些东西要蹦出来了。

     …………

     “我回来了。”

     “贤宇啊!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担心死了。”

     一听到柳贤宇回家的声音,柳妈妈就从客厅跑过来了。

     “等车等了很久,所以才回来晚了,哦妈不用等我的啊。”柳贤宇把鞋子摆放好这才拎着吉他进来。

     “你这小子,做妈妈怎么能放心的了呢?”柳妈妈怪嗔地拍了一下儿子的肩膀,转身去到了一杯水端过来。

     “喝吧!”

     “谢谢哦妈!”柳贤宇笑着接过。

     “下次可别这么晚了!喝了就上去休息吧,练习了一天怪辛苦的。”柳妈妈看着儿子日渐刚毅的面庞,心里满是心疼。

     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药丸,柳贤宇倒出两颗就着水一口吞了下去。

     “药已经吃完了哦妈。”

     “唔,最后一瓶都吃完了吗?那之后抽空去检查一遍吧。哦妈还是不放心,虽然医生已经说了没有后遗症了。”

     “内,之后我会去检查的,我上去了哦妈。”

     “啊,等一下!”柳妈妈突然叫住了柳贤宇。

     “怎么了?”

     “你小姨研究生毕业了,过段时间要搬来我们家住,方便找工作。”

     “唔,这个不用问过我吧?你和阿爸……”

     “你这孩子,本来就不是要问你的意见,只是通知你而已!”柳妈妈没好气道。

     “阿拉扫,我上去了。”柳贤宇尴尬地挠挠头。

     “再等一下!”

     “又怎么了?”

     “那个你姐今天发新歌了,贤宇你可是要加油哦。”柳妈妈一脸期待地看着儿子。

     “上次和你们说过公司最近有男子solo出道计划的吧,我正在努力呢!”柳贤宇一脸无奈地看着妈妈,从小到大妈妈总是喜欢拿自己和那位姐姐比较。“没什么事了吧?这次我可不会再停下来咯!”

     “这孩子!”

     …………

     回到房里,柳贤宇放下吉他,一下子倒在床上。

     “啊~~~”

     在两米的大床上左右翻滚,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柳贤宇的睡前“运动”。

     平时这个动作要一直持续两分钟,但是今天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蹦出来一样,柳贤宇之滚了半分钟就坐了起来。

     拿过窗边的吉他,随意地拨弄几下,然后弹出一段平缓的曲子。

     “不对不对!”

     从桌子上拿过来纸和笔,柳贤宇开始在纸上涂涂画画。

     一开始是在写谱子,然后又写了几句不连贯的歌词。

     “一个出租车司机,每天工作到凌晨。”

     “小儿子打电话我在哪,我告诉他我在杨花大桥。”

     “将买好的星星糖放在他的枕边等待他醒来。”

     “父亲母亲女儿和儿子要幸福地生活。”

     “刷!”

     柳贤宇把翻过一页,写的东西不能连贯起来,让他有些烦躁。脑中突然浮现起李知恩对着汉江哭泣的身影。

     手中的比开始在纸上划动。

     一座大桥上,一个少女趴在栏杆上背对着自己,回过头来露出的半张脸上满是泪水,那充满了伤心和疲惫的眼神。雪花纷飞,落在少女的头发上,衣服上,泪水上。

     “还差点什么。”

     柳贤宇咬着笔杆,不一会儿继续动笔在纸上挥舞起来。

     一辆红色的出租车跃然纸上,它前方开过来,司机拿着电话一脸笑容说着什么,可以看见前窗上放着星星糖。

     一幅画融合了今晚的见闻,柳贤宇终于扔开纸笔,脑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李知恩,司机大叔。”

     柳贤宇盘腿坐在地板上,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从床上坐到了地上。

     “还有那个醉酒的大叔。”

     不知道为什么柳贤宇想到了今天碰到的那个醉酒大叔。他疯言疯语之中似乎知道自己和李知恩练习生的身份,而且似乎是在说他们不会成功的样子。

     “难怪知恩刚刚反应那么强烈。”

     想到了今天刚认识的亲故,柳贤宇一下子垂头丧气。

     “她可是去年就出道了,还比我小半岁呢!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出道呢?明天去问问金大柱大叔吧!说好的solo计划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出道,出道,出道之后会怎么样呢?”

     迷迷糊糊间柳贤宇就这么坐在地上睡着了。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PS、我没说柳贤宇同志会在JYP出道啊_(:з」∠)_坚决拥护我党!另外这本书应该是单女主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