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第 63 章
    尔东峰这一觉睡了特别久。他好像潜意识里已经感知到即将有一场艰难而持久的硬仗,所以先养足了精神。果然,一睁眼就是麻烦:齐琪出事了。

     不过这一次刑警队好像没有要麻烦他的意思,杨方东直接告诉他死因:跳车意外死亡。

     8

     “这是什么结论?”尔东峰觉得这个结论就跟没说一样。“为什么要跳车?开车的是谁?”

     杨方东说:“她丈夫,一个英籍华人叫艾伦。他们当时在车上吵架,齐琪就开车门跳了出去。”

     “那齐琪跳车的时候,那个艾伦在干什么?”尔东峰觉得这个事不对劲。

     杨方东也有准备:“他也拉了,没拉住,结果方向盘没抓好撞路边,自己也晕了。”

     尔东峰说:“他说你们就信了?现场勘察做了吗?”

     “技术科的半夜就过去了,车上挣扎打斗的痕迹很明显,也符合艾伦说的他们在车上拉扯的过程。”

     尔东峰当然没法再睡了,正要说他就过去,杨方东又来了句:“古越在队里呢,傻了一样,坐了一上午了动都不带动的。”

     尔东峰喉咙发干,说:“看着她,我就来。”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过沉重的感觉。自从父母都相继去世以后,很多事他觉得自己都看淡了,特别是生离死别这种。但是现在,他无法把这件事当做以前任何一件普通的案子。这种状态其实很不好,但是他一时半会也摆脱不出来。

     古越安静的坐在那儿,她脸上的表情是一种奇怪的迷茫,好像并不是刚经历一场死亡,而是对眼前的情况完全不理解。

     尔东峰坐到她旁边,把她圈到怀里。只是一天没见,却觉得她好像瘦削了很多。直到贴着她,才发现她的身体一直在轻微的抖动。

     古越茫然的回了下头,看见是他,却还是没有其他的表情。她看着前面,问:“怎么会这样呢?”

     尔东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回答:“已经是这样了,谁也没有办法。”

     “不应该是这样的。”古越却好像清醒过来,“她本来应该是好好的,昨天突然跑出去,今天就躺在里面了。”

     尔东峰知道她是在说昨天的事情,齐琪为什么会从他们那里离开,对古越来说都是一个心结。事情弄成这样,看来真是不说不行了。

     “先跟我回家,路上我告诉你。”尔东峰去拉她。

     古越却摔开他的手:“不管是为什么,她的死我们两个都有责任。”

     尔东峰盯着她:“你想说什么?”

     古越根本不看他:“是我们把她害成这样的,我们还能这么心安理得得过一辈子吗?”

     尔东峰知道她已经开始钻牛角尖,经历了这么突然的刺激人很容易就这样,他也是过来人。“古越,我们先回去。”

     “她不应该死的,她本来活得那么好,那么多人喜欢她……”古越还在喃喃的念着。

     尔东峰直接过来把她扛了起来。

     古越这才开始尖叫反抗。瞬间冲过来几个人,看见是尔东峰才没上去把他摁住,但还是不放心的劝着:“峰哥这样影响不太好,有话好说嘛……”

     尔东峰说:“费什么话赶紧让开!”

     几个人就眼睁睁的看着尔东峰把吱妈乱叫的古越扛上了车。互看了一眼,同时转头说“我什么也没看见”。

     古越上车之后还要挣扎,尔东峰突然说:“你这样有意思吗?现在最重要的事要弄清楚齐琪怎么死的,你这样我怎么查?”

     古越终于不吱声了。虽然她心里还是不舒服,但是不得不承认尔东峰说的对。妈的,他为什么总是说得对?

     “我现在要去看齐琪出事的那辆车。你是冷静下来跟我一起去,还是回家接着生气?”尔东峰问她。

     古越张了张嘴,诶怎么好像说什么都是她不讲道的样子啊?明明是他弄得不清不楚应该给个说法的呀!哼会查案子了不起吗!

     唉不过这会儿会查案子真的是了不起。跟齐琪的死比起来,其他什么事都不重要了。古越低着头闷闷的说了句:“我要去。”

     尔东峰说:“到了可以说话,但得控制情绪,要是控制不了咱们就别看了。”

     古越咬着牙根应了一句“我知道”。

     车子已经被交警扣了,尔东峰到达的时候,林敏君正在和交警队技术科的同志做交接,因为齐琪的死不是交通事故造成的,所以现在跟这次案子相关的物证都要移交给刑侦队。

     林敏君看见尔东峰特别高兴。最近都没什么大案子,尔东峰也鲜少在队里露面,没想到一个交通事故把他炸出来了。“峰哥,好久不见呀!”

     尔东峰没功夫跟她寒暄,直接说:“把笔录给我。”

     林敏君忙把自己整理好的清单递了过去。尔东峰今天明显看着情绪不太好,饶是她脸皮再厚也不想去讨没趣。

     尔东峰先围着车子转了一圈,车子外面撞得很厉害,特别是左前方已经凹进去一大块。按照艾伦的笔录,他发现齐琪掉到车外的时候自己也撞上了栏杆,这点看来没问题。

     “血液检测做了吗?”尔东峰看向车里面,问林敏君。

     林敏君忙说:“做了。车子里没有检测到血液痕迹。”

     尔东峰已经戴上手套和脚套坐进车子里,细细的查看每一个地方。所有人都不敢吭声,虽然这个工作他们已经做了一上午,自己觉得肯定没有遗漏,但是尔东峰往里一坐,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感。

     车子里的情况相当的乱,虽然可以活动的物件都已经被封存好送去了刑侦队,但是到处都是碎屑和各种印迹。尔东峰对着现场笔录一样一样的看,足足又弄了快两个小时。

     从车子里出来以后,尔东峰问:“这个车子前面摆的装饰物件是什么?”

     林敏君一愣,说:“没有发现有装饰物。”

     尔东峰说:“应该有,案发现场那边还有人吗?”

     林敏君知道他的意思,东西不在车上,那应该就在现场,赶紧说:“我马上通知他们重点搜查下这个东西。”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问:“还有没有什么发现?”

     尔东峰说:“等我看过尸检报告和当事人的口供再说。”

     林敏君知道他肯定还看出东西来了,不禁又有点泄气。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出来呢?

     她当然还不能理解经验这种东西的必要性。她现在刚工作半年,大小案子加一起办过的也就几十件,其中多数是些抢劫盗窃基本上抓着人就能结案的那种。可是尔东峰自己办过加上看过的何止上千个案件,他的脑子已经自动的织出一张扫描网,眼睛看不到的,脑子也会帮他补上。这也是一种直觉的来源。林敏君这种程度的还达不到。

     古越一直忍着没有说话,直到尔东峰检查完车子,终于可以离开交警队,她才问:“齐琪是自己跳车的吗?”

     尔东峰说:“她的尸检报告还没出来,现在还不能判断。车上挣扎的痕迹很明显,齐琪死之前跟艾伦应该起了很大的争执,所以跳车的动机是有的。”

     古越脑子发懵,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期待一个什么结果。总归齐琪已经死了,原因要么是她自己跳出去自杀,要么是艾伦推她出去杀了她,可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古越都不会觉得好受一点。

     “我先送你回家休息,齐琪的报告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尔东峰说。

     古越低着头没说话。她知道自己一点忙业帮不上,跟着到处跑只是浪费时间。比起查案子,可能齐琪的家里人更需要她。她还没有告诉他们齐琪的事情,这也是个艰难得让人沮丧的任务。

     尔东峰一直把古越送到了家门口,看着她进了门才放心。他把古熙然叫出来叮嘱了又叮嘱:“你妈这段时间肯定心情不好,你多逗逗她,让她高兴点。”

     古熙然作焦虑状:“你布置的这个任务也太难了。就算我豁出去每天在家给她唱歌跳舞哄她高兴……我觉得她应该不会高兴的,可能会觉得我疯了。哎呀爸爸我真不会哄人高兴,而且哄妈妈是你该干的嘛。”

     尔东峰挠着头:“她现在都不想看见我,连门都不让我进,怎么哄?”

     “这好办!”古熙然突然转身跑进屋里,过了一阵又跑出来直接塞了一把钥匙在尔东峰手上。“这是大门和我妈卧室的钥匙,快拿着别让我姥姥发现了。”

     尔东峰:“……”

     “晚上吃完饭姥姥姥爷要去广场锻炼,家里至少两个小时就我妈一个人。出门我给你打暗号!”古熙然一脸忠诚的样子,像个小战士。啊不,忠诚的小奸细……

     尔东峰还没来得及说话,古熙然就又说:“诶爸爸你快走吧,一会儿我妈该起疑心了。记得啊,晚上听我暗号!”

     然后把门一关自己行动去了。尔东峰在门外看着那两把钥匙,实在有点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