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nb上午古越准点带着古熙然出了门。当然就算她不准点,古熙然也早就坐不住了。

     &nb古越故意在周围晃荡了一会,确定只有万绪一个人在这儿之后,她才带着古熙然走到他面前。

     &nb她们俩出现的那一刻,万绪整个人好像都是一种梦游的状态。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他不能控制的不真实感。

     &nb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大大的眼睛里黑白分明,完全没有小孩子对陌生人的那种害怕和戒备。

     &nb这就是他的女儿了。那种感觉真是奇怪,明明时第一次看见,他却觉得很熟悉,就好像他一直都知道女儿是这个样子一样。

     &nb古熙然紧紧的拉着古越的手。她也已经把眼前这个男人观察完毕,非常肯定这个人,确实是她爸爸。她并没有扑过去抱住他,虽然她看着很平静,其实她也不太适应。

     &nb古越对万绪说:“她叫古熙然。”

     &nb万绪咂摸着这个名字,其实万熙然也挺好听的。

     &nb古越也给古熙然交代了下,“他是……嗯你懂的。”

     &nb古熙然嗯了一声。

     &nb万绪这时候终于有了些动作,他向古熙然伸出胳膊,“爸爸能抱你一下吗?”

     &nb古熙然看了看古越。古越当然也能想明白,既然来了,不可能不亲近一下。她放开古熙然的手,轻轻点了下头。

     &nb古熙然就走过去,让万绪把她抱起来。

     &nb这个时刻,好像还颇有点温馨。古越别过头去,她当然还是希望万绪对熙姐好,世界上多一个善待熙姐的人总比多一个嫌弃她的人要好。但是……咳算了,反正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nb而这一边,尔东峰在家看着时钟,知道他们已经见面了。

     &nb他在家百无聊赖的坐着,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感觉自己都快把沙发坐穿了可也就过去了十分钟。

     &nb他们见得怎么样?还要不要一起吃午饭?熙姐对她这个朝思暮想的爸爸有没有非常满意?……

     &nb过了一会,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就开始整理东西。

     &nb他并不常收拾家里,看他的办公室也知道他并不是个将就干净整死的人。不过好在他并没有把家里当工作的地方,并没有动不动就往家里塞破铜烂铁的习惯。但是一来尔任南喜欢买东西也很喜欢给他们家买东西,二来毕竟住了这么多年他也懒得扔东西,所以确实还是堆了不少破烂。

     &nb经过昨晚,他觉得古越正式搬进这个家里的时候已经不远了,所以算是给她腾地方也好打发无聊的时间也好,他破天荒的开始收拾屋子。

     &nb这一弄动静就不小了。看着什么都觉得:尔任南这是买的什么鬼东西?都想扔出去。后来干脆把大门打开,慢慢的把不要的东西堆到门外,不一会就堆了小半个大门。

     &nb古爸和古妈买菜回来看见这阵仗,问他:“诶你是要搬家吗?”

     &nb杜东峰抹着头上的汗,说:“不是,就是好些东西没用了清理一下都扔了。”

     &nb古妈拿起他随手扔在一边的一个花瓶。啧着嘴说:“我看都是蛮好的东西呀,咋就扔了呢?”

     &nb尔东峰说:“我也没有买花的喜欢,放在那儿就是占地方。”

     &nb古妈说:“这么好的花瓶,随便放点什么不行啊?别扔了给我吧。”

     &nb尔东峰当然没意见:“阿姨你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都拿走。”

     &nb古妈也就老实不客气的回家把菜一放,带着袖套就过来开始挑。

     &nb齐琪听见动静也跑出来,看见尔东峰一头汗,而屋里被他自己弄得更加乱七八糟……她就拿了块抹布也跟着古妈过来:“唉你会不会收屋子啊?我帮你弄吧。”

     &nb尔东峰说:“不用,没事我自己慢慢弄。”

     &nb齐琪已经进了门:“你这么个弄法一会儿这屋里都没法住人了。去打盆水过来,你这东西多久没擦了?”

     &nb尔东峰确实不喜欢擦东西。之前古越偶尔会过来帮他稍微弄一下,可是最近古越因为万绪和齐琪的事儿根本顾不上。尔东峰自己倒也不讲究,反正之前没人收他照样住得很自在,不过对于齐琪这样讲究的女青年来说,这屋里脏得简直就下不去脚。

     &nb“你扔你的东西,不用管我。”齐琪说着已经上了手。

     &nb尔东峰也就不推辞了,接着清理不要的东西。

     &nb弄完了客厅,书房更是个任务艰巨的地方。没用的东西平时都堆这儿,尔东峰吸了口气,拉过一个箱子就开始扔。

     &nb齐琪收完客厅也跟着进了书房,发现这儿连个脚都放不下去。尔东峰开始往外搬“废品”,一堆东西散落在各处,9也不知道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nb齐琪问他:“那些是还要的,我给你收了。”

     &nb尔东峰说:“地上和纸箱里的都不要了,剩下的还要。”

     &nb齐琪就开始慢慢的给他把要的东西擦干净装起来。他扔了很多杂志和奖杯纪念品,觉得没用又占地方,剩下的都是些书,还有好多相册。

     &nb齐琪也收累了,准备稍微休息下,看见相册就随手拿了本翻了翻,都是尔东峰上学的时候和家人朋友拍的。那时候头发不长,也没有胡子,清新小正太一个。

     &nb齐琪觉得蛮有意思,又翻了几本。突然看见一张照片愣住了,那是一张尔东峰的单人照,人没什么特别,背景却相当眼熟……那是他们老家青萝的那条河。

     &nb他去过青萝?齐琪又往后翻了几页,看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地方。这张照片上甚至没有人,专门拍的一个景物,是吊桥,古越她们家附近的那座,也是她跟万绪认识的地方。

     &nb这张照片放在一堆人物照里,显得特别突兀。他为什么要单拍一张吊桥?右下角有拍摄的时间,八年多以前。

     &nb八年多以前他就去过青萝了?齐琪想起尔东峰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问她是那个地方的人。她说一个叫青萝的小县城,他肯定没听过。尔东峰只是笑了下,好像早就知道的样子。

     &nb齐琪当时以为尔东峰也看过她的书应该也搜过她的资料,但现在想想他可能就是知道她是青萝人。八年多以前……齐琪脑子里电光火石之间好像闪过很多头绪,却又没有一个抓得住。她不由得愣在那里。

     &nb尔东峰搬完东西进来,看见齐琪抱着相册坐在椅子上发呆,就上去推了推她,“诶干嘛呢?累了就回去歇会,我自己来弄。”

     &nb齐琪抬起头来,指着那张照片说:“你拍这桥做什么?”

     &nb她当初想当然的认为尔东峰也是她的书迷,所以对书里的事情感兴趣,对她也感兴趣。但是八年前古越和万绪刚认识,根本还没有那本书,尔东峰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吊桥?

     &nb尔东峰看见照片也愣了下。那是当时他白天到那儿专门拍的一张照片,还借的朋友的高级相机拍的全景,想留个纪念。他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事情。

     &nb齐琪很快就替他说:“你不会早就知道吊桥的事吧?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nb尔东峰整理了下思路,他以前不说是觉得既然大家都已经有自己接受的事实就没必要再去生生的撕开真相。但是既然已经有人问起来,他也不愿意用说谎的方式去弥补误会。“对我早就知道吊桥的事。跟我……确实有很大的关系。”

     &nb“什么关系?”齐琪死死的追问。

     &nb尔东峰叹了口气,说:“我是当事人之一。”

     &nb齐琪彻底傻了。她想了好半天,才好像有点明白这话的意思:“你是说,你是吊桥上的那个男的?”

     &nb尔东峰没有说话,全是默认了。

     &nb齐琪瞪着眼睛盯着那张照片。尔东峰说的这句话是很震惊,但远不是最恐怖的。“那古越为什么会跟万绪在一起?万绪不是吊桥上那个吗?”

     &nb尔东峰说:“约好见面的那天我有事没去,而万绪正好出现在那儿。古越认错了人,万绪也就顺水推舟了。”

     &nb齐琪觉得自己全身都控制不住的抖起来,她好像用了所有的力气问出最后一句话:“那你跟我认识是因为……因为什么?”

     &nb尔东峰低低的:“对不起,我也是认错了人。”好像一切的事情都故意和他作对,那几个晚上,那个女孩样子看不清楚,声音因为生病沙哑变形,身高发型都是年轻女孩子的标配,简直没有一个可以让尔东峰判断正确的地方。他唯一可以指望的是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细节,却把他指向了一个错误的人。

     &nb这就是最恐怖的地方。齐琪后背发凉,整个世界好像都塌了。这比尔东峰告诉她没有爱过她还要让她觉得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