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一看万绪见了红,包围住古越她们的人瞬间就要冲上来把她俩摁住。古越把已经呆住的齐琪抱在怀里,忍不住差点喊出一声救命来。

     她怕呀,当然怕!万绪现在是什么人?开个会就能招上百亿的外资进来,走哪儿都是巴结他的,现在被她俩要是敲出个三长两短,估计立马就得被送进局子。

     还好在她们俩真被放倒之前,万绪低吼了一声:“别碰她们!”周围一干人就不敢动了。

     万绪说:“先送她们回房间。”然后自己捂着头也被人扶走了。古越还是抱着齐琪,被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押送似的又回了房间。

     齐琪一直在她怀里抖啊抖,直到两个保镖退出去关上门,才“哇”一声哭出来。

     古越拍着她的背,只能安慰她说:“没事没事,是你把他砸了,他没怎么着咱们。”

     齐琪哭了一阵,终于是平静下来,问古越:“咱们现在怎么办?要是万绪真有个好歹,我是不是……”

     “别瞎想吓唬自己的,”虽然古越也有点怕,到现在怎么都得装出稳得起的样子。她摸出电话,“已经这样了,咱们还是叫人吧。”她俩能叫的,也只有尔东峰一个。还好万绪没那么绝把她俩的手机也收走,要不……一定告他非法拘禁。

     尔东峰正在跟熙姐玩电脑编程的小游戏,听见古越电话还有点意外:“午饭时间你还有空打电话?”这不应该正是她最忙的时候吗?

     古越尽量平静的说:“我们遇到点麻烦……把万绪打了。”

     尔东峰一愣,随即却笑了起来。他竟然冲口想接一句“打的好啊”。不过马上就想明白了,这个打了和他那个打了性质肯定不一样,一定是闹得收不了场,要不古越肯定不会打电话求救的。

     “别急,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下。”尔东峰还是要先弄清楚是怎么个情况。

     古越就把过来参会碰见万绪,想离开的时候被拦住,一个激动就把他头打破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当然说得非常简单,只是强调了下失手了。

     但尔东峰更快抓到问题:“他为什么不让你们走?”

     古越叹了口气,说:“他知道熙姐的事了。”

     尔东峰说:“好我知道了。你和齐琪就在房间里等着,不要分开。手机别离身。”

     古越的心定了一些。她挂了电话,才想起来问齐琪:“你怎么会带把启子在包里啊?过来的时候就带了吗?”

     齐琪点头:“来的时候放箱子托运了。刚才收得太匆忙就忘记放箱子里了。”

     古越更奇怪:“带它干嘛?你之前又不知道万绪在这儿,还带来防身啊?”

     齐琪抿着嘴唇,犹豫了好一阵,才说:“不是为了防万绪……是防着艾伦。”

     古越比刚才看见万绪见了红还吃惊:“艾伦?你防他干什么?”

     齐琪的眼睛又红了,她面色苍白的沉默,最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古越,你相信我吗?”

     古越毫不犹豫的说:“当然相信你啊!这辈子我最信任的人除了我爸妈就是你了。”

     齐琪又深吸了一口气,才说:“艾伦到处跟人说我精神有问题。其实精神有问题的是他。”

     古越今天一天简直是要被信息轰炸傻了。“艾伦……”

     齐琪捂住脸:“我知道你肯定不相信,更觉得是我有问题……”

     “诶不是不是。”古越去拉她的手,“说实话我一直都不相信你精神有问题这事,只是总又担心你在国外确实生活得不好万一想岔了……但是我发誓啊,我绝对是现在你这边的!”

     齐琪微微抬起头,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

     古越就接着说:“主要你在那边到底经历了什么又一直不告诉我,艾伦回来那一说我当然就吓到了。诶,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说啊?”

     齐琪咬着嘴唇,说:“因为他害怕我跟别人说他有精神病,所以先下手为强,只要让别人觉得我不正常,那我说什么都没人信了。”

     古越皱着眉头:“他还是不是人啊?诶他精神有什么问题?在我们念年前他好像很正常啊。”

     齐琪面上的表情更痛苦,“所以我在英国的时候就已经说什么都没人信了。他在别人面前都是个正常的好人,可唯独对我……”

     “他怎么着你了?”古越一下有点紧张。都要带启子防身了,齐琪的遭遇可能很可怕。

     齐琪的身子又忍不住开始抖:“他……他动手打我。”

     “什么!”古越一下就蹦了起来,“他还动手?谁给他的胆子啊!”

     齐琪扯住古越不让她蹦得太激烈:“刚开始去英国的时候也不这样。后来我写作不太顺利,心情不好觉得很空虚,他又跟我表白……我就跟他好了。从那以后他态度就变了,正常的时候还是很绅士,可是就我们俩的时候,开始动不动就发脾气。我一开始以为他工作也不顺,可是后来他好像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开始动手……”

     古越越听越难受:“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齐琪抹着眼泪:“我开始也想找人倾诉一下。但是他动完手之后又会像清醒样,边后悔边求我原谅他。说英国传媒非常看重人品,如果被人知道他有问题,他的事业就完了,说等他事业再稳定一点一定能够调整好。我就心软了……可是他动手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不但心里收不了,连身上的伤也盖不住。别人看见我身上的淤青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开始还遮掩,后来却听到他跟人说我精神有问题有自残的倾向……”

     古越真的是被惊得都说不出话了。

     “他还不知道去哪儿找了个医生,骗我去跟她聊了一次,就出了个报告说我精神有问题。他在别人年前都是一副对我怎么怎么好的样子,我觉得再这么下去,不是被他打死就真是要被他折磨疯了,所以我就跑回来了。我想彻底忘了他,重新开始。”

     古越轻轻的抱住齐琪:“傻子,你就更应该告诉我啊。”

     齐琪说:“我根本说不出口。这一切都是我自己作的,我本来有那么好的生活,非要跑去国外流浪。我一点也不想你们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我怕你们也都觉得我自作自受。”

     古越叹了口气:“这不是你的错啊,遇人不淑怎么会是你的错?”她也遇人不淑,但是她从来都觉得错都是那个臭男人的。齐琪在这些方面,还是太想不开了。

     “可是艾伦也跟着回来了。我真是好怕,他还一回来就去找你们,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的。我整天都带着防身的东西,想着要是他突然出现,我就跟他拼了!”

     古越苦笑。最终艾伦没拼着,万绪遭了殃。不过他也活该!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头破了还是破相了,尔东峰能不能搞定啊。

     这边尔东峰已经立刻订了去重庆最近的机票。上飞机之前他还是知会了尔任南一声,毕竟万绪这一伤,好多事情都得正面开战了,万一万绪真拿尔家出气,不能叫尔任南一点准备也没有。

     尔任南一听事情已经这样,反倒没了顾虑。“你去吧,咱们尔氏也不是好欺负的!”

     尔东峰深吸了口气,踏上了去解救他女人的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