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尔东峰到重庆之后,先去跟派出所的老朋友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去了古越她们住的酒店。诚然他这次过来不是要打架的,但是万一真要动手……万绪这种身份的不可能不带保镖,要是来上十个八个的,尔东峰也没把自己当叶问,所以不能吃亏的备手是要有的。

     他一到酒店也不用打听房间,直接就上了顶楼行政套房。看着哪儿门外的人多,那肯定就是万绪住的地儿。当然他也毫不意外的被人拦得死死的。

     尔东峰说:“万绪是住这儿?”

     那保镖一时也摸不清他什么来路,只能说:“万总不舒服,不见客人。”

     尔东峰说:“没关系我不见他。就是你们告诉他一声古越我带走了。”

     保镖更莫名其妙:“您是?古越又是?”

     尔东峰说:“就这么告诉他他就明白了。而且你们最好快点,他要是晚点知道你们可能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保镖一听这话也不敢耽误。敲门进去告诉了秘书。秘书又转告给贴身秘书,他一点也不敢耽误,马上就告诉了包扎完正在休息的万绪。

     万绪听完皱了下眉头。他当然能想到谁要带古越走。“那人还在门口吗?”

     “在,拦着没敢让他走。”秘书说。他一听到古越的名字,就让人先拦住了尔东峰。

     万绪说:“让他进来。”

     尔东峰就这样顺利的进入了万绪的房间。看见万绪头上的纱布,实在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万绪先开口寒暄:“尔少爷,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尔东峰说:“本来是不想和你见面的,但是你这么个弄法,不就是要把我招过来吗?”

     万绪笑了,这个尔东峰倒也直爽,开门见山一点都不拐弯抹角的,确实不是生意场上的人。“我们之间迟早要碰次头,既然有这个机会我觉得也很好。”他也不再说场面话,大家都直奔主题,“我和古越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尔东峰哼了一声,眯着眼睛说:“我知道的比你想的还多那么点。”

     万绪却只是把这句话当做尔东峰炫耀他和古越关系的说辞,也不甚在意:“不管你知道多少,我们的关系……都比你想象的要亲密很多。”

     尔东峰翘着嘴角。脸上就是那种你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惊讶的欠揍表情。

     万绪当然不信他什么都不在乎,“那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事情,我们肯定已经结婚了。”

     尔东峰抱着胳膊:“所以呢?”

     万绪说:“现在家里的事情我已经基本上处理完了,所以我还是会和她结婚的。”顿了下又说:“更何况我们还有了孩子。”

     尔东峰说:“你家的事处理完了吗?你妈和你那个未婚妻,你当她们是摆设。”

     万绪淡淡的说:“这个就不牢你费心了吧。”

     尔东峰没管他,接着说:“你那个未婚妻之前好像是你大哥的私人秘书吧。你大哥那几年接连爆出什么挪用资金收受利益,别人都说他蠢做得太明显,但是看你们家人这精明模样你大哥应该也差不到哪儿去吧。这个未婚妻你妈都忍了这么久了,说甩就甩估计也不太容易。”

     万绪的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一直静静的听尔东峰把这些话说完,才说:“果然是做传媒起家的,你们尔家的消息也真灵通。”说传媒都是抬举你们,就是一挖小道消息的。

     尔东峰摆摆手说:“咳不用给尔家脸上贴金。咱们这些人的圈子来来回回不就这么点事么,你们万家这么瞩目,不想听到都难。”

     万绪不想跟他纠缠这个问题,说:“还是那句话,我家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自己能处理好。”

     尔东峰说:“我也对你们家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现在你已经掺和到我们家的事了,我实在不能不管。”

     “你们家的事?”万绪挑了挑眉毛。

     尔东峰特别自然的说:“你都把古越扣下了,可不就是掺和我们家事儿吗?”

     万绪终于绷不住嘴角挂了一丝冷笑:“古越什么时候成你们尔家的事儿了?我倒没听说尔家多了她这么个人。”

     尔东峰反倒笑了:“我没有万总那么受瞩目,我的未婚妻当然也就没有慧慧小姐那么出名。”

     万绪冷笑加深:“那就看看这未婚妻你能不能娶进门。”

     “我过来并不是跟你比放狠话的。”尔东峰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只是出于礼貌过来跟你打个招呼,我未婚妻和她朋友一时手没轻重,我代表她们跟你道个歉。两个女孩子胆子小,总扣着她们不合适吧。”

     万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个地方有一道不浅的伤口,这齐琪下手真是够狠的。“我跟古越还有事情没了,她暂时不能走。”

     “古越觉得她已经跟你了得干干净净了。”尔东峰帮她做了主。

     “你觉得她瞒着我给我生了一个六岁的女儿,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万绪冷冷的说,“你们能过去,我不行。”

     尔东峰说:“你想怎么样?”

     万绪说:“简单,既然是万家的孩子,当然要认祖归宗。”

     尔东峰说:“你如果把孩子从古越那儿带走,她一定会跟你拼命的。”

     万绪点头,“所以我会把她和孩子都带走。”他顿了顿,声音的力道又重了些:“一家三口本来就应该在一起。”

     尔东峰知道再这么扯下去,万绪也是不会放人的,所以他决定亮个底牌:“你哪儿来的自信古越还会跟你?她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好骗的女学生了”。

     万绪的嘴角重新翘起来:“所以你不懂。我和古越经历的那些……”

     “哪些?”尔东峰打断他,“古越说过,她爱上你是因为一座吊桥,是挺浪漫的。”

     万绪抿了下嘴唇,正要说话,就听见尔东峰说:“不过吊桥那个人是你吗?”

     万绪一愣,直觉似的脱口回了句:“什么意思?”

     尔东峰说:“古越有没有告诉你,吊桥上那个人给她念了好多雪莱的诗。”

     万绪眯着眼睛盯着尔东峰,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情绪。

     “那些诗真的挺无聊的。要不是那时候我在美国闲着无聊跟人打赌,一个小时背了一整本让他给我刷了一个月的马桶,谁会去背那个玩意儿?”尔东峰看着万绪,“所以我真挺好奇,你是真的也会背,还是就那么糊弄一下古越?”

     看万绪不说话,尔东峰就接着说:“还有那十几集走遍美国,我基本上是翻遍了青萝县城的书店才找出来那么一套,你是正好也学过还是在县城里买到了第二套?”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万绪再不明白那就真是个傻子了。他冷冷的应了一声:“原来是你。”

     “我不知道当时古越认错了人你却顺水推舟是个什么意思,”尔东峰也不想再废话了:“但是不管你是什么意思,你跟古越都已经没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