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如果能证明飞机是金思礼的,而且上面有李悠悠的指纹,难道案子还不算破了?”古越实在不能理解,尔东峰明明已经把整个犯案的过程都推测出来了,所有痕迹都能佐证,现在有找到了作案的工具,为什么还是不能直接把金思礼给逮了?

     “因为如果不能证明是金思礼控制了那架飞机,那所有的证据都是白搭。”尔东峰给她扫了个盲,“那些痕迹都只是间接证据,我们还缺直接证据。”看着古越一脸茫然的样子,他就换了个普罗大众都听得懂的:“就是一个能直接告诉我们就是金思礼干的的证据。”

     “哪儿会有这种证据啊!”古越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

     “你说李悠悠在看到有人给她远程送戒指,她会一句话都不说默默的去开戒指吗?”尔东峰反问她。

     古越想着李悠悠那个直白的样子:“不会吧?她肯定又蹦又叫,说什么我愿意死鬼我爱你之类的……”咳小女生都喜欢来这套。

     “死鬼……”尔东峰扶着头,已经懒得去纠正她这种诡异的措辞,“她当然知道是谁送给她的,所以她很有可能会跟对方有互动。”

     古越说:“那又怎么样?就算她全程叫金思礼的名字,你也听不见啊……”忽然想起飞机上的摄像头,茅塞顿开:“你是说还能知道那个摄像头当时拍的东西?”

     尔东峰说:“技术上说,视频的数据肯定是回传到了凶手那边的接收器上。这就是这个犯罪手法最大的问题,他只有看到视频的画面确定李悠悠的状态才能操作飞机,所以一切行动其实都已经被记录下来了。只要能找到那个接收器,他就玩完了。”

     尔东峰侧着头看着墙那边不停地抹着汗,一副急赤白脸样子的金思礼。这人也算不简单了,当个幼儿园长,被老婆压迫成那样,还真是委屈了他。说不定哪天逼急了,连老婆都杀。

     古越说:“那赶紧去他们家搜啊……唉不过过了这么几天了,飞机也没回到他手机,那接收器还能放家里吗?”

     尔东峰说:“你说呢?他傻啊?”

     古越说:“那你赶紧去找啊!你不是最会找东西了吗?”

     尔东峰皱着眉头:“你当我警犬吗?闻着味儿就能找得出来。”

     古越想起陈子浩那案子,吴馨兰绘声绘色描述着尔东峰闻着护手霜就找到那女秘书的样子,可不就是……她噗一声笑出来,在被尔东峰瞪了几眼之后,终于是把笑憋了回去。

     “那怎么办啊?”古越恢复严肃的样子,咳没事儿提什么警犬啊……

     尔东峰说:“这个就得靠你了。”

     古越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那边审讯室杨方东已经摆出一副“你少糊弄我”的狠表情:“怎么这么巧就丢了?那你辨认一下这架飞机到底是不是你的?看清楚了再回答!”

     金思礼果然没有抵死不认,他表现得非常配合,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照片之后说:“没错,这就是我的那一架。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它为什么跟李悠悠的死有关系啊。”

     杨方东就是要他这句话。“既然飞机是你的,那么你就是李悠悠坠楼死亡案件的重大嫌疑人,我们有权扣留你二十四小时进行调查。我们会通知你的家属。”

     杨方东说完这话,尔东峰就站起身来拍拍手说:“走了,回家。”

     古越眨眨眼睛:“这就完了?”

     尔东峰说:“难不成你要陪他在这儿过夜?”

     自从上次那事以后,但凡再回家晚点尔东峰都自己送她。古越这么惜命怕死的,当然不会拒绝这么人高马大的保镖。心情好的时候还买点吃的,不是红薯就是菠萝,再不然臭豆腐……

     “你到底要我干什么啊?”古越啃着一个菠萝问。

     尔东峰也啃着一块:“明天东子那边会再扣他二十四小时。他老婆一着急,肯定要想办法,你说她还认识谁知道这案子的情况?”

     古越转了转眼珠子,“好像……只有我?”

     “没错。所以到时候你就……”尔东峰如此这般的跟她布置了一通。

     古越越听眼睛睁得越大,一直到尔东峰说完,古越才眯着眼睛:“你这不是骗人吗?”

     尔东峰纠正她:“是你骗。”

     古越说:“这样骗人行吗?这可是办案子抓杀人犯啊?”难道不应该是全程严肃认真做个品行端正人性都是闪着正义光辉的神探吗?

     尔东峰说:“你又不是刑警,说什么都不用负责任。”

     古越还是怕:“万一事情真闹大了怎么办啊?不会算在我头上吧?”

     尔东峰开导她:“闹大了还有我顶着呢。怕什么?”

     古越心里想着:你这节操也没比我多多少嘛。老天怎么会给他配这么聪明一个脑子呢?得祸害多少人呐!

     到了第二天晚上,在刑警队那边还没有放人之后,蔡局长果然找到了古越。“唉我实在也是急的没办法,一听馨兰说你在这个案子里工作我就赶紧过来了,古越你可一定要帮帮忙啊!”

     古越也大包大揽:“咳蔡局长您别这么客气,你们家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我们心里真是非常感谢你们。有什么需要你跟我说,能做的我一定尽量帮忙。”

     蔡局长平时那么一刚猛的女领导,这会儿抹起眼泪来跟一般的小女人都一个样:“我们家老金,你也知道的他多老实一个人啊,平时连大声说话都不会,他怎么会杀人呢?”

     古越遵照尔东峰的指示精神,一上来就下猛药吓唬她,根本没在客气:“蔡局长,不瞒您说,虽然我也不相信,可是现在情况真的很不好。金园长吧,我估计这次悬了。”

     蔡局长被这一棍子彻底打懵得脑子都快不转了,边抽气边问:“他们真能证明人是老金杀的?”

     古越说:“这么跟您说吧。这案子已经在省里都报上号了,绝对是大案。省局是下了死命令的,一个月内必须破案,要不市局领导就得背处分。现在也过了大半个月了,卡在金园长这儿,您说金园长能有好日子过吗?拖到最后,不是他,也是他了。”

     蔡局长终于从啜泣变成了大哭:“那怎么办啊!我们老金……啊……古越你帮忙忙啊,我们老金肯定是冤枉的啊!”

     古越一看吓唬够了,就开始引导:“唉不过现在都讲究透明执法,不弄出点关键证据也不那么好直接定案的。据我所知,他们现在还在找一个东西,所以现在也只能扣着金园长,还没有结案移交检察院呢。”

     蔡局长一听这话顿时又清明了一下,赶紧问:“什么东西?”

     古越做出为难的样子说:“唉这个……就不好说了,要人知道我跟您说了这些,我也完了。”

     蔡局长把早就准备好的红包直接塞到古越手里:“你放心,我肯定就当不知道。你这是在救我们老金的命,我们一家子都会记得你的。以后你们女儿上学的问题都包在我身上,市里最好的学校她随便挑。”

     古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条件,她要真是公职人员说不定会真顶不住*了呀……她又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出了这门,我就什么话都没说过啊。”

     蔡局长猛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