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自从上次听尔东峰说了他的那个错误之后,尔任南就对古越的事情格外伤心。这次一听到她差点出意外,马上就拎了一堆营养品保健品,打着慰问员工的名号亲自上门摸底去了。

     古越对这场莫名其妙的家访当然是非常意外。但是尔任南这样的人杀到门口,就没有任何不进门的道理。古越她爸妈只是觉得最近上门的奇人异事真是越来越多,不过虽然外形看起来都很彪悍,但是他们好像都满含着善意。

     尔任南进门先自我介绍了一下:“大家好啊,我是古越的老板。”怎么听怎么像是视察工作来的。然后看到古熙然她兴奋的跟她打招呼:“熙姐,我是南姐,还记得吗?”

     古熙然一直持续一个白眼的状态,这句话又戳到她最不爽的点了。尔任南却笑了起来:“咳我忘了,你当然记得,我们熙姐记性超好的对吧。你应该叫我什么呀?”

     古熙然的眼珠子这才回了眼眶。噘着嘴叫了一句:“干姑姑好。”

     尔任南笑得花枝乱颤。这下家伙太讨人喜欢了。

     “南姐,你怎么来了?”古越马上合上电脑坐在床上做虚弱状。其实她刚接了一个笔译的活儿,半分钟前正翻得起劲儿呢。不过当然不能让老板知道公司让她休息的时候她却在玩命挣外快。

     “听尔东峰说你被人吓得都躺床上了,我这个老板肯定要过来慰问一下呀。”尔任南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古越床边的凳子上,一副大姐大的样子,“谁这么大胆子啊?我弟的人都敢动?”

     古越赶忙冲她使眼色:“轻点,别让我爸妈听见。”

     尔任南做了个了解的手势。“所以我不愿意他去干公安,又累又麻烦。结果现在不干还是这样。”

     其实古越经过这次这一吓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她自己一个人也就算了,可是这上有老下有小的,这样有危险性的工作其实真的不太适合她。“南姐,我有一个事想跟你说……”

     尔任南说:“放心我懂的。你这次这么辛苦,公司已经给你准备了一笔特别慰问金,马上就会打给你。”

     话音还没完,古越的手机就响了一下。她低头看了一下信息,然后下巴就合不上了。

     “嗯已经到账了?”南姐挑了挑眉毛,“最近财务工作效率还不错嘛。”

     古越放下手机,嘴巴还是闭不上。

     “还有什么问题?”尔任南看她的表情,觉得她好像话没说完。

     古越咽了两口唾沫,摇头表示没了。乖乖,要是被吓一次就能拿这么多奖金……那每个月多来几次吧!

     尔任南抽动着鼻子闻了闻空气里,说:“嗯?什么味道?”

     古越的下巴终于伸缩自如了:“哦我爸妈应该是把午饭做好了,南姐你也一起吃吧。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都是家常菜。”

     尔任南闻着那味道,好像愣了几秒钟,然后一甩大波浪:“现在可以开饭了吗?”

     古越简直没想到她竟然一点不推辞真留在这儿吃饭,还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她赶紧喊了一句:“妈,南姐也在这儿吃饭。”

     一个四方桌,几个家常菜,尔任南不仅一点没有嫌弃的样子,反倒吃得特别开心。古越一直觉得她这样的富家小姐,多豪华的筵席没见过,估计也就是象征性吃两口。可是满满一锅牛肉,愣是吃得见了底,她才摸着肚子放了筷子。

     古妈不太好意思:“对不住啊事先不知道,所以菜准备得少了点。”

     尔任南摆着手:“没有没有,非常好了,再多点我肚子就装不下了。”又非常真诚的赞到:“阿姨您这牛肉炖的太好了,我真是好久没吃这么好吃的牛肉了。”

     古熙然替她姥姥站台:“那当然,姥姥炖的牛肉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古妈笑着谦虚:“这孩子,你知道什么世界最好啊,别老那么夸张。”

     尔任南也接茬:“阿姨您别谦虚,这牛肉真的炖的好,就跟我小时候吃的那味道一样,唉太想念了。”

     趁着二老去厨房收拾,尔任南跟古越说:“你们一家子在一块儿,真是幸福。”

     古越说:“唉我一个人带不了孩子,只能靠我爸妈了。”

     尔任南看了看屋子,说:“你们住五楼,没有电梯,你爸妈每天爬上爬下也挺辛苦的。”

     古越说:“也是没办法,带电梯的房子租金都太高。这房子地段和面积都合适,价钱能接受,也只能先这么凑合一下了。”

     尔任南想了一下,说:“我们公司有员工宿舍,你家里的情况也符合特殊补贴标准。这样,你让人力给你发个表格,你填一下。”

     古越睁大了眼睛,今天怎么了?财神爷在她们家门外绊了一跤摔进门了?简直是天上不停给她砸馅饼啊!

     “你们这一家子,申请个三居室应该够了吧?”尔任南问。

     古越把头点得跟啄米一样:“够了够了!”三居室,我的天!三居室!“谢谢你南姐!”

     尔任南摆了摆手:“不用,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古越这时候只要不是把熙姐卖了,她什么要求都能答应。“没问题!南姐你说!”

     尔任南说:“员工宿舍嘛,肯定是员工们住一起。到时候你爸妈这手艺不能浪费了,得承担起旁边员工的伙食,不过公司也会给你爸妈补贴劳务费和伙食费的,怎么样?”

     古越点头点得都要晕了:“没问题没问题!”

     尔任南就站起身来:“行,吃饱喝足,我该走了。”

     送走了尔任南,古越一个箭步跑到厨房,抱着她妈说:“妈,你这手艺,值老钱了!”说完还亲了两口。

     古妈用手背抹着脸:“你这是魔障了吗!赶紧回床上躺着去!”

     ***

     搜查的工作进展得很迅速。杨方东觉得尔东峰从来没有这么……怎么说,认真积极过。他平时都是不耐烦的样子,除非心情特别好,要不工作多交待两句都嫌烦。可是这一次,他竟然认认真真的布置起搜索路线,交待可能的搜索重点。杨方东觉得,他好像跟那个凶手有仇,还是世仇的那种,不捉到决不罢休。

     被尔东峰盯上,呵呵,杨方东想想就觉得那种感觉好恐怖。

     幼儿园的东南方向是一个社区公园,平时里面都是锻炼散步带孩子的。“这一片绿化率很高,搜查的时候要多注意树上。还有,仔细询问管理员和常来的居民,看看有没有见到过类似遥控飞机的东西。”

     搜寻了一整天以后,终于在一颗茂密的梧桐树上发现了遥控飞机的“遗体”。那个飞机的质量非常好,除了右边机翼折损,主体结构并没有太大的损坏。而且最令大家惊喜的是,跟尔东峰设想的一样,机身上绑着一个戒指盒。看来为了确保飞机能把李悠悠带下楼,这盒子绑的相当的结实。

     杨方东特别兴奋,“马上带回去,看看上面有没有李悠悠和金思礼的指纹。”

     林敏君这一次尤其仔细,展示她工作能力的机会终于来了。她特别仔细的检查了机身和盒子,却只找到李悠悠的指纹,没有金思礼的。

     金思礼也非常确信飞机上没有他的指纹,所以刑警把他带回来问话的时候,他显得异常的无辜。“为什么要把我叫过来?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呀,李悠悠的事情我真的不是很清楚。”

     杨方东依照尔东峰之前的交待,说:“我们在幼儿园附近的公园里发现了这个。”说着拿出一张模型飞机的照片,当然绑着的戒指盒和残破的摄像头已经都取了下来。“这种模型飞机性能非常好,国内买不到,都需要从国外订购。据说你也有一架?”

     金思礼看了一下照片,说:“对,我是有一架。不过已经丢了。不过这个跟案子有关系吗?”

     “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

     金思礼说:“这段时间我在搬办公室,有很多东西拿来拿去,整理完之后就发现这架模型飞机不见了。”

     杨方东说:“这么巧?我们查到李悠悠的死跟这架飞机有关。有人用它做了行凶的工具。”

     金思礼这时候开始激动起来:“你们怀疑我?不是我,当然不是我!我为什么要杀她啊?”

     古越和尔东峰坐在监听室,一直盯着玻璃墙那边的金思礼。古越问尔东峰:“他应该不会承认这飞机是他的吧?都没有他的指纹。”

     尔东峰说:“不承认倒好办了。只要最后能证明这是他的,那么说谎这个口就可以突破了。”

     “那他为什么要选这架飞机作案?”古越就不懂了。

     尔东峰说:“首先肯定是因为他对这架飞机最熟悉操作也最精准,毕竟用这种方法杀人一定得把飞机用得跟自己的手一样。其次还是因为性能,幼儿园到他们家还是有一定距离,一般的模型飞机遥控信号不能满足这个要求。只是他没有想到飞机会飞不回去。如果这架飞机在在李悠悠掉下楼以后还能完整的飞回他手里,那要破案确实得更费些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