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他这话一出来,在场的剩下两个人一时都没了言语。古越不知道艾伦在盘算什么,反正她现在是从头顶尴尬到脚底。

     她以前没工夫看言情小说或者是八点档苦情戏,因为所有的空余时间不是用来跟熙姐周旋就是在学英语考各种试然后就是挣外快,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女主角的套路都应该顾全大局委屈隐忍,把自己男人贡献出去先解救姐妹于水生火热之中。所以第一个从她脑子里蹦出来的念头是:“诶……要不你跑吧。”

     尔东峰不可思议的挑了挑眉毛:“我又没犯事跑什么啊?”

     古越还是觉得自己的思路很正确:“你跑了她找不到你,说不定过几天自己又想通了呢?”

     艾伦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尝试把思路往正常的方向上引:“躲着也不是办法。齐琪抱了那么大的希望回来,要是连人都看不见,说不定更麻烦。”

     古越蔫儿了。她时常剑走偏锋的脑子这会儿已经成了一团浆糊,感情的事儿一向是她的死穴,沾上就死。看来这次也是一样。

     尔东峰说:“我有一个心理学方面的朋友,在美国的时候一起工作过几次,算得上专家,要不让他来帮个忙吧。”

     艾伦眼睛亮了一下。如果尔东峰都能说这人算得上是专家,那估计就是专家中的专家了。但是想了想又有点犯难:“可是齐琪现在根本拒绝承认自己有病。为了这个在国外跟我闹了好几次,怎么才能让她去见你这个朋友呢?”

     古越终于咂摸出她正统女主应有的范儿:“要不……你就先,嗯,牺牲下色相……”

     尔东峰一眼把她剩下来没说完的话都瞪了回去。“我可以带她去看医生,但是你别给我瞎指派工作。”尔东峰警告了下古越,“特别是别给齐琪编什么我对她还有心思这种废话,听见了吗?”

     古越只能点头。咳她容易吗?

     艾伦还是不放心:“你也别太直接就拒绝她,她现在这样子……”

     尔东峰直接打断他:“我到现在还能忍着没揍你已经很给古越和齐琪面子了。你都把事情弄成什么样了,还有心思来教我?”

     艾伦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终于还是把这句忍了下去。当然他不忍又能怎么样呢,他一个书生,总不能就长得跟流氓一样的尔东峰叫板说来呀别给他们面子揍我啊,那估计真的就是白找一顿拳头。

     古越悄悄的推推尔东峰,意思是让他收敛点别这么横。尔东峰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撇过头好像再也不想掺和这场谈话。

     艾伦眼角看见他们这动作,突然就反应过来:“你们……”难怪刚才俩人一起来的。

     古越那种尴尬劲儿又蹿了出来:“咳……我还没告诉齐琪,谁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儿。”

     艾伦挤出个笑容,没有接话。

     在回家的路上,古越终于还是整理出一个头绪:“暂时不要跟齐琪说我们俩的事情吧。”

     尔东峰这时候也很恼火,这也不是他擅长的领域,所以他直接一个电话甩到他那个专家朋友那里:“钟晓华,有个事找你帮忙。”他好像也并没有等那边同意,就噼里啪啦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那边的人跟他说了几句之后,他放了电话,沉着脸说:“‘专家’让我们先不要刺激她。”专家俩字说得尤其阴阳怪气,不知道他到底是真信还是嘲讽。

     古越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更沉重了一些。

     尔东峰停好车,他俩就一前一后的往楼里走,各怀心事。古越走在前面,正想着要不她先带着熙姐接个外地的会躲一阵,尔东峰就忽然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你别动什么歪脑筋,让来让去什么的,这种事想都别想。”

     古越苦笑了一下,她什么时候有资本干这么高风亮节的事儿了。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尔东峰又在她耳朵边轻轻的说:“我知道你现在没心思。等处理完这个事,我们就结婚,省得大家都不踏实。”

     古越鼻头一酸,不由自主的也回身抱住尔东峰。唉有个男人在身边真好。

     本来这求婚的场面,应该是温馨无比感人至深的,可是陡然间一个包砸落在地上的声音传到古越耳朵里,她猛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两个本来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同时抬起头,黑暗里缓缓的走出来一个人影,古越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惊悚过,特别看见的还是自己从小到大的闺蜜。“齐琪……”

     她这一现身,今晚所有的谋划都成了狗屁……

     齐琪脸上说不出是个什么表情,像是想笑,又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整张脸白得刺眼,她本来就白,现在在微弱的月光下,显得更是惨白。

     尔东峰到没有古越那么慌张,他只是慢慢的撤开抱住古越的手,平静的看着齐琪。他本来也没有打算瞒着,只是在这么个情形下把事情摊开来也有点出乎意料。

     古越突然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

     齐琪这时候脸上的表情终于明晰了。她嘴角挂着一个笑,说:“你们俩,嗯,什么时候的事儿呀,也不跟我说一声替你们高兴一下。”

     古越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齐琪看向尔东峰:“你刚才……是在跟古越求婚吗?”

     尔东峰没有回答这句话,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说什么都是多余。

     “看样子你也答应了。”齐琪把目光放回到古越身上。

     古越吸了一口气,还没有说话,齐琪就自己又接了上去:“哎呀我太高兴了,我最好的朋友终于找到个好归宿!我简直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齐琪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但是却好像真的很高兴,没有一点讽刺或者愤愤在里面。古越一愣,她本来已经做好了齐琪崩溃大哭立马跟她当场决裂的准备。现在这样,她突然觉得自己很讨嫌。

     古越艰难的再次开口:“齐琪,我……其实……”

     “你们俩是已经住到一起了吗?”齐琪又一次打断了她无力的解释,好像真的关心起他俩的进展来。

     这次古越的舌头终于利索了:“没有没有,只是正好员工宿舍都在一起,我跟我爸妈都住这儿呐。”

     “员工宿舍?”齐琪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问尔东峰:“这房子不是你和你姐的吗?什么时候拿来当员工宿舍了?”

     古越目瞪口呆。她僵着脖子,都不能转过去跟尔东峰求证下这是什么情况。

     尔东峰也不遮掩了,直接说:“古越前段时间遇到点困难,所以尔任南同意把房子借给她住一段时间。”

     齐琪好像恍然大悟,古越却是一脸懵样。她从来不知道,这房子原来不是公家福利。

     齐琪却马上又另起了一个话题:“这么说叔叔阿姨也住在这儿?太好了,我正想说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去看看他们,正好就今天呗。唉不过我都没带什么礼物,就这么上去也太不像样子了。”

     古越忙说:“带什么礼:物啊?你来了他们就很很高兴了。”

     齐琪说:“嗯不行,至少还是要带点水果什么的,要不然我过意不去。诶你等会我,你们小区门口就有,我去买点等会咱们一起上去。”然后也不等古越说话,自己就特别利索的向大门那边跑了。

     古越一直到这会都没有太缓过神,太突然了,真他娘的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她惴惴不安的看了一眼尔东峰:“怎……怎么办?”

     尔东峰说:“她是不太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