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还有,如果隋阳已经知道他的汤圆不对,都吐了一颗出来,那为什么还过敏了?”古越终于开始启动她的小宇宙。依照尔东峰一贯不耐烦的燥性,他从来也不把一个案子从头到尾的讲清楚,心情好的时候问什么说两句,心情不好说都懒得说。古越觉得他现在心情应该不错,得赶紧把她能想到的都问了。

     尔东峰说:“不着急说这些。现在有一个问题,要不要报案?”

     古越指着自己:“你……是在跟我商量?”

     尔东峰说:“不然呢?”

     古越说:“干嘛问我呀我哪儿知道。”不过想想林雪那个温柔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诶你真确定是她故意的么?这么一个小姑娘,要是冤枉了人家……”

     尔东峰点头表示他明白了,“走吧,去医院。”

     古越问:“去医院干嘛?”

     尔东峰说:“去看看隋阳死了没。”

     当然他不是真的要看隋阳死了没,只是顺道……主要还是看看林雪是个什么情况。林雪跟隋阳明显是有感情的,她当然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要隋阳的命。如果尔东峰猜得没错,这次事情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在隋阳去美国的这个机会。这是对动机的一个验证,如果林雪是为了这个事情,那么原定于今天下午返程的计划,隋阳回去不了林雪也会回去。

     万幸到医院之后听到隋阳已经保住了命,洗了胃也用了药,只是还在昏迷中,而且这次过敏太严重把他免疫系统都破坏了,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怕有并发症。

     病房外面只有林灵和单芳还站在那儿,其他人已经不见了。单芳看见尔东峰和古越就又开始哭,说那几个人太没良心。

     “也不怪他们。”林灵解释说,“本来大家也都是挤出时间出来玩这一次。朱治和高轩得回去到单位报到,林雪是导师那边催着她回去。这次去美国的机会学校也是争取了好久的,隋阳去不了也不能浪费,所以临时准备让林雪去。”

     古越说:“不是明天就要飞美国吗?林雪来得及准备签证什么的?”

     林灵说:“之前学校本来就是报的他们两个人,两个人出国的手续都是齐的,只不过后来那边实验室说名额缩减只要一个人,最后就定了隋阳。毕竟他先读了一年博士了。”

     古越看了一眼尔东峰,心里已经明白这个大概就是林雪对隋阳下狠手的原因。

     “她就是没良心,”单芳在旁边哽咽着说:“学校一打电话说名额给她,她就回去收东西了。真不知道隋阳喜欢她什么。”她还没彻底昏头,还能看得出来隋阳对林雪的意思。

     尔东峰问林灵:“你们本来几点的飞机?”

     林灵说:“三点半。”

     尔东峰看了下表,低低的跟古越说:“已经飞了。报警吧。”

     古越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如果林雪要的就是隋阳半死不活这个结果,那么她也应该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没有谁忍心看着那么一个聪明美丽的少女收到惩罚,但是不惩罚她对躺在病床上那个青年又何其不公平。

     古越觉得很难受。她突然宁愿自己不知道这不是个意外。如果不知道,那就不用在毁了林雪还是对不起隋阳两件事之间这么纠结。

     尔东峰这时候已经摸出了电话:“我在这边公安局也认识几个人,交给他们处理吧。”

     古越也只能愣愣的说了句好。

     尔东峰正要打电话,寂静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一个缓缓的脚步声,鞋跟磕着地面,缓慢而沉重。古越一抬头,就看见拉着箱子向他们走过来的林雪,顿时呆住。随即心里又泛起一种复杂的感受,都不知道她这一回来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林雪走到监护室旁边,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的隋阳,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林灵问她:“诶你怎么又回来了?”

     单芳还不忘冷嘲热讽一下:“别是没赶上飞机吧,天意啊天意。”

     但不论是关心还是讽刺,林雪都没有回应,她静静的看着隋阳,好像根本听不到其他人在说什么。

     尔东峰走过去低低的跟她说了两句话,林雪才回过头,还是目光呆滞跟着尔东峰到了走廊另一个角落,离林灵和单芳远远的,只有古越跟了过来。

     尔东峰站定后开门见山:“隋阳的事不是意外对吧?”

     林雪的表情还是平静甚至有些冷淡的:“什么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

     尔东峰说:“搁以前我早报警了。你这种手段压根都称不上伎俩,只不过是仗着熟人不会怀疑你罢了。报了警管你是好学生还是小流氓,统统查一遍你还能跑得掉?”

     林雪的脸又白了几分,却还在垂死挣扎:“你有什么证据?”

     古越都不忍心了,她真怕尔东峰一个不耐烦真的直接报警。唉问题少女的事疏导重于处罚啊,这么年纪轻轻的不把三观整正了以后怎么好好活着啊。“诶他真有证据。你不知道吧,隋阳把吃进去的汤圆吐出来了一颗,被他找到了。跟你放我们那儿没用完的馅一比对就知道,隋阳吃的汤圆不对劲。”

     林雪的脸色变得想白纸一张,脆弱得好像摸一下就能捏的粉碎。她好像也没有意识到尔东峰已经掌握了多么关键的证据,只是喃喃的念着:“他知道了?他竟然是知道的。”然后忽然埋着头大哭起来。

     古越摸着她的头,说:“哭解决不了问题啊。我看你对他也挺有意思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林雪哭了好一阵才勉强停下来,哽咽着说:“我没有想他死,我只想让他把欠我的都还给我,让他躺那么几天就行了,谁知道他现在……”

     古越说:“他欠你什么了?”

     林雪有抽泣了一阵,声调才平稳了些,说:“我们研一那年有一个直博的名额,我们都很想争取。本来说好了公平竞争,可是他却在考试之前说喜欢我。还说他想早点毕业出来挣钱,这样就可以多攒点钱养活我。我一个心软就主动放弃了直博的机会,我那时候真是天真,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多读一年没关系,但是早一年对于一个男人的事业却是各种可能。我觉得自己特别爱他来着,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他其实都是早就安排好的。他提前找了导师,导师说想招的第一人选是我,所以他就跟我演了这么一出戏。”

     “我也着急说服自己其实事情也没那么严重,但是当我向他求证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想解释,而是直接开始逃避我,原因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我才反应过来我被他坑了。”

     “后来这一年我咬着牙学习,但是能考上又有什么用?这一年我错过的东西永远也不可能找回来了,包括像这次美国的实验室实习机会,晚了一年我都只能给他当垫脚石。我考上博士之后他好像觉得我们俩又平等了,又开始对我示好,他根本不能体会他到底对我造成了什么伤害。”

     “唉智商高的男人可能情商都有点低,都意识不到自己有多渣,还都觉得人家生来就该为他们做贡献。”古越不知不觉也开始有感而发。察觉到尔东峰不太爽的目光之后,才想起来他智商也不低好像有点躺枪,赶紧转移话题回归正能量:“那你也不能把他往死里弄啊。”

     “我真的没想他死。”林雪说,“我只是担心份量太轻他只是痒一下很快就好了,所以加重了些量。可谁知道他真的差点没命,我当时也真的吓傻了。要是他死了……我可能只能把命赔给他。”

     古越说:“汤圆的事你是早就预谋好的?”

     林雪点头:“从他们叫我出来玩开始,我就想着要报复隋阳一下。就算不是汤圆,我也会掺到别的东西里让他吃下去。”

     古越叹了口气,“他吐了一颗,却把其他的都吃了,说明他已经知道了汤圆里的手脚,都没有拆穿你,甚至还是让自己去受那个罪,他对你应该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全拿你垫脚吧。”

     林雪忽然又埋头哭起来:“那时候他为什么不跟我解释清楚呢?我也不需要他把名额还给我啊,就算他错了,那就弥补我啊,躲着我让我自生自灭是什么意思?除了觉得他不是真的爱我只是利用我,我还能怎么想?”

     唉可能大部分女性的感情需求都很一致,男人的态度比他干的事情更重要。“他或许是真的不想影响你考博士,如果因为他你再没看上,那他可能真是得内疚一辈子。”古越帮她分析了下,“所以男人这种生物就是可恶,完全不知道女人要什么。”

     尔东峰咳了两声,古越只能又及时闭了嘴。

     终于轮到尔东峰发问:“你为什么没走?那个去美国的机会你好不容易弄到手的。”

     林雪捂着脸痛哭,终于把最真实的感情爆发出来:“我还是放不下他,我快被那种负罪感折磨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