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刑侦大队会议室,一圈人坐在里面神情特严肃。好长时间没有碰过这种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覃秦说:“已经联系上李悠悠的父母,但是他们长期在国外,一直觉得女儿在幼儿园有人照应很放心,对她的私生活不是很了解。所以基本没有有用的信息。”

     杨方东说:“幼儿园周围的监控录像也全部都调出来了。目前已经锁定了几个行迹比较可疑的,正在加点逐一排查。”

     林敏君说:“我们已经对事发的天台又进行了一遍勘察,仍旧没有发现可疑的痕迹。凶手的作案手法暂时不明。”

     张队长对这些进展非常不满意:“命案发生好几天了,不但凶手是谁一点头绪没有,连怎么死者怎么摔下来的都还一点摸不着头脑。市里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只是因为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对外都说已经认定了自杀。咱们自己心里得有谱才行。”

     想了想,又问杨方东:“幼儿园的保安又问过话没?”如果幼儿园那天真的没有人进出,那么里面就只有李悠悠和保安。那要么是保安偷偷放人进去,要么就是保安自己干的。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哟。

     “已经详细问过了,事发那天晚上他在大门口保安室看球赛,还喝了酒,结果睡着了也忘了巡楼。我们给他做过测试,血液酒精浓度确实超标。”杨方东说。

     张队长又问:“有没有可能是他作案完了以后才喝的酒呢?诶对,保安室有接有线电视的线吗?”

     杨方东说:“没有有线电视。是那个保安自己支了个锅盖收信号。不过我问他球赛结果,他说那天晚上信号不好,断断续续的最后也没看到。”

     张队长敲了敲桌子:“重点在突破一下这个保安,包括他家里的情况和平时为人习惯。”

     杨方东压低了声音:“要不要……”

     张队长说:“市局已经发话了要给这案子增派专人,我去申请一下把尔东峰弄进来……”

     他话还没说完林敏君已经尖叫了一声。张队长眼神一过去,她马上捂住了嘴,但是还是忍不住笑得整个人都在抖。

     张队长说:“不管怎么样,大家打起精神,一定在最短时间里把这案子拿下。”

     ****

     同一个时间,尔东峰打了一个喷嚏。

     而古越正在经历她职场最大的一个危机:“这个订单我接手的时候对方已经在走追款的流程,现在公司赔了钱,也不是我的问题,为什么要炒我!”

     人事经理一张扑克脸:“这件事是你在跟进,公司现在损失了一大笔钱,你当然要负责。公司没有找你追偿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古越觉得窦娥都没有她这么冤:“可是这个订单又不是我下的……”

     “下订单的那个现在生孩子正在坐月子,公司炒她要违反劳动法的。”人事经理扑克脸升级成冰山脸。“好了出去收拾东西把,一会把门卡放在桌上。”

     古越使劲吐纳,半天才忍住了把杯子扔到他脸上冲动。她从办公室出来,所有人都对她投去同情的目光。她这个黑锅,真是背得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呆呆的在工位的椅子上坐了一会儿,有一种茫然的恐慌。连一个可以吐槽抱怨的对象好像都找不到,最好的姐们儿齐琪已于前两天登上了去往异国他乡的飞机,跟她的王子一起。

     这份工作或许很辛苦,或许她也真的不太喜欢,但是有工作才能让她保持着一种安全感。

     在她现在的人生里,能让她有安全感的事情其实很少。父母为了她年轻时候犯的错,已经跟老家亲戚朋友基本都不再来往。她爸本来是老家小县城里一个小有名气的中医,因为不想让古熙然听到闲话,举家搬了出来跟古越生活在这个不熟悉的城市,家传的手艺就这么闲下来。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但是古越知道如果她对自己做的事情承担不起后果,那真的就是连着父母的后路一起断了。

     但她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忧伤,因为忧伤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她简单的收了自己的东西,在一干人等的目送下从公司大门走出来。或许在别人眼里她那样子相当的悲惨,可是这时候她的心思已经开始盘算晚上的相亲。

     是的,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工作没了,其它的事还是得前进。

     这一次要见的是个条件不错的工程师。而且最关键的事,人家知道她单身带一个孩子,也同意见面。相比之前总是在中间人遮遮掩掩对方不明就里出来最后闹得跟她故意诈骗一样,这一回她的心里负担的确是小了很多。

     她把东西抱回家,古熙然正在看电视,她二话不说就把电视关了:“你现在是如鱼得水了是不是?每天在家看电视,没等上小学眼睛就瞎了。”

     古熙然瞄了她两眼,说:“妈妈,你心情不好?”

     她打开衣柜开始挑衣服:“谁说的?我心情好着呢。”

     为了证明她心情真的好,还去洗了个澡出来开始描眉画眼喷香水,喷的古熙然打了好几个喷嚏。“妈妈你是不是又要去相亲?”

     古越瞄着眼线:“对,这次的你一准儿喜欢,工程师,技术人才,智商肯定不低。”之前那些相亲的,古熙然一看照片就一脸嫌弃的说看着就蠢,当然最后也都被她说中……真的都很蠢就是了。

     “工程师是什么?”古熙然问。

     古越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就是修桥啊铺路啊都是他们说了算。很厉害的。”

     古熙然问:“比尔叔叔还厉害吗?”

     古越觉得古熙然要是再以尔东峰为标签找爸爸估计这辈子她就得单身了。上哪儿再去给她找一个那么怪的来?于是狠狠的说:“当然,比他厉害多了!”

     目送她妈风情万种的出了门,古熙然就拿起来她们家的座机按了尔东峰的手机号:“尔叔叔吗?妈妈今天相亲去了,打扮的好漂亮,说是有一个比你厉害好多的叔叔。嗯,吃饭是在……”

     ***

     刑警队为了专案组的事儿想先给尔东峰做个战前动员。尔东峰不喜欢出来应酬他们都知道,所以就让杨方东先用私人的名义越尔东峰吃个饭。但杨方东打电话之前心里也没底,谁知道吃饭俩字刚出口,那边就说:“行,我挑地方。”

     当然这个地方就定在古越相亲的饭店,他要去见识一下,第一,比他厉害很多的叔叔到底是有多厉害,第二,古越今天打扮的好漂亮到底是有多漂亮。

     一到饭店的大堂,就看见古越正坐在一张四方桌上腼腆的笑着,而对面那位比他“厉害得多”的男士,一脸忠厚老实的样子,古越嘴动了半天,那男的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望着古越傻笑。

     尔东峰在心里哼了一声,这哪儿就看出来比他厉害很多了?

     “哥,这次你一定得帮忙。我们这片打架斗殴死人的不少,这种谋杀案真是好久没碰见了。”杨方东在旁边一边给他加菜一边开始诉苦。

     尔东峰随口嗯了几声,眼睛却一直在古越那边。古熙然第二点倒是没瞎说,古越今晚真是下了血本,把自己收拾得……嗯,是还挺漂亮。

     古越对面的男士也不知道是太近视还是太傻,好像也没有对古越表示特别的兴趣,只是一直维持着一种近乎呆滞的笑。嗯,所以这厉害的标准到底是在哪儿?

     杨方东还在一直喋喋不休的跟他诉苦,尔东峰沉默了一半天,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忽然,他说:“诶,你跟着那男的,看他是干什么的?”

     杨方东一抬头,看见了起身去洗手间的工程师。他当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低声问尔东峰:“谁啊?跟案子有关系吗?”

     尔东峰说:“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话?”

     杨方东低着头往洗手间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说:“一个电脑工程师。”忽然做恍然大悟装:“难道你怀疑李悠悠坠楼是电脑远程遥控?”

     尔东峰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科幻片看多了?李悠悠是个人又不是机器,怎么远程遥控?”

     杨方东说:“那那个人是……”

     尔东峰喝了一大口茶水,说:“看着讨厌,随便问问。”

     而这边工程师从洗手间出来脸色有点不太好,古越问她:“你怎么了?”

     工程师说:“好像碰上警察办案了。唉不知道是什么事。”

     古越其实对这个工程师印象还不错。在一个事业单位做程序开发的,收入中等但是饭碗很铁,人也老实看着就是过日子的,脾气好像也很好这样至少古熙然不会吃亏嘛。她装作关心的说:“是不是这个饭店有什么事?要不我们走吧。”

     工程师点头,结了账两个人就起身往门外走。

     尔东峰扔下一句“你结账吧”,就跟在那俩人身后。他总觉得古越这人气场不太对,神经好像又很大条,第一次见面也摸不准对方的底细就这么热情,指不定就要出什么乱子。

     可是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因为刚走到饭店门口,工程师就停下了脚步,对古越说:“今天就到这儿吧。”

     古越一愣,反应过来还是要矜持一些不能太着急。就赶紧也笑着说:“好的呀,今天也是有些晚了。”

     工程师竟然一点也没有要送她的意思:“那我就先走了。”

     古越说:“好的……我们好像还没有交换联系方式呢吧。”

     工程师沉默了片刻,才说:“古小姐,我这人不会拐弯就直说了。我觉得我俩不太合适。”

     站在不远处的尔东峰听到这句话,觉得有点想笑。咳她今天这打扮算是白瞎了。

     古越摸了摸头发,淡淡的笑着说:“我能知道不合适的原因吗?”

     工程师说:“来之前他们应该也跟您说过了,我是真心想找个过日子的伴侣,能在家给我做饭带孩子照顾老人。”

     古越歪着头:“我不像会过日子的吗?”

     工程师说:“你……太漂亮了,我感觉你不是我要的那个类型。”

     古越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虽然被说漂亮好像应该是开心的,但是太漂亮也能成为失败的理由……相这么多次亲也真的算是见识了。

     工程师迫不及待要离开的表情已经非常明显。古越努力维持笑容,今天第二次需要使劲吐纳才能克制住一脚踹在他人脸上的冲动。“好的,那谢谢你的晚饭。”

     尔东峰抄着手。他忽然发现,古越这种勉强的笑容好像……也挺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