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尔任南一走进来,这硕大的病房瞬间就好像显得有点挤。主要是再大的空间好像也装不下尔任南身上那种爆棚的强大气场。

     陈爸脸上那股嚣张的立刻不见了,陈妈也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迎过去:“哎呀南姐,你怎么还过来了?快进来坐进来坐。”

     金副院长那天在幼儿园也看见过尔任南,一看她那行头加上做派就知道也是个不好惹的,赶紧起身让到一边。

     尔任南边往里走边说:“哎哟这儿这么热闹,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啊。”

     陈爸陈妈赶紧说:“南姐你这是什么话啊?你什么时候来都是时候。”

     尔任南瞟了一眼在旁边毕恭毕敬的金思礼,当然她也不认识是谁所以只当没看见。径直走到陈子浩的病床边:“我大侄子今天精神不错啊!”又看看同样坐在病床上还跟陈子浩牵着手的古熙然,问:“哎呀这是哪家的小姑娘,长得这么水灵?”

     人家问候了她女儿古越也不好不搭腔,就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啊我女儿。那什么,熙姐你过来别一直抢着坐人家的床!”

     尔任南一听这话忽然笑了起来:“你叫西姐?嘿嘿,别人都叫我南姐,看来咱俩有缘分。”

     古越忙想解释:“咳不是……”

     陈妈已经在一边插话:“南姐,这就是那个帮着找那坏蛋的小朋友,叫古熙然。这位是她妈妈古越,今天一起也过来看看浩浩。”

     尔任南眼睛一亮:“原来是这个女娃娃呀。”冲古越点了点头,又低下身子望着古熙然笑:“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又漂亮又聪明。”看了一眼陈子浩,说:“浩浩啊你把西姐的手牵这么紧干什么?别想着找人家做媳妇儿啊。”

     陈子浩似懂非懂,把古熙然的手握得更紧,“做我媳妇儿就能跟我一起上幼儿园吗?”

     听见这话的都忍不住笑了。当然幼儿园代表团都笑得有些勉强。

     陈爸开始对尔任南致以最诚挚的谢意:“南姐,这次也是多亏了你和尔博士,我们感激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尔博士一直又那么忙,我们想当面道个谢都不行。”

     尔任南一甩她的大波浪卷发:“咳咱们俩家还客气什么。谢他就不用了,他这会儿估计正在地库里抽烟呢,等会也会上来看看浩浩。”

     古熙然耳朵尖得很,转过头问古越:“是尔叔叔要来吗?”

     古越眼皮使劲跳了几下。不会吧,尔东峰也来?趁着陈妈和陈爸在跟尔任南寒暄,她就想找个机会溜了。“诶那什么,要不我们就先……”

     “告辞”两个人字还没说出来,病房门口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大半,已经拉着古熙然溜到门边的古越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那堵墙。忍不住“哎哟”叫唤了一声。

     古熙然一抬头已经看见了尔东峰,高兴的扑过去拉住他的裤子,脆生生的叫了句:“尔叔叔!”

     尔东峰看见古熙然好像也不太意外,一把把她抱起来坐在手臂上。

     尔任南又奇了:“你们怎么这么熟?”

     尔东峰随口说了一句:“我干女儿。”

     尔任南说:“干女儿?什么时候认的啊?”

     尔东峰一点也不避讳,直接说:“她是齐琪的干女儿啊。哦对忘了跟你说,齐琪和古越是特别好的姐们儿。”

     尔任南更是惊了,看了看古越,又看了看古熙然,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但看那表情就是一脸想吐槽的样子。

     咳,怪不得尔任南想吐槽,古越自己都想吐了!这个市也不小,怎么翻来覆去这几个人老是能扯上点关系?

     齐琪在他们家应该是上人际关系黑名单了。谁对结婚临了跟别人跑了的准媳妇还不下□□的?古越也有这样的自觉,她在尔家人面前绝对不是受欢迎的那一类,她讪讪的补了个招呼说:“南姐您好。”尴尬癌指数要破表了!

     尔任南却好像一点不觉得尴尬,竟然还问她:“齐琪最近干嘛呢?”

     古越真是不知道怎么拿捏这个问题的分寸,说过得挺好吧好像显得她太没良心,说过得不好吧怎么听怎么有点迎合尔家人的意思,她只能打马虎眼:“咳,我最近也没怎么跟她联系,应该……就那样吧。”

     “你前两天不是说她要出国么?”尔东峰突然接了一句。

     古越真想一眼瞪死他。

     尔任南却笑了起来,跟尔东峰说:“我就说你那德行要改吧,要不哪个姑娘受的了?都被你气得要往国外那种说话都费劲的地方跑了。你自己都说过了这么多年还能遇上不容易,结果还搞成这样……”

     “不说这个事儿了行吗?”尔东峰打断她,“你当这儿是你家呢想说什么说什么?”

     尔任南也不生气:“行,我回我家再说。”然后看着古越笑:“诶你得空告诉齐琪,我弟弟其实人还凑合的,想通了可以再回来,反正我弟一时半会估计也找不到新对象。”

     古越目瞪口呆,这……是亲生姐姐吗?

     这时候陈爸陈妈已经见缝插针的搅和进来开始对尔东峰千恩万谢。尔东峰不耐烦了,只说了句:“尔任南!”

     尔任南瞪了他一眼,然后行云流水的把话头接了过去。

     这时候干站了半天的金副院长也凑了过来,感谢尔任南和尔东峰能这么快找到陈子浩万幸没有出更严重的问题巴拉巴拉……尔东峰看了他几眼,开始装哑巴。

     “幼儿园现在也在进行非常严格的内部整改。您几位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来,我们回去一定向上面汇报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金副院长拍着胸脯要立军令状的样子。

     几个大人还没话,古熙然先指示了一句:“你们记性都好差,家长都认不全。”当然要是以她的标准,能够上有记性的估计真没几个。

     尔任南一下子笑了出来,拉着古熙然的小手说:“嗯这孩子真不错,阿姨太喜欢你了!”

     古熙然收到鼓励,突然又来了一句:“老师都不够用,我经常都找不到人给我端……”古越一把捂住古熙然的嘴,及时组织了这个这么多人也算严肃的场合她一个劲儿的屎尿屁往外蹦。

     尔东峰说:“你干嘛啊?让你们家熙姐说啊!”

     古越横了她一眼,仍旧捂着古熙然的嘴把她接了过来。拜托,在场这么多人,就古熙然一个以后还指着上这幼儿园呢,别人提意见都没事,她们俩敢说什么熙姐的求学之路估计就堪忧了。

     尽管古越已经摁住了发言*强烈的古熙然,但是金副院长脸上已经青一阵白一阵。他抹着已经微微开始冒汗的额头,说:“嗯小朋友意见也很重要,很中肯。”

     古越苦笑:“您别听她胡说。”感觉怀里熙姐又想说话,她赶紧告辞:“我们还有点事,就不在这儿打扰了。”就要抱着细节往外跑。可是手上一轻,古熙然又被尔东峰抱了过去。

     他也直直的往外面走:“我送你们。”

     古越忙说:“不用了吧我住的不远,走回去就行了。”

     尔东峰根本不管她说什么,扔给尔任南一句:“你自己开车回吧。”就拽着古越从病房走出来。

     古越特别无语。她早就看出来尔东峰想走了,送她就是个幌子。

     但是尔东峰也算说到做到,一路抱着古熙然跟古越一起往她们家走。走到一半儿路过一个小公园,古熙然非要过去坐里面的旋转木马。尔东峰大手一挥给她买了票,她也压根儿不管古越同不同意嗖一下就冲到里面去了。

     古越就和尔东峰一起站在栏杆外看古熙然在里面折腾得不亦乐乎。

     “齐琪不是说你们大半年前才认识的?听你姐的意思,你好像认识她很久了啊。”闲着也是闲着,古越开始发掘八卦。

     尔东峰没说话,当没听见。

     古越说:“诶说说呗。要是真有什么隐情,我帮你跟齐琪说一下,省的她以为你不在乎她。”

     尔东峰终于说了两个字:“不用。”

     古越没好气的说:“切不识好人心。”

     “熙姐她爸呢?怎么都是你一个人带她?”尔东峰忽然把话题引到古越身上。

     古越一愣,当然更不愿意说这个事:“哼关你什么事啊?”

     尔东峰也不追问,只说:“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找我。就算我跟齐琪没成,但是有熙姐这么个干女儿还是不错。”

     古越歪着头,熙姐要是有这么个干爸爸罩着,好像也不错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