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这口语一练就练了四天。两个人还是照样隔着桥,黑灯瞎火,一束月光,一个电筒。

     女孩儿的嗓子一直没有大好,大概也是一直不停说话的缘故。后来尔东峰说得了我们口语课改听力课好了,然后他开始念诗,从莎士比亚念到雪莱,女孩说诶你再念两首我就要睡着了。

     他又调整了一下教学内容开始背英文戏剧,讲的是萧伯纳的窈窕淑女。女孩打着哈欠说大哥我才大一你讲的这些我统统听不懂啊。

     然后尔东峰白天在酒店下了一整套走遍美国,晚上接着背台词给她听。

     两个人一到点儿就自动坐在自己位置上,听累了女孩就蹦着回家。虽然月光底下能瞧见身型,但脸始终是个谜,只是两个人又极有默契的,谁也没有要走过去看看对方长什么样子的意思,隔着吊桥当了好久的聊友。

     终于在最后那个晚上,女孩问:“诶你长什么样子啊?难看吗?”

     尔东峰摸着自己的脸,“不算难看吧。”

     女孩笑了:“我也觉得自己不算难看。要不咱们见一面吧。”

     尔东峰心跳忽然变得有些快。他没有谈过恋爱,甚至以前都没有过喜欢的人,但是这几天晚上,他忽然就明白了柏拉图式爱情是个什么意思。哦不,这比柏拉图还苏格拉底,他甚至还没有见过她的样子就爱上了她。

     当然他不会比圣人还圣人,所以在要见面的那一刻他内心的高兴几乎就要抑制不住。但是他还是忍住了,非常矜持的回了一句:“好。”然后他就准备走过去。

     可是当他脚尖就要踩上吊桥的时候,那边说:“诶今天不行,我出来的时候脸也没洗头也没梳,现在要用手电筒一照肯定跟女鬼一样。不行不行。”

     尔东峰就停了下来。虽然他不介意,但是第一次见面还是要让她觉得舒服才行。

     “明天上午10点咱们在电影院旁边的茶楼见面。”说着清了清嗓子:“我的嗓子明天应该能好了。”

     尔东峰说:“那要约个碰头暗号吗?认错了怎么办?”

     女孩笑了一阵:“认错了就是没缘分咯。再说了,你这么高,全县城估计都找不出来第二个,怎么会认错?”

     尔东峰一想也是,这么多天虽然没有看见样子,但是凭着身型、声音、感觉怎么都不会搞错吧。大不了他明天一早就去等着。

     可惜他再也没有能够去赴那个约会。人生狗血入戏,这么千辛万苦的相约往往都是为了一场不能相聚的离别。半夜的时候尔东峰睡眼惺忪的接到尔任南的电话,说爸爸出了车祸。他半夜应酬完生意回家,路上直接被一辆失控的水泥工程车碓翻了,现在送医院在抢救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尔东峰脑子一片空白,他根本什么都来不及想,抓起朋友的车钥匙就开车往家狂奔。开了一晚上,直到朋友第二天醒过来发现人和车不见了给他打电话,他才稍微清醒了些。那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忍着开了通宵车的剧烈头痛,他让朋友去那个茶楼帮他见一个人,道个歉说不能赴约了。

     朋友问他:“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啊?”

     他说:“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十八岁。”

     朋友说:“就这样啊?长什么样子总要说说啊。”

     他脑子里仍然是一片空白,“反正不难看吧,一米六出头的个子,瘦瘦的,嗓子应该还有点哑。”

     朋友无语了:“你说的这种女孩子满大街都是!”

     他说:“反正你就去那个茶楼等着,看见这种一个人的女孩子问她是不是吊桥那个。是的话就对了。”

     朋友一脸黑线,但终究是抵不过还欠着的赌债,怏怏的跑去等了一上午,后来告诉他根本就没有他说的那种单身女孩子。唯一落单的女性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霸着一张桌子听戏。

     尔东峰也根本顾不上失落。因为他还没有赶到家,已经接到了爸爸没有抢救过来的消息。那时候他所有的感情只剩下悲伤,以及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去陪伴快要崩溃的妈妈。

     好几年之后,尔家已经从悲痛中缓过来。尔东峰再想起那件事,总觉得是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让他从颓废的人生里忽然清醒过来的梦,梦得开头美得不真实,梦的结束也没有结果。

     如果不是梦,她为什么也没有去?就算她先到了没有见到人,她应该也会坐着等他的,但是朋友说根本没有那样的人。她是不是也有了要紧的事,后来有没有再去吊桥边等他?

     尔东峰后来回去过一次青萝,去了吊桥也去了那个酒楼,朋友并没有去错地方。所以她就是消失了,彻彻底底的,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有过遗憾,如果相处的那几天能多问些信息,哪怕是一个名字,或许他也能找到她。但是他们之间那种隐形的默契让两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好像谁先开口问这些,梦就要醒了。

     他也信了那样的话,就是没有缘分吧。她后来肯定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谈恋爱,结婚,生孩子……没有他,她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他一直坚定的这么觉得,她那么乐观的个性,肯定会生活得很好。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研究队一个女队员到处安利一本女性青春言情小说叫《吊桥两边的恋人》。说实话从那以后再听到吊桥两个字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注意一下,然后他听到书里主角相遇的桥段,熟的简直不是一星半点。

     他从来不看言情小说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就去找那个女队员借了那本书。花了一晚上的时间非常慢非常慢的看完了全本,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他基本可以确定,这本书的前半段就是他的故事。那么后半段是真的假的?写这本书的人到底是谁?

     他去网上搜索了那个作者,齐琪,身高、年纪、体型好像都很符合印象里那个轮廓。而且最关键的出版社宣传稿的一句话——半自传体青春伤痕文学。

     后来一次偶然的活动遇到齐琪,她说她来自青萝,说书里的事是真的,说虽然没有那么惨也差不多。

     尔东峰对那件事的感官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他觉得是虽有遗憾但各自安好,但现在他忽然发现或许他坑了人家一辈子。因为他没有去赴约,但是她却在那里见到了“吊桥那边的人。”然后跟那个人恋爱还有了孩子,最后那个男的抛弃了她。

     如果不是他,那她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人生。

     虽然不是他并不是那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但是那种始作俑者的负罪感也并没有比自己亲自做出那种事少半分。他甚至不敢去追问齐琪当时的那些事,即使她跟记忆里那个乐观又闷逗的个性相差太远,他也当然的觉得那是因为她那些遭遇。

     他觉得事情的起因既然是他,那么他就应该负起所有的责任。就算他知道自己对齐琪好像再也不是以前那种感觉,但是当齐琪跟他说要结婚的时候,他也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

     所以他觉得自己真的蠢,蠢到家了,他竟然一直都没有勇气跟齐琪说清楚。而当他的感觉指引他发现古越才是那个人的时候,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就算他跟齐琪没有结成婚,但是好朋友前男友这个名分是绝对拿不掉了。

     月光的从窗外落进来,落到她的脸上。尔东峰忽然有一种恍惚感,好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就应该是这样。她站在吊桥边,迎着月光,拿着单词本对着他微笑。

     他很庆幸,过去了这么多年,她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即使从一个天真的少女到现在当上了妈妈,即使她一直生活得并不容易,即使旁边的人加在她身上那么多不应该的目光,她的头依然扬的高高的,再辛苦也从内心里在笑,好像随时都能斗志昂扬的再来一句“生活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爱这样的她,也从来没有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