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虽然前一天把个幼儿园搅得那么乌烟瘴气,但古熙然小朋友的情商一点也配不上她的智商,完全不理解什么叫尴尬,早上还特别积极的大早就起来扯古越的被子:“妈妈,今天我要值日,你快点起来!”

     古越用被子捂着头:“你再这么能折腾,这辈子都别想值日了。”

     古熙然拉不动她,就鼓着嘴大声说:“你再不起来我就告诉姥姥你那条好贵的围巾昨天没带回来!”

     古越一把从被子翻起来捂住那小祖宗的嘴,买的时候她妈就唠叨了好久,要是知道戴了两回就给人当止血绷带了,哼哼,估计这一星期什么都不用干光听她妈思想教育就行了。

     唉,怎么她这闺女就不能像别人家的女儿一样乖巧好骗呢?

     早早的到了学校,看门大爷刚把大门打开……

     古越特无语的看了一眼她闺女,这是对幼儿园有多么深沉的热爱才能来得比老师还早?古熙然小朋友倒一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特别从容的放开她妈的手进大门开启了她忙碌而充实的值日一天。古越也出发出公司继续她跟老外撕x的一天。

     她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前几天到的一批货型号不对,公司一直不肯提货,那边供应商又催着付款,两边为了这事到底是谁的问题炒了好几天。之前负责这个事的同事刚休产假,古越把邮件和传真往来都翻了个遍,发现两边对这个事儿沟通有点误会确实都有问题,但是从公司的角度就得把责任全部往对方脑袋上推,要不然大家这一年都白干。

     今天倒不用特别早去接古熙然。那小家伙肯定正美美的当着她的值日生,得在大门口站岗到最后一个小朋友被家长接走为止。所以古越还有时间加了一会儿班,再慢慢悠悠的到幼儿园门口。

     本来以为古熙然这一天的值日生做下来会意气风发得跟个小将军一样,可是到了幼儿园门口看见站在老师旁边的小家伙,却好像并不怎么高兴。

     古越走过去摸摸她的小脑袋:“怎么啦?”

     古熙然嘟着嘴,却没有说话,默默的牵着她的手。古越说:“小朋友都回家了,咱们也走吧?”古熙然却没有动。

     古越知道小家伙这是有心事。她不常有心事,可是一有事那基本都不是小事。

     “今天值日有什么事没做好?”古越蹲下去看着小家伙的眼睛。平时对她放点狠话什么的都没关系,可这种时候那就半点玩笑也不能开的。

     古熙然还是摇头不说话。

     古越就只能蹲在她旁边等着,等得一旁的老师都尴尬了,“古熙然,为什么还不跟妈妈回家呀?”

     古熙然眼睛盯着远处,过了一会儿,匆匆跑过一个女的,拽着老师说:“我是大班的陈子浩的家长,来接他。”

     老师一脸莫名其妙:“小朋友已经都被家长接走了啊,院子里没有孩子了。”

     古越抬头一看,顿时又把头低了下去,哎哟呵,这不就是昨天还指着院长鼻子骂的那位女家长嘛。哦对,她儿子是叫陈子浩,就是被古熙然说得哭了一整天的那个小男孩。

     那位女家长明显急了,“不会啊今天就是我来接啊。你再去里面看看他是不是没出来。”

     老师说:“里面真的没有孩子了。要不您给孩子父亲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他接走了。”

     “不可能!”女家长说,“我刚刚跟他打完电话,他根本没有来接过孩子!”

     老师也很无奈:“那您再问问孩子爷爷奶奶?我们这儿把孩子接走都得老师确认的,不可能被陌生人接走的。”

     女家长一手扯着老师,一手开始给家里人挨个儿打电话,在确认谁也没有接到孩子之后,她带着哭腔开始指着老师破口大骂。

     古熙然这时候有反应了,她扯了扯古越的衣角,低声说:“妈妈,我看见了接走陈子浩的人,不是他们家里的人。”

     古越张着嘴,终于明白小家伙这半天在纠结什么。她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接走了陈子浩,所以一直不愿意回家,要看看到底陈子浩的家里人会不会来。

     古越也压低了声音:“你之前看见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告诉老师呢?”

     古熙然沉默了一下,才说:“昨天的事已经给你惹麻烦了。”

     古越像一下子掉进了温暖的洋流里,全身都是热烘烘的舒服劲儿。谁说她的小祖宗情商赶不上智商的,她的宝贝闺女虽然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心里都明白的很。昨天为了陈子浩他们家的事差点把幼儿园都拆了,今天要是再是个乌龙,这幼儿园就会把她赶出来的。

     那个女家长还在呼天抢地的又哭又骂,古越忍不住说了句:“要真找不到还是快报案吧,这么哭也不是个办法啊。”

     那女家长看了她一眼,也认出来就是昨天刚见的那个,更是生气连话都不想搭,转过头打电话哭去了。

     古越看着古熙然,扯着嘴问:“现在怎么办?”

     古熙然说:“我觉得陈子浩人还不错的。”

     她这么一说,古越就明白了。这是不打算走要救人了。古越说:“好,妈妈陪你一起。”

     过了一会儿,那个男家长也飞车赶了过来。这家人一看家里就有点底子,瞬间就叫来了大队人马,好多辆警车把幼儿园门口都堵了个水泄不通,这阵势简直就是要上特大要案。

     那个值班的老师也已经打电话把院长和陈子浩他们班的老师都叫了回来,被问了半天话,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这幼儿园上百个孩子,谁记得住哪个孩子是谁接走的?

     院长连着两天都摊上事,这次还这么严重,简直都快抑郁了。

     一堆警察在那儿忙进忙出,就是没有谁过来问古熙然。古越忍不住走过去扯着一个警察说:“同志,我有情况要反映。”

     那警察转过头来问:“你是院子里的老师?”

     古越摇头:“我是家长。”

     “那孩子被接走的时候你在场?”

     古越还是摇头:“我也刚过来。”

     警察奇了:“那你要反映什么情况?”

     古越指了指只到她大腿高的古熙然:“是我女儿,她看见了。”

     那警察低着头,眯着眼睛看着抿着嘴眨着眼睛的古熙然,好像在思考一个五岁小孩的话到底能不能当真。这时候大门口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又杀过来一辆车。古越往那边一看,一辆大红色的轿跑,张扬得不行。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一个高挑的女人,一头栗色大卷发,配着一副炫彩的墨镜,妖娆得不行,瞬间就吸引了一大票人的目光。

     古越刚想这又是哪个家长这么抢眼,怎么以前好像从来没见过,车子的另一个门也打开了。古越看着上面下来的那个人,下巴掉到了地上。

     尔……尔东峰!他来这儿干什么?

     那高个儿女人下来就远远的跟陈子浩的家长打了个招呼,两个原本一筹莫展的家长一看见那女人,眼睛一下就亮了,简直是跑着上去拉住了那个女的手说着“南姐你可来了!”

     那个叫“南姐”的女的拍着他们说:“我接到你爸的电话就过来了,先别着急,我把我弟带过来了。”说着把尔东峰推到了前面。

     古越的下巴依旧没有捡起来。尔东峰……和他姐?

     尔东峰完全没了那晚上流氓头子的燥性,只是特无奈的跟他姐说:“人口失踪这种事儿我……”

     她姐不耐烦的打断他:“让你帮忙就帮忙,哪儿这么多废话!”

     古越觉得自己的下巴碎成了渣渣。

     尔东峰真的就没再说什么,乖乖转身跟扎进了警察堆里。

     古越吸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尔东峰的肩膀。

     尔东峰转过头看见是她,挑着眉毛:“你怎么在这儿?”

     古越也就懒得再客套了,直接说:“我女儿今天当值日生,看见陈子浩被人带走了。”

     尔东峰的目光越过她,落在那边扬着头一脸认真的古熙然身上。他想都没想,就冲着古熙然走了过去。古越跟在他后面,果然奇怪的人之间有一种莫名的惺惺相惜吗?

     尔东峰蹲下去平视着古熙然,问:“你看见了带走陈子浩的人?”

     古熙然好像也并没有被这个胡子拉碴的叔叔吓到,非常平静的点了点头。

     “是男人还是女人?”尔东峰接着问。

     古熙然说:“一个叔叔。”

     尔东峰问:“你还记得这个人的样子吗?”

     古熙然还是点头。

     尔东峰又问:“为什么你会记得这个接走陈子浩的叔叔?放学的时候这么多小朋友的父母都在这里。”

     这当然是正常人都会想问的问题,这么多家长连老师都记不住,一个孩子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可是这种问题就是古熙然的雷区,每次她想探讨一下类似的问题都会被回敬一个白眼。古越在旁边咳了一下,为了阻止古熙然的白眼飞出来,她赶紧解释了句:“我们家孩子记性比较好,人脸看过一次就记得住。”

     尔东峰好像并没有对这个回答觉得惊讶或产生质疑。他顿了一下,只是换了个问题向古熙然验证:“今天你是值日生?那除了陈子浩以外,还有哪些小朋友不是被自己家里人接走的,你记得吗?”

     古熙然点头,说:“还有十九个,有十六个是被家里的阿姨接走的,还有三个,是被别的小朋友家里人顺道一起带走了。”

     古越扶着头,她知道古熙然现在这番话要是被别人听起来,肯定觉得这孩子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谎话说得倍儿溜。虽然尔东峰看起来也不太像正常人,但是要就这么接受古熙然说的这些话那也不那么容易吧。

     尔东峰却好像出奇的认真,“小朋友的家长你都认识的,对吗?”

     古熙然第一次遇到不认为她是在胡说八道的人,也就更加认真起来:“都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