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会诊
    这个电话是张一蒙打给他的,吴起凡犹豫了一下,挂了电话。

     吴起凡现在实在是没有半点心思来想工作的事情,如果失去了妹妹,那么他的一切工作都失去了意义。他给张一蒙发了一条微信:“我妹妹出车祸昏迷了,我要等她醒过来。”便关了机。

     下午,北京的专家和仁济医院的专家一起开会研究了吴若桐的病情,最终的结论跟早上一样:现在只能通过药物设备来维持吴若桐的生命,至于能不能醒过来,只能看她自己,甚至专家倾向的结论是,吴若桐很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柳如菲和吴正诚商量了一下,决定要请美国的著名脑科专家DoctorJimmy,对吴若桐的病情进行远程会诊。但因为有时差,只能等到晚上10点才能跟美国那边联系。

     吴起凡一直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前面,双手扶着玻璃,隔着窗户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妹妹,吴正诚劝了他好几次,让他吃点东西,但吴起凡就像石化了一样,毫无反应,吴正诚只好叹着气由他站着。

     到了晚上10点,柳如菲和美国那边取得了联系,DoctorJimmy同意进行远程会诊。仁济医院这边的专家,把吴若桐的相关资料远程传送了过去。

     2个小时后,DoctorJimmy告诉柳如菲,他需要组织几个专家进行研究会诊,会诊的结果要三天后才能回复她。柳如菲和吴正诚一再感谢了DoctorJimmy。

     远程会诊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吴起凡还是站在玻璃窗前面发呆,重症监护室里面早已经关灯了,只剩下一个夜灯发出微弱的光线。

     吴起凡还是那样怔怔地看着吴若桐,仿佛他再看一眼,他妹妹就会醒过来一样。吴正诚和柳如菲都劝他早点回去休息,站在这里也没用,但吴起凡还是毫无反应,最后也只能随他而去,他们先回去休息。

     吴起凡不相信妹妹就这样一直醒不过来了,他甚至告诉自己,一定是医生诊断错了,妹妹说不定马上就会醒过来了,他要妹妹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她的哥哥,他要亲眼看着妹妹醒过来。

     所以,吴起凡就一直站在那里,直到天亮。

     自从春节前搬进新家之后,吴起凡就和妹妹一直在忙着布置新家。吴起凡知道妹妹喜欢hellokitty,就专门把妹妹的房间布置成hellokitty主题的房间。

     吴起凡在妹妹的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hellokitty玩偶,但吴若桐最心爱的还是妈妈送给她的那一个,尽管被撕坏过,但吴起凡已经帮他缝好了,她把这个玩偶放在了枕头边上。

     昨天,吴起凡买的一批hellokitty主题的家居用品才刚到,他们两个忙活了大半天才把hellokitty主题的杯子,镜子,枕头,小架子,收纳盒甚至连剪刀,指甲钳等,都摆放好。

     看着满屋粉色可爱的hellokitty,吴若桐满心欢喜地对吴起凡说:“哥哥,我太喜欢我的房间了!”吴起凡看着妹妹开心的样子,摸着她的头宠溺的说:“哥哥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吴若桐看着哥哥,脸上幸福的笑容像一朵盛开的花。

     吴起凡不敢相信,他和妹妹才分开了一个晚上,他那活泼可爱的妹妹,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

     三年前,他们失去了妈妈。这三年来,他们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好不容易才刚刚有了自己的家,他再也不用担心妹妹受人欺负。

     本以为他们从此就要过上幸福的生活,但妹妹却在这个时候发生意外。上天为什么这么残忍地对他的妹妹,妹妹是那么地乖巧懂事,从来不伤害任何人,为什么却要遭到这样的意外?!

     如果上天是公平的,那就让奇迹发生,让他妹妹现在就醒过来。可是,奇迹没有发生,吴起凡从第二天的早上又一直待到晚上,但吴若桐仍然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迹象。

     吴起凡已经两天一夜没有休息,也没有吃一点东西,柳如菲劝他说,治好吴若桐是一场持久战,如果他累得病倒了,那接下来怎么跟大家一起,帮助吴若桐战胜病魔?

     吴起凡听了,才同意回去休息。回到家里,吴起凡简单地吃了个面,又情不自禁地走进吴若桐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还是跟他离开前一样。

     吴起凡慢慢地在房间里踱着步,打量着里面的一切,他走到吴若桐的床边,抱起妈妈送给妹妹的hellokitty玩偶,他紧紧抱着玩偶,仿佛在抱着妹妹一样。

     吴起凡抱着这个玩偶,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天花板,他身体上虽然已经累极了,但却仍然睡不着。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里,吴起凡梦见妹妹穿着她那套最喜欢的裙子,满脸笑容地向他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开心地冲着他喊:“哥哥,我来了!”

     吴若桐冲到他跟前,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咯咯咯地笑起来。突然,梦境一变,吴若桐满头是血地站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一只手摸着后脑勺,一只满是血的手向他伸来,向着他大声喊:“哥哥,救救我!”

     吴起凡想伸手去拉吴若桐的手,却感觉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地把她拉住,他拼命地想把手伸过去拉住妹妹,但却动弹不得。

     吴若桐头上的血越流越多,鲜红的血液布满了她的整个脸,她的手离吴起凡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黑暗里面。吴起凡声嘶力竭地喊:“妹妹!妹妹!”

     就在这时候,吴起凡一下惊醒了,才发现是一场梦。他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半,他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但他发现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内衣全都汗湿了。

     吴起凡起床洗了个澡,把戏服换掉,天没亮又往医院里跑。吴若桐还是没有半点要醒的迹象,甚至还出现了两次小危机。

     晚上10点,美国那边的DoctorJimmy准时和柳如菲这边联系,他们已经有了结论:吴若桐由于头部受到重击,脑袋部分区域存在不同程度的损伤,目前已有的医学手段难以修复大脑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