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他竟然是闺蜜的男友!
    说完,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夺门而去。

     曲薇看了一眼苏以鹏,隐约觉得他和李媛媛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唐小栗丝毫没察觉李媛媛的反常,她拉着苏以鹏的手对曲薇说:“走吧,我们唱歌吧!”

     冲进洗手间,李媛媛盖上马桶坐在上面,关上门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她咬着自己的手抽泣着,不让自己大声地哭出来。

     事实是如此地残忍!早上刚刚拒绝她表白的那个人,现在却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在她面前秀恩爱,她仿佛看到唐小栗和苏以鹏手挽着手,一边幸福地相视而笑,一边各举着一把利剑带着嘲弄的笑容刺向她的胸口!

     她感觉自己的心如千刀万剐般地痛!她的肩膀因无法抑制的抽泣而剧烈地振动着!她用力地咬着自己的手臂,却不觉得疼痛。

     过了好一会,李媛媛才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对着镜子补了一下妆,才回去包间。

     回到包间,唐小栗和苏以鹏正在对唱《屋顶》,李媛媛看了一眼他们,苏以鹏恰好在偷偷地看她,但李媛媛直接无视他,走到曲薇旁边的座位坐下。

     曲薇看着李媛媛的眼睛问:“媛媛,你没事吧?怎么去那么久?”李媛媛拿过桌上的两瓶啤酒,递了一瓶给曲薇说:“没事!来,我们喝酒!”

     曲薇接过酒,还没反应过来,李媛媛已经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地往嘴里灌酒。李媛媛今晚实在是太反常了,平常去KTV她从来不会自己找酒喝。

     曲薇一把抢下李媛媛喝剩一半的酒瓶,说:“李媛媛,你骗不了我,你肯定有事,不告诉我就别喝了。”李媛媛瞪着她说:“今天是小栗结束单身的大好日子,当然要喝酒庆祝了!你怎么这么扫兴?!”

     说着,李媛媛又一把夺过酒瓶,指着曲薇手上的啤酒说:“你也要喝完!不许耍赖!”说完,她又继续往嘴里灌酒。曲薇没办法,只好也拿起酒瓶陪她喝。

     李媛媛喝完一瓶,又拿起了一瓶准备继续喝,曲薇正要制止她。突然,听到唐小栗用麦克风大声说:“苏以鹏,你今天怎么回事了?这不是你的成名曲吗?怎么老唱跑了?你下去吧!曲薇——我要跟你对唱!”

     李媛媛推着曲薇,让她上去唱歌,曲薇不想去,但唐小栗像叫魂似的一直喊:“曲薇快来~曲薇快来~”曲薇没办法,只好上去跟她对唱。

     苏以鹏坐到沙发上,他和李媛媛各自坐在L形沙发转折位的两边,苏以鹏神情复杂地看着李媛媛说:“媛媛。。。”刚开口,李媛媛递给他一瓶啤酒,打断他说:“以鹏,恭喜你找到小栗这么好的女孩来做女朋友!来,先干为敬!”

     说完,李媛媛一口气把啤酒干了,喝完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嗝。苏以鹏看到李媛媛自我灌醉式地喝酒法,于心不忍地说:“媛媛。。。”

     李媛媛把自己的酒瓶翻过来,在空中晃了晃,又打断他说:“我已经干了!你怎么还不喝?!”苏以鹏还想说些什么,李媛媛又拿起一瓶啤酒说:“好!我再陪你一个,这次一定要干了啊!”

     苏以鹏连忙制止她说:“不用!我这就干了!”说完,他也一口干了。李媛媛鼓掌笑着说道:“好!”又递给他一瓶啤酒说:“这瓶,我祝你们永远幸福!先干了!”

     李媛媛仰起脖子,苏以鹏想伸手夺她的啤酒,李媛媛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神无比地憎恨!苏以鹏的手伸在空中又硬生生地缩了回去。

     李媛媛喝完倒转酒瓶晃了晃说:“我干了!轮到你了!”苏以鹏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媛媛,也一口气把啤酒干了,面不改色地晃了晃酒瓶放到桌上。

     李媛媛喊道:“小栗、曲薇,别唱了!过来喝酒吧!”唐小栗和曲薇刚好唱完一首歌,听到李媛媛叫唤便走了过来,唐小栗拉着苏以鹏的手臂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说:“让开,你去唱歌吧,我们仨喝酒!”

     苏以鹏只好站起来,他点了一首《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李媛媛有点亢奋地举起一瓶啤酒说:“来,我们仨一起干一个,庆祝小栗告别单身!”曲薇看到李媛媛面前摆了三个空酒瓶,便说:“我们用杯子喝就行了,别一瓶一瓶干了!”说着,就要倒酒到杯子里。

     李媛媛制止她说:“你今晚怎么这么扫兴呢?今天多开心的日子啊,来,都用酒瓶干!”唐小栗今晚也很开心,她豪爽地说:“好!用瓶的干!”曲薇只好无奈地跟她们一起干了。

     音乐中,苏以鹏深情地唱道:“离不开我爱的人,我知道爱需要缘份,放不下爱我的人,因为了解她多么认真,我不是无情的人,却将你伤得最深。。。”像是唱歌,又像是说给李媛媛听的话。

     李媛媛连续干了四瓶啤酒,开始有点兴奋了,她抓住唐小栗的手说:“来,我们猜拳吧!”唐小栗也很兴奋地答应了,曲薇更加确定李媛媛肯定有什么事,她甚至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曲薇怕她们两个玩猜拳,一会就喝高了,只好也加入她们,故意输几把,好让她们少喝点。

     苏以鹏唱了几首歌,便要去上厕所,刚出门,曲薇就说她也要去厕所,也跟着出去。

     但曲薇并不是去上厕所,而是在男厕门口等苏以鹏。苏以鹏一出来,曲薇便一把纠住他的衣领,把他推到过道的墙上。

     苏以鹏被她出奇不意地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地往后退到墙边靠着才站稳,看见是曲薇推他,他有点懵了,也有点恼火地对她说:“曲薇,你干嘛啊?”

     曲薇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折叠的小刀抵到了苏以鹏的脖子上。路过的人纷纷看过来,但看到曲薇像个小混混似的,还拿着刀,也不敢停下来围观。

     曲薇盯着苏以鹏的眼睛问:“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媛媛的事?”

     苏以鹏无奈地笑了一声说:“没有!”曲薇用力把小刀再往前抵了抵,刀刃都陷入了苏以鹏脖子的肉里,她说:“今晚媛媛看到你出现之后,整个人都特别反常,你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苏以鹏脑袋靠紧墙面,有点生气地说:“痛啊!你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