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锲子
    在31世纪中叶,傲游太空的吉利号卫星将获取的信息传回地球,在银河系之外一颗星球,命名为开普勒748a,经过科学家的反复印证下,发现上面存在空气,还有少量的土壤,空气中还有水分子的存在。

     而在传回来的信息中,没有找到任何生命体,有人提出人类能在上面可以生存,那将是人类的新家,经过长达十年的激烈讨论和确定,拟订移民计划,从全球招四千名被判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的男男女女上去一探究竟,算是为他们最后的尊严加一笔,有二十七位科学家自愿前往,这是属于一个国际型的秘密决定,除了内部人之外,无人知道这个计划。

     又过了五年,数学家精确的计算出开普勒748a的位子,物理学家构建了时光隧道,但只能单程过去,为囚犯们准备了种子,和可以生活一年的食物,还有一个人造的生态系统。

     这四千人在五年间经过各种野生加强训练,在3173年6月11日上午10点18分14秒56启动时光隧道。

     有一个女囚犯拿着一张地球蔚蓝色的照片,她知道这次去了之后,再也回不来,留一张对家的怀念吧!她叫米莎,是一个俄罗斯女人。

     囚犯们进入隧道1分17秒23时,隧道能量不稳定,所有人都开始慌乱,一股空间风暴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轰!

     时光隧道从地球这端开始爆炸,一直紧追着囚犯们的飞船,3分58秒27的时间,他们抵达开普勒748a星球,空间隧道崩溃了。

     地球这边发生了比核爆炸还要严重的大爆炸,参与这次计划的人几乎消失了,切断了一切联系。

     登上开普勒748a星球,有一种进入撒哈这里拉沙漠的感觉,让人觉得风和沙就是一切,天上照明的太阳是地球上的十倍之多,炎热难耐,囚犯们开始躁动,跟来的科学家们开始取样本研究,半个月过去了毫无结果,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信息,星球上的磁场中带有微量辐射性元素,短期内对人体伤害不大,至于是什么有待进一步考究。

     三个月过去,一点可以生存的实践理论都没有得到,囚犯们知道食物吃完时死神就回降临,他们开始暴乱,杀死科学家,抢夺食物和氧气,那个人造生态系统也被破坏,大家取得东西各种散去,能活一秒算一秒。

     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飘荡,希望如地球人所说的那样有水有空气,只是自己没有找到,加把劲也许就能活下来了,只能在破灭中寻找生存的希望。

     抢到食物少的饿死了,抢到氧气少的窒息了,只有一小部分人存活了半年,那个拿着照片的女囚犯,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蔚蓝色的照片,渴望回到地球。

     每天都害怕有人抢她的食物氧气,内心是崩溃的,可自己又害怕死亡,处于一种矛盾状态,还要忍受无边的孤寂,比监狱生活还要痛苦。

     本以为做一件伟大的事,能够让自己重获新生,哪怕是一个温柔的表情,美梦还没有做到一半就被扼杀了。

     如果说开普勒748a星球是伟大的,是他们重新开始的新希望,不如说是绝望的死亡之地,让他们带有一种难熬的痛快死去,比监狱还要恐怖,应该叫它狱星。

     氧气耗尽之后,米莎闭上眼睛倒下,也许这是对一个罪犯最好的归宿吧,死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角落,也许是上天寄予最后的恩赐,以一种极度痛苦的死法赎罪。

     过了不久,米莎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没有氧气也能呼吸,也就是意味着她能活下来,把照片紧紧的贴在胸口,认为是家人保佑了她,干瘪的眼睛里挤出一滴泪水。

     米莎起身去寻找科学家所说的水和土壤,也许真的能活下来,带上最后的食物上路,走到了一个戈壁,意外的在岩石缝里发现土壤。

     早晨醒来,发现空气是湿润的,于是想到了生铁积水,夜间的低温能让水蒸气变为水或冰,将防身用的匕首拿出来,第二天看到上边有露珠,心里非常的高兴,可这水远远不够人体所需的水量。

     米莎闲着没事,将苹果的种子埋入土壤中,心里想着:希望它能结出更多的苹果,至少不会被渴死,能坚持一段时间,心里一直念着。

     第二天果真出现一颗苹果树,上面还长出了果子,先是纳闷,然后欣喜若狂,左手拿一个,右手拿一个的往嘴里塞。

     将种子继续埋在土壤中,当晚她不想睡觉,想知道苹果树是怎么长出来的,当匕首上的一滴水滴入土壤中后,她又看到一棵苹果树奇迹般的长出来,还长着满满的苹果,仿佛时间在这颗种子上无限缩短了,没有任何预兆,心里高兴极了。

     沙尘暴在沙漠中最常见,一场狂风将她的苹果树吹没了,自己也差点被卷走,米莎哭了,认为上帝让她活下来,为什么瞬间又让她失去了一切。

     在狂风之中,有一个男子向她走来,那些狂风好像吹不动他,从他的周围绕道而行,害怕的米莎转身想跑,可是男子已经抓住她的肩膀。

     拔出匕首向他刺去,却被他打落,只听见:“不要害怕,我只要一点食物,绝不会伤害你,这沙尘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在此之前我可以保护你,就当是交换的条件吧!”

     女囚犯仔细看,是一个中国人,文雅略带几分风度,不像是被判死刑的囚犯,也许是在说自己十恶不赦吧!自己被他抓住之后,那狂风也吹不着她,好像有一个屏障罩着他们。

     “你不懂中文吗?那就尴尬了,我也不会俄语,”男子一边说一边做手势,表示他饿了要吃东西,男罪犯叫李明。

     米莎看明白他的动作,给了他两个苹果,李明高兴的吃完了,等风暴停止后,他要离开,米莎说了一大堆俄语,可是听不懂,大概意思为:“你能罩住我种出来的苹果树吗?之前有很多的,可是被沙尘暴淹没了”

     “你在说什么?真后悔没有学俄语课,没想到居然和俄国人对话,一个用中文,一个用俄语,真不知道老祖宗为什么不统一全球的语言,你会说英文吗?English”李明说道,米莎用动作和表情表达她要说的话。

     “这些苹果是你种出来的?还被沙尘暴淹没了?”李明疑惑的问,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想想自己也是如此,好像被一个鸡蛋壳保护着,风吹不动,沙不能入,也许她和自己一样也有超能力,只是和自己的不一样罢了。

     既然她的超能力是长出苹果,我和她在一起,那么就有吃的,不用再四处游荡找吃的,也许已经找不到吃的了。

     “我很愿意留下来帮你,给我吃的就行”李明一边说一边比手势,这才是他们共同的语言,两人相视笑了一下,米莎说要去找土壤,才能长出苹果来,两人一同在荒漠中行走,寻找米莎要的东西。

     找了三天,在一片很薄的黄沙下发现大面积土壤,两人如同发现新大陆般的喜悦,开始他们的生活。

     李明建立起一个空间保护屏障,阻挡外来的狂风和黄沙,米莎开始种植苹果,慢慢的两人相爱了,相互依靠。

     过了不久,来了一个骑着机器马的人,看到有大片绿油油的植物,还有熟悉不过的苹果,高兴的跑过去,却被屏障挡住了,气愤之下,右手慢慢紧握,好像抓住什么东西似的。

     从黄沙下面冒出很多微小的东西,在他手里凝固成一把八寸长的铁剑,用尽全力想要劈开屏障,他知道里面住着人,只是住的是外星人还是地球人他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有吃的,他必须吃到肚里,用英式英语大叫:“里面的人出来,否则我毁了这里”。

     李明听到声音走出来,原来是一个英国人,骑着用金属打造的机器马,手里还拿着铁剑,心想他也有超能力,来此不就是为了吃的嘛,给他点就行了。

     打开空间屏障,准备送给他一袋苹果,谁知刚打开他骑着马冲了进来,长剑指着李明说:“此地归我了,手里的那带苹果留给你,快滚!”

     李明听了很生气,觉得自己放他进来,发慈悲心是错误的选择,想要把他赶出去,米莎出现了,用俄语式的中文说:“怎么了?”

     “还有一个漂亮的美女,今日收获不小啊!”英国人说道,不由的幻想着一切都是他的,李明的空间屏障将他推了出去,将屏障加固,英国人觉得此人不识抬举,饶他一命,居然反攻他。

     地下的金属元素受他的驱使,让人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他想杀了李明,坐拥这里的一切,包括那个女人。

     地下的金属元素随他的心情跳动,李明也做好应战的准备,他心里很清楚,这儿不再是和平的地球,做事不会受到法律的约束,想活下去不能看道德,只能看实力,如果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都想坐拥这生存的纽带。

     再仔细想想,今天赶走他,明日会不会还有其他人来,可是此人暴烈狠辣,留他下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等等!这些苹果树是我种的,没有我,你们谁也吃不着,只能等着饿死,如果没有李明,这些苹果树无法生长,只会被黄沙淹没”米莎彪了一大串美式英语,接着说:“这里的资源可以共享,咱们各出自己的力量,才能活下来,若你认为抢到这里就可以坐拥一切的话,那你错了,没有我们,这里的一切都会消失,你有把握战胜我们两个超能者?”

     英国人想了想,她说得有理,李明开口说:“你可以住下来,一起种植苹果,但是以后这里的安全由你负责,我们还需要其他植物的种子,那样可以建立起我们的家园,才能延续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不想孤单的活下去,那么聚集其他犯人便是我俩的任务。”

     “我叫亚伯拉希-索罗,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李明打开屏障,放他进来,可心里一直堤防着他,犯人之间没有规则可言,自我约束力太差,自己曾经也是如此。

     “中国有个词叫鱼死网破,那样对谁都不好,我是一个有原则的犯人,既然达成共识,那么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安全和传递信息由我负责,相信过不了多久活着的人都会来这里”索罗说道,他心里很清楚,如果真的打起来,估计最后的口粮都没有了,只有各使奇能,才能在这该死的星球上活下去。

     “要不起个名字吧!叫伦敦,虽然我是犯人,可我还是很爱我的国家”

     “这里是我和李明先发现的,而且这里我是主,没有我,你们只能饿死,应该叫莫斯科”米莎看着索罗不高兴的说道。

     “我是一家之主,那么是不是该叫北京,我是建立这一切的基础,那是不是更应该叫北京?……将来这里住的人不只是我们,还会有更多的犯人聚集在这里,我们的孩子也会在这里生长,那就叫英雄城,希望后人能忘记我们的罪名,把我们这些先驱者当英雄般的崇拜”李明说道。

     “你有一个扯淡英雄梦,却要把我们拉进你的梦里,不过我同意这个名字”索罗笑了笑,觉得就这样吧!

     “我也同意,父母是孩子心里的英雄,那么我们的过去就让他留在地球,现在我们都是英雄,人类的先驱者,况且我有了身孕”米莎带着幸福的表情说道,这是她曾经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可如今有机会实现。

     李明听了很惊喜,他曾以为只能在牢里待一辈子,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可如今他有了新生的孩子,索罗听了也很高兴,这喜讯告诉他们不会孤单老死。

     “那就让我们一起为孩子建一个家,我也要去找个女人生一窝孩子,建立一个最大的墨西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