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丹狂
    “丹狂,你想做什么!”

     姜澜一进门,立刻举掌把空间传送阵打破,他连连丢出法诀,想逼得丹狂把长安交出。可奈何他此时有伤在身,法力不足,只堪堪与丹狂斗了个平手,却谁也奈何不了谁。如此一来,姜澜也不免焦急起来,他皱了皱眉,微微思考了一会儿,最终停住脚步,从袖里取出一口金色小钟。

     姜澜举钟欲击。

     丹狂看了他的动作,吓得须发乱颤,赶忙阻止道:“姜澜你疯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个疯子!你在凡界敲钟,是要整个凡界都化为乌有吗?”

     “那又如何?你若不把长安还给我,我不仅要凡界化为乌有,我要整个烈山都为你的莽撞付出代价!”姜澜说完,便向小钟敲去。

     丹狂见他神色冷厉,不似说笑,当即也不敢再拖,手一用力,便把长安抛了过去。

     “姜澜,你可知道我是为你们好,正魔两道相恋绝不会有好结果,你若不想像我一般,还是乘早离开她。”

     姜澜接过长安,便把东皇钟收了回去。他也不理丹狂,转身就往外走。

     一直走到门口,他才顿住脚步,冷冷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为何要与她在一起?”

     “因为我不信,我想搏一搏。”丹狂似是想到了什么,先是一笑,接着满脸悔恨:“但我赌输了,天道不可逆,违者必遭天谴。姜澜,你不要小看天道,它……”

     话未说完,便被姜澜打断,他抬起头,深深地看了眼丹狂,才严肃地说道:“你错了,决定她生死的从来都不是天道,而是你自己。丹狂,你都不信她,又要如何与她对抗天道。”

     姜澜说完,便带着长安离开。

     丹狂愣愣地站在原地,好半晌都没有动弹。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害死他夫人的不是天道,而是他自己。所以这些年里,他疯疯癫癫,与炼丹为伴,不仅是为了炼制起死回生的丹药,更是因为不敢让自己闲下来。他怕一得了空,便会无休无止地想到自己的过错。他不能原谅自己,以至于心魔丛生,难以寸进。

     丹狂低低地叹了口气,他突然觉得,姜澜能直白地点破他的心思倒也不错。有一个人知道他的罪恶,他便不用再这样端着。万年筑起的围墙,被敲开了一个口子,让他不仅感到轻松,更得到救赎。

     ******

     再说长安,她被姜澜带走以后,没过多久就醒来了。她看了看身处的客栈,脑中混乱得紧——

     她依稀记得自己是在参加门派大比,随后狱冥出现,将她打晕了带走。如此说来,这客栈也该是狱冥带她来的。

     长安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狱冥的存在,她心知狱冥抓她来此,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若不趁着现在逃走,岂不是错失良机?

     想到这里,长安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小心地探了探周围的环境,然后一溜烟地跑到窗边。走正门肯定是行不通的,即便狱冥不在大厅,但那里闲人众多,随意抓一个人问问,便能知道她已经逃跑,如此一来,实不利于她的脱身大计。

     还是走窗户为好。

     长安探头出去望望,见窗外是一片废弃的竹林,虽无人看管,但里面的竹子却长得一个赛一个得高,若是有人混迹其中,定不会被发现踪影。届时,她只需要再配合上藏匿阵法,就算是狱冥有心,也无法寻她回去。

     长安双腿一蹬,坐上窗台,正要向窗外跳去,房门却被人推了开来。

     房门的外面,站了一个陌生的青年,他面容普通,过目即忘,可偏偏长安却认出了他。

     长安瞪大了双眼,惊诧道:“姜澜,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姜澜关上门,走到窗边,见长安半个身子都悬在窗户外面,顿时皱紧了眉道:“你要去哪里?若不想与我一道,直说便好,我不会逼你。”

     “谁说我不想与你一道。”

     见来人是姜澜,长安立刻跳进了屋内,虽不知为何,可她心里总有一种感觉,只要跟在姜澜身边,一切都不用担心。“姜澜,你为何打扮成这个样子?”绕着姜澜转了一圈,见他不仅面容换了,连平日里常穿的红色衣袍也换成了书生长衫,他头上绾了个髻,将乌发一丝不苟得束在脑后。

     如此装束,与往日里大相径庭,长安若再猜不出他别有图谋,也白瞎了她那聪明脑袋。

     “姜澜,你要去做坏事吗?带我一起吧?”

     “可以。”姜澜说着,取出一套衣裙和一张蚕丝面具递了过去:“我已探听清楚,神农鼎就在万药山庄的禁地。正好,它近日里要开一个斗丹大会,我们便去凑凑热闹,顺道把神农鼎取回来。”

     姜澜准备的衣服是一件普通的鹅黄纱裙,看着倒没什么特别之处,直到穿上了身,长安才发现,这纱裙不仅是一件防御仙器,还自带了聚灵阵法,她每一步走动,都将一方小天地的符力聚到了身侧,让她不出半晌,便有了突破的感觉。

     “姜澜,你的宝贝真不错。”

     换好衣服,贴好面具,长安一开门,就见姜澜斜倚在门边,等着她出来。

     见到她收拾完毕,姜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遍,见她易容之后,虽容色下乘的,可笑容明媚,周身气息亲和,难免不引人注意。便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朵木色的长茎莲花,代作簪子,别入她发间。

     “长安,你答应过我,帮我把清寒养出来,现在可以开始了。”

     姜澜指点了她几句,教她如何把生命之息引入清寒。长安本也聪明,尝试了一次之后,便能熟练地供给养分。如此一来,她周身的气息还未外泄,便已到了清寒之中,走在路上,就像是隐身了一般,叫旁人视而不见。

     这样的结果,让姜澜非常满意,他自然而然地拉过长安的手,边走边道:“你我假扮为夫妻,我是炼药师,你是剑修,阵符之术太过稀罕,你平日里还是少用为好,万一引得有心人注意,难免会惹来麻烦。”

     姜澜交代完毕,便带着长安向万药山庄赶去。

     他们走走停停,过得甚是惬意,将将好赶在了最后一天,到达万药山庄。

     要说这万药山庄,还真不是一般得大,独占了一座山头,规模比之城池,都不多逞让。

     而因为是最后一天,该来的人早已来齐,在这山庄的门口,除了一个懒洋洋的门童,便只剩下长安二人。

     长安站在门口,见那一对镇宅的貔貅都比自己高了两倍,伸手想要摸一摸,却被那门童拦了下来。

     他见长安一脸惊叹,心想着:“这又是一个凑热闹的乡巴佬,如此劣等的角色,即便入了山庄,也不可能被庄主待若上宾。”当即,态度也跋扈了起来,指着长安嚣张道:“那边那个,把你的手放放好,我万药山庄的东西每一件都是珍品,你要是碰坏了,拿命都赔不起。”

     门童甚为无礼,长安虽觉不爽,但想着姜澜来此有大事,自己若为了一时痛快,坏了他的计划,实在不好,便收回手,安安分分地待在姜澜身边。

     可也不知是怎么了,就在她站定的一瞬间,门童突然惨叫一声。

     紧接着,他指着长安的手,便齐肩飞了出去。

     “夫人,此人无礼,你亦无须忍让,但为夫知晓你平日心善,便留他一条性命,你觉得如何。”姜澜扯起袖子,挡去飞溅的血花,他一举一动都谦和有礼,若非刚刚斩下一条手臂,还真与浊世佳公子别无二样。

     如此行事,让长安不免感到害怕。

     她从未见过这般残忍的姜澜,她总以为,他只是冷漠而已,却忽略了他身为魔修的本性。

     长安有些说不出话来,可就在这时,门童突然跳了起来,用仅存的一只手,指着姜澜的鼻子骂道:“你竟敢斩我手臂,你知不知道我万药山庄是什么地方,你等着,我一定要你好看!”

     门童说完,便转身跑了进去。

     姜澜见长安有些恍惚,想伸手拉她一把,却被她闪身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