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孙子兵法
    入夜,魏岐黄本还在想,该寻个什么由头,才能让姜澜不去休息,继续与他探讨《神农经》。

     却没想到,姜澜竟主动解决了这个问题,他道:“《神农经》是上古传下来的典籍,里面许多炼丹之术我一个人也参透不了,正好魏道友在此,我们便好好研讨一番,如此,于你我二人皆有裨益。”

     姜澜这般上道,魏岐黄也乐得答应下来。

     如此又讨论了一个时辰,他们二人太过专注,竟谁也没有发现,门口突然有一道黑影闪过——门童探了探他们的行踪,见姜澜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才转身,大摇大摆地往樱园走去。

     到了樱园门口,他并没有直接就往里面走,而是先丢了块石子进去。

     那石子穿过樱园大门,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可到了落地的一瞬间,却无声无息地化为了飞灰。

     门童冷哼一声,道:“雕虫小技。”接着脚尖一转,消失在原地。

     这门口设有结界,门童早已料到,所以,他早前抱着长安鞋子的时候,便已做了手脚。此时,他在原地消失,不一会儿长安的鞋面上便显出了一枚骷髅印记,这枚印记慢慢长大,直到变成了一人宽的大小,就见门童从里面钻了出来。

     “你相好的斩我一条手臂,毁了我五百年的修为,今日我就要把你吞了,也算抵消了他的罪过!”

     话音落下,门童的下颌骨便落到了地上。

     他伸出长长的舌头,在脸上贪婪地舔了一圈,然后立刻向前伸去,将长安裹在了里面。甫一裹上长安,他立刻察觉了些许不对,虽然舌头里面的东西和人没什么区别,可生命之息却弱了不止一筹。

     这是陷阱。

     门童立刻醒悟了过来,把人向外一吐,就想逃跑。可恰在此时,突然有一只手捏上了他的后颈。那只手并未用力,可周身的气息,却如泰山压顶一般,叫他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你是谁?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

     门童尝试了好几种方法想要逃脱,可奈何他身后之人力量太强,自己的灵气还未聚集,便已被压得溃不成军。如此悬殊的力量差距,让他蓦地想到了一个念头。

     门童惊道:“你是上界之人?”

     然他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他身后之人手一松,放开了对他的钳制,而后,才淡淡地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没有了束缚,门童立刻转身面向此人。

     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听着那熟悉的声音,门童先是一愣,接着,便如恍然大悟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他道:“苍术!你倒是好算计!”既无法逃离此地,门童便干脆地扶正了下颌,在椅子上坐下:“你斩我手臂,假意分居,都是在等此刻吧!”

     看了眼站在姜澜身后的长安,他又说道:“你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是万药山庄的神农鼎吗?”

     “没错。”姜澜道:“我知道你想要神农鼎炼制的转生丹,我可以给你一枚,只要你能帮我得到神农鼎。”

     姜澜话音落下,门童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道:“希望你遵守此言,明日子时,万药山庄丹鼎广场,不见不散。”

     他说完,便向门外飞去,姜澜随手撤开结界,没有一点儿阻拦的意思。见到此状,长安本还担心,这会是那妖人的逃脱之计,正想开口问问,却没想到,姜澜早已猜到了她的心思。

     他耐心道:“此人是凡界第一的尸修,修行万载,只差一颗转生丹就能飞升。只是,他没有炼丹资质,而凡界有能力炼制转生丹的人,却又无法令神农鼎认主。所以,这近千年的时间,他以各种各样的形态混迹于万药山庄,不仅是为了守住神农鼎,更是为了找到一个能帮他炼丹的人。”

     “他困在此境界许久,远比我们要急,所以长安,你大可不必担心他会逃跑。”

     姜澜说完,长安顿时放心了下来。

     她收回虚身,走到床边坐下,见姜澜也在桌边坐好,没有一丝要走的意思,便道:“你是要给我守夜吗?”

     “对。”姜澜点头道。

     “那你可以坐近一点,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话一出口,长安顿时觉得不妥,她微微一愣,赶忙补救道:“我是想说,万一有人要杀我,你离得那么远,根本来不及阻止。”

     长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似乎,从那日醒来开始,她便对姜澜多了一分亲近。就好像曾与他患难与共,生死相依。可明明,她的记忆里并没有这种经历。

     长安想不明白,反倒令脑袋乱作一团,便干脆不再去想,往床上一坐,开始修炼。

     而姜澜,他听了长安的话,突然觉得自己也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他笑了起来,也不计较长安的口是心非,盘膝坐到她身边。

     姜澜静静地看着长安,从晨光乍现到夜半阑珊。

     到了第二日子时,姜澜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把长安从入定中叫醒。他拉着长安,一路向丹鼎广场走去,到了目的地,便见门童靠在一口巨大的丹鼎旁边。

     看见姜澜二人,门童上前一步,道:“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赢勾,凡界唯一的尸修。”

     赢勾与姜澜互一点头,接着,便御剑飞了起来。

     他在丹鼎上空盘旋了两圈,最后停在丹鼎正中的位置。

     他道:“凡界皆传神农鼎在万药山庄禁地,然这禁地也分真假,后山那个,便是设下了天罗地网,引人上钩的障眼法。而这真正的禁地,就在万药山庄的正中央。这魏岐黄,修为不怎么样,脑袋倒好使,将这禁地设在最引人注目的地方,确是让人生不起怀疑。”

     赢勾说完,突然从飞剑上跳了下去。

     长安二人,只来得及听到他说了一句“跟上”,便见他消失在了丹鼎中央。

     “姜澜,你小心一点,我没感觉到阵法的波动?”长安放出符力探了一探,并没有在丹鼎上感到阵法的波动,她想着,这赢勾被姜澜斩了一条手臂,还被他好生威胁了一番,事后,不仅没有找姜澜算账,态度还这般配合。

     这副模样,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人都想争一口气,像赢勾这样的,更与心胸宽广搭不上边。所以,即便他很想得到转生丹,也不会这般听话,只怕,是有什么阴谋在等着姜澜。

     长安十分担心,可姜澜却有恃无恐,他看了长安一会儿,突然说道:“别怕,我在他身上打了神念,若他心怀鬼胎,不需我动手,他自己就会自爆。”

     “你打了神念,什么时候的事情?”长安惊讶道。

     姜澜道:“在我斩他手臂的时候。”

     姜澜说完,便拉着长安飞到了丹鼎上方,他把长安拉到怀里,接着,撤去浮空术,往下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