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12.8
    “多谢真人赏脸,前来观礼,我已为天剑门准备好住处,你们稍作休息,明日我自会派人来请。”穆东林微一拱手,把玄悲等人请了进去,他为天剑门准备的是一栋靠城门的宅子。

     长安进去一看,见这宅子后院与城墙相连,只要翻出去,便可离开。她虽感幸运,可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正要细想,却有人粗鲁地推了一把。

     “喂!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肯跟我去流乐宗?”

     这一打岔的功夫,心中的不安便已散去。长安蹙了蹙眉,再想找回那种感觉,却是来不及了。她回头瞪了一眼江无涯,冷哼道:“你不是要找其他人帮你吗?怎么?找不到?”

     “我、我是给你机会。”江无涯嘴硬道:“你到底跟不跟我去。”

     到了东林城,又看到云梓叶和她门中精英弟子,江无涯也有些明白长安的意思。他自知错怪了好友,却又拉不下脸去道歉,只能梗着脖子叫道:“你说话呀,干嘛不理我。”

     “头脑简单!”长安一巴掌拍了回去:“你这么笨,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去。”

     “我听你话还不成嘛。”江无涯知道理亏,举手发誓道:“我保证一路上都听你的,绝不添麻烦。”

     长安要的就是这句话,既然江无涯发了誓,她也没再为难他。

     长安说道:“今天不能走,等明天观礼的时候,他们没心思注意我们再走,穆东林渡劫最多两天,我们两天之内即便不成功也要回来,你明白吗?”

     “嗯,明白。”

     “那你回去吧,等我消息。”长安赶走了江无涯,绕着后院转了一圈,确定从这里离开没有问题,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客房。

     要说东林城和流乐宗,那可是真近,全速御剑而行,最多两个时辰便能到达。可长安仍旧觉得不够快,她取出几张符纸,画了些疾风符。这些符篆是为江无涯准备的,虽然,他们二人会一同行动,可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突发情况,逼得他们分头行动。

     所以,她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怎样去,就要怎样把他带回来。

     长安一夜未眠,各式各样的符篆准备了不少。江无涯在御剑之时,无法分心对敌,便可借助这些符篆,拖一拖时间。

     她把符篆单独收好,传了个讯息让江无涯偷偷过来。她借了江无涯一滴血,又施展虚灵幻影阵法,造了两个与他们气息相同的分-身。这两个分-身能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久,但支持两天时间,却绰绰有余。

     长安指挥着分-身随众去了观礼台,待确定没有一人发现端倪,这才带着江无涯离开。

     在观礼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离开座位。因为这座上设有结界,能掩盖众人的气息不被天劫发现。若有人乱动,泄露了气息,就会立刻被天劫盯上,劈个粉身碎骨。

     这些修仙之人,有哪个不惜命,大家上了观礼台后,都潜心感悟着天道,根本没心思去管其他人。所以长安很放心得把分-身留在那里,摆了个入定的模样,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长安毕竟修为浅,没有办法让神识离开太远。

     所以,她也没能发现,在她离开以后,穆东林暗中给他们的分-身加了个咒术。这个咒术,能让他们的分-身更加真实,真实到连丹狂化身的玄悲,都被骗了过去。

     长安与江无涯一路疾飞,仅用了一个时辰就到了流乐宗外围。

     流乐宗,是建在水上的宗派,碧波万顷中,一座浮岛掩映在成片的荷花之中。站在岸边看去,只见周围无舟无桥,还施展了禁空禁水之术,若想用普通的法子过去,只怕是行不通的。

     但,这只是对江无涯而言,在长安眼里,便又是另一番景象。

     长安一到这里,就感觉到强大的符力波动,再看一看周围的山水之势,便知这里藏风聚气是一处天然的阵法之地。果不其然,当她把符力凝聚于双目之时,就见眼前出现了一座隐形的桥。

     这座桥非石非木,完全是由地气组成。其上一朵朵旋涡,组成了看不见的落脚之处。

     长安拍了拍江无涯,对他道:“跟我的脚步走,别踩错,底下的水灵气太足,你若掉进去,只怕会承受不住灵气,爆体而亡。”

     长安说得郑重,江无涯也不敢当做儿戏。

     他十分相信长安,不曾一丝迟疑,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上一声,就跟着她的脚步,踏上了这条看不见的路。短短百米的路程,一个走一个跟,竟是用了半个时辰,才走上浮岛。

     这流乐宗的弟子,大概是从未想过会有外人进得了宗门。这山门大敞着,连一个守门的人,一个守门的结界都没有。

     不过,这倒是便宜了长安二人。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走进了流乐宗的地盘。

     “江无涯,你知道丹房在哪里吗?”长安并没有急着进去,躲在门口的巨石之后,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

     “不知道。”

     “嗯,想你也不会知道。”长安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神识微微外探,查清周围无人,才带着江无涯走了出去。她走得十分迅速,七拐八绕,不带一丝停顿。江无涯还以为她认识路,惊奇地问道:“你来过,还是有地图?”

     “都没有。”长安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找人。”

     话音落下,突然扯着江无涯的领子,把他拽到了树后。

     这流乐宗确实漂亮,三步一林,五步一景,成片成片的桃花,不知用了什么术法,在这冬天里,依旧开得热烈。只是,长安并没有心思欣赏美景,她旁边不远处,正有两个穿着粉红纱裙的女修,拉拉扯扯地走了过来。

     “梅姐,你冷静点,宗主说了,会给凌霄师兄报仇的,你这样冲动出岛,宗主会怪罪的。”

     “呸,怪罪就怪罪吧,我早就不在乎这些了。她满心满眼就只剩那个叫顾南渊的剑修,等她给霄哥报仇,我要等到何年何月,你别拦我,放开!”

     听到这里,长安也明白了过来。

     这流乐宗怕是跟她犯冲,从宗主到弟子,一个个都想要她性命。长安想了想,顿时有了一个主意。她对江无涯耳语了几句,接着又搓了搓食指和拇指,那两个女修的脚下,很快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团藤蔓。

     “两位姑娘,帮我个忙可好。”

     突然有个声音出现在身后,那两个女修皆是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个十分面生姑娘,顿时冷声问道:“你是谁?”长安生得好看,面相又和善,那两个女修虽是警惕,却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可下一秒,长安说出的话,却叫她们惊得瞪大了眼睛。

     “我是谁?我是你心心念念想要杀掉的仇人!”长安笑嘻嘻地,眼中却一片冰寒。她对凌霄印象不深,只记得他是在遗失之境指控自己的人。当时并未细想,现在猛地记起,长安突然觉得,她似乎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忘记自己得到了白虎铜符,忘记自己去过魔界,忘记凌霄这个卑鄙小人。

     也一定还忘记了,自己和姜澜曾发生的一切。

     “虽然,你们的凌霄师兄不是死于我手,可若你们想算在我头上,那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我跟流乐宗的仇早已算不清了,你们想再加一条,我也无所谓。”长安声音冷厉。

     那姓梅的女修听了她的话,浑身都颤抖起来:“你是长安?!”

     “是。”

     “你这个贱人!害死我的霄哥!我要你的命!”女修恨得双眼血红,拔出长笛就向长安攻来。

     长安也不躲闪,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看她靠近。

     长安是托大还是另有依仗,女修根本不能考虑,她满脑子只有杀戮,并未发现自己的同伴,没有出手帮忙。

     “梅姐,快退!”

     这一声尖叫,稍稍让女修恢复了一点神智,只可惜,她的攻势太猛,根本来不及退避。眼睁睁看着一条藤蔓,如钻头般向她眉心刺来。

     这种杀招,以她的能力是躲不过去了。

     所以,她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瞬间放下了全身的防御,将所有灵力集中于长笛,向长安击了过去。

     躲不过就不躲,能杀了长安,给霄哥报仇,她也算够本了!

     “你去死吧!”她瞬间引爆了灵力,想要与长安同归于尽。可就在这时,长安面前突然竖起一座藤蔓织成的墙,将她的攻势尽数挡在外面。

     “勇气可嘉,可实力太弱。”长安冷笑一声,控制着藤蔓给她最后一击。

     女修闭上了眼,不甘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只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预计的疼痛却没有到来,睁眼望去,只见一男子挡在了自己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