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祸水东引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随着这股力量的注入,长安的身体也渐渐僵硬了下来。

     她自知,一旦失去了行动能力,再想逃脱就不可能了,只能趁着现在搏一搏,逃到出口,谅这男人也不敢动手。而江无涯,他不是这男人的目标,自然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凝起符力,想要借阵法脱困。

     然而,还不等她动作,男人就识破了她的计划,一指将她定住,低头就朝她脖子咬了过去。

     这一下若是咬实,只怕长安立时就会被吸干血液,夺光生命之力,即便能侥幸活下去,也逃不过被这男人带回去,当作提供生命之力容器的命运。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长安想要的。

     万分焦急之下,她的脑袋极速转动了起来,赶在男人下口前,心生一计——

     “你放开我,你不能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长安声色俱厉地叫了起来。

     男人见她甚为严肃,下口的动作也不由得顿了顿,心想着:“此人如此弱小,一只手就能捏死,即便是耍花招,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倒不如先听听她怎么说,万一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原因,也能早做准备。”于是,冷声问道:“我为什么会后悔?”

     “因为杀了我,你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获得无穷无尽生命之力的方法。”

     说到这里,长安便住了口,见男人脸色大变,便知自己猜得不错,他果然是魔修。

     其实,她本是想借师傅的名头脱困的,可转念一想,玄悲真人是正道大能,手下魔修亡魂无数,若是报了他的名头,只怕自己会死得更快。倒不如先投这魔修所好,待唬住了他,再想法子借机逃跑。

     果不其然,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男人先是一愣,旋即厉声喝道:“快说,怎样才能得到无穷无尽的生命之力,你要是不说清楚,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要了我的命,你就得不到想要的消息了。”

     长安见他焦急万分,便愈发地慢条斯理起来,毕竟奇货可居,还是先谈谈条件为好。

     “我可以把你想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两件事,第一,治好他,放他离开。”说着,朝江无涯的方向斜了斜眼睛:“第二,等我把消息说出来以后,你要保证不杀我,并且,不指使其他人杀我。怎么样,这个条件不过分吧。”

     长安说完,斜眼朝男人看着。

     男人考虑了一会儿,走到江无涯身边,在他后心灵台穴上一拍,助他呼吸顺畅。

     “第一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但第二个条件,就得看看你提供的消息,有没有这么大的价值了。”伸手唤来几只魔物,令它们把江无涯送去出口。

     随后,抓起长安,七拐八扭,尽挑些荒无人烟的小道,一路向不归林深处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远,长安起初还能记得来路,可一个时辰后,只见得天都暗沉了下来,男人都不曾有停下的意图。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事情,离出口越远,她逃生的几率就越小,就目前而言,她逃脱的机会绝不会超过一成。

     “喂,你到了没有。”长安不想连这一成的机会都失去,赶忙叫道:“我修为低,不能辟谷,我要吃东西,你快停下来,你要是把我饿死了,你就再也得不到你想要的消息了。”

     长安大声叫着,生怕他装作听不见。

     可即便是这样,男人也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只回头瞪了她一眼,依旧自顾自地往前走,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喂,你到底听见了没有,我要饿死了!饿死了!!”长安不停地念叨。

     男人不堪其扰,干净利落地将她一掌打晕。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长安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甩在一块石头上,后脑勺还磕了一个包。长安揉了揉脑袋,暗想着这男人确实是铁石心肠,期望他守约放了自己肯定是不现实的,只有靠她自己逃走,才是上上之策。

     这样想着,长安便坐起身,借着身旁的篝火观察了一下所处环境。

     只见,她所在之处是一个山洞,山洞很小,呈半圆形,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树林,而她所坐的地方就在通道附近。那魔头也不知是过于托大,还是怎的,竟没守在她身边,而是双手握拳,平放于膝上,在山洞的最里侧闭目打坐。

     长安见他似乎还没察觉自己醒来,心想着:“这当真是个天赐的好时机。”于是,更加放轻了动作,蹑手蹑脚地往外走去。可还没走出几步,突然踢到了一个透明屏障,这屏障带有腐蚀性,若非她缩得快,只怕整个脚掌都要没了。

     可饶是这样,她的鞋尖也已经被无声无息地融化了。

     长安尖叫一声,跳回石头上,再也不敢乱动。

     男人睁开了眼睛,斜眼睨着她道:“还跑吗?再跑跑试试。”

     “跑什么跑,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啊,我要是没停住,就得死了。”长安惊魂甫定,也顾不得小命捏在别人手里,急声骂道。

     男人也不在意这些,只残忍道:“呵,你放心,只要还剩半个身体,我都能让你活着。”话音落下,随意挥了挥手,身前便出现了许多傀儡。这些傀儡十分丑陋,就像是科学怪人弗兰克一样,完全就是由肉块拼接而成,可偏偏他们还有残存的意识,一个接着一个地跪倒在地,对着那男人恭恭敬敬地叫着主人。

     “怎样,好看吗?”他阴森森地笑了起来,指挥着傀儡围到长安身边。

     长安吓得直骂变态,却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好心情。

     “这些都是我修炼时所杀的人,若就这么丢了,实在太过浪费,所以,我特意给他们留了一丝神魂,把他们炼成傀儡,如此就能以另一种方式永存,也免了他们寒暑修炼之苦。”男人桀桀怪笑起来,似乎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

     长安心下一寒,对他的变态又多了几分认识。

     “你是要把我炼成傀儡吗?若是这样,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怎样才能得到无尽的生命之力。”

     男人摇了摇头道:“这就要看你提供的消息够不够买你一条命了。”

     “够不够,还不是你说了算。”长安蹙眉道:“既然你没打算放过我,那我凭什么要把消息告诉你。反正都是死路一条,能让你不痛快,岂不是更好吗?”

     长安说什么都不肯松口。

     男人没了耐心,抬手破开结界,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离地面:“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若乖乖地说出来,我就给你留一个全尸,否则,我就把你炼成和他们一样的傀儡,到时候,你尊我为主,想要什么消息,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越掐越紧,长安几乎喘不过气来,用力拉着他的手指,断断续续道:“骗……子,要是傀儡……真的能给你……想要的消息,你……还能留我……到现在?”脸憋成绛红色,眼前也一阵阵发黑,可偏偏不肯放弃,说什么都要求一线生机:“你杀过……那么多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放了我,得到一个……想要的消息,何乐而不为!”

     “何乐而不为?”

     男人桀桀怪笑了起来,加大了手劲,似乎要把她掐死。

     如此僵持了一会儿,在长安几乎要闭过气的时候,他却突然松开手,丢她在地上:“好,我就饶你这一回,你说吧。”

     “不,你先发誓,我信不过你。”话音落下,就见男人一脸阴沉地盯着她。

     长安知道,此话出口定会引起他的不悦,可是,她却不能不说。这魔修出尔反尔,暴虐嗜杀,若没有牵制他的东西,自己定逃不过死亡的结局,唯有天道束缚,才是保证她安全的唯一依仗。

     如此一想,长安便更没了畏惧。

     “你发誓,不杀我,也不指使别人杀我,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消息。”说完,极其坚决地看向他。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甚为着恼,一拳在她身后的石壁上砸了个窟窿,才咬牙切齿道:“好,我答应你!”举起手对天道立了个誓,待天道束缚落在他身上,才笑容古怪地瞪着长安,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可以。”长安点点头,随意编了个故事。末了,又摸了摸下巴,状似无意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那个地方也是别人带我去的,你要是能找到……”

     话未说完,就听他不耐道:“是谁?快说!”

     长安耸耸肩,无辜道:“我也不知道,他没告诉我名字。”

     “那你总该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吧。”从储物带里掏出一块玉板扔到长安手上:“用神识把他的样子刻下来,你就可以滚了。”

     长安捡起玉板慢条斯理地刻起来,一边刻一边在山洞里踱着步。

     男人几次想催促,却又怕影响她的记忆,只能耐下性子在一旁等着。等了半晌,见她终于收回了神识,一个箭步抢上前来,夺过她手上的玉板。

     “是他?果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