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芝麻开门
    “什么?”狱冥问道。

     到了这一刻,他已隐隐猜到长安想说什么。他突然觉得,若她真的愿意留在自己身边倒也不错,她是唯一一个能和自己斗智斗勇的女人,若留在身边,以后的日子便再也不会无聊了。

     想到这里,连狱冥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温柔了许多。

     “你想说什么?”狱冥问道。

     长安道:“虽然你对我很不好,但我……”

     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迅速从袖中掏出一张符纸贴到狱冥背后,接着,连蹦带跳地跑下天梯。她一边跑,一边说道:“狱冥,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讨厌的人,我从未招惹过你,可你却偏偏不肯放过我,既然这样,那你就留在这里好了。”

     话音落下,只见前几日被她踩折的草地,突然冒出层层金光。

     这些金光呈球状,缓缓向空中升起,一直升到了天顶大门的位置,才汇聚成一把弓箭的形状。

     这把弓,以龙影为箭,神龙摆尾之时,散发出毁天灭地的气息。台下众魔修受不了这力量的压迫,竟一个接着一个地跪倒在地,连段青砚都不能例外。

     唯有狱冥——

     他看见弦拉满弓,箭指己身,不仅不慌张,反而微笑着看着长安道:“你想杀了我?你可知道,我死,姜澜也会死?”

     “你少诓我。”长安并不相信他的话,手向他一指,便要把箭射出。

     然就在这时,段青砚突然拉住了她的裙裾。

     他半跪在地上,费力地抵挡这阵法的压迫:“他说的……是真的。”说完这句话,段青砚便不堪重负地咳出血来,再也不能多说一个字。

     到了这时,长安再是不愿,也不得不好好想想狱冥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死,姜澜也会死?”长安不由地急切起来。

     见了她的神色,狱冥先是脸色一沉,接着冷笑着说道:“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要是不信,尽管试试就好。”他桀桀大笑起来,笃定长安不敢动手。

     然就在这时,龙影箭却不受控制地脱弦而出,紧接着,便听到姜澜平静无波的声音:“你想试,那便试试罢。”他操纵着弓箭,向狱冥射去。

     狱冥就要躲闪,却发现自己被定在了原地,一动都不能动弹。

     是长安刚刚的一拍!

     狱冥几乎是立刻便明白过来,是长安对自己做了手脚。他恶狠狠地看了过去,恨不得生啖其血肉:“你以为这样便能要了我的命?你也太小看我了!”顶着背上的定身符,狱冥嘶吼一声,引爆体内的魔气。

     刹那间,残肢乱飞,血肉四溅,血雨自空中落下,将长安的身前的一片地都染成了红色。

     长安呆呆地看着地面,实是不敢相信狱冥的举动。

     她喃喃道:“我没想杀你,我只是想逼你发个誓。”

     长安生于算命家族,比之旁人更信业果,是以,虽然狱冥对她不好,可毕竟没有下杀手,她也不想要了他的性命,可现在,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长安有些叹息,但不等她多想,姜澜突然拉着她退到了百米开外。

     在停下的一刹那,他们先前落脚的位置竟被砸开了一个深坑,待周围的烟尘散去,便见狱冥手呈拳状,站在深坑之中。

     “你没死?”长安惊诧道。

     狱冥冷笑道:“我当然没死,这天顶里头少不了埋伏,你当我会那么傻,走进去送死?”

     “可你明明……”长安还未说完,便被姜澜按住,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护到了身后:“是□□傀儡,狱冥所习功法的最顶层,他刚刚引爆的是修出的□□,于他本体不会有任何伤害。”

     姜澜一语便道破了狱冥的功法。

     狱冥心下着恼,举起右拳便打了过去。

     可也不知是怎么了,便在这时,天顶大门竟自天空落下,落到众人面前,自动自发地打开了门扉。

     这下,狱冥也没心思再战,皱着眉走到了门前,背着双手,向里望去——

     只见,这门内一片漆黑,外头的光照进去,就像被吞噬了一般,连一分一厘都不能照亮。

     众魔修俱是好奇,但碍于姜澜和狱冥二人,都只敢在后头望着,没有一个敢走上前去。

     倒是长安,自门打开以后,便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随着脚步的走近,那种熟悉感更为强烈,竟让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眼见着,就要走进门内,姜澜赶紧拉住她,道:“长安,怎么了?你想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