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坍塌
    姜澜手一扬,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心脏。溅出的鲜血,落了长安满头满脸。

     他道:“狱冥,你不要食言,否则就算是我死了,也一样要你不好过。”说完这话,姜澜便倒了下去。狱冥乐呵呵地走到他跟前,探了探他的呼吸。确定姜澜是真的已经没了活路,才猛地拍出一掌,把他的尸体打成了碎块。

     “长安,他为你死了,你心疼吗?”

     狱冥放开对长安的控制,伸手抹了把她脸上的血:“他对你倒是好,可这又有什么用,他真当他一条命,就能换你自由吗?”随手抛出一个傀儡,丢到长安脚下,狱冥冷笑道:“他知道我修习傀儡术,竟猜不到我能转嫁誓言,他这魔道第一人的称号,还真是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不正好?不然,你怎能这么轻易就要了他的命。”

     长安似是一点儿都不难过姜澜的死,抹了把脸,将血甩到狱冥的脚旁。

     见了她的神色,狱冥微微蹙了蹙眉,冷声道:“你心肠倒是硬,不过正好,作为我的傀儡,也不需要同情。”催动傀儡术,向长安伸出手:“把四方铜符和阴沉木给我,其他的东西你留在身边,免得遇到危险,还得我这个主人去帮你。”

     话音落下,长安便像被控制了一般,掏出东西递了过去。

     只是,她拿出的东西既不是阴沉木,也不是四方铜符,而是一个长方形的檀木盒子。

     长安打开檀木盒子,对狱冥道:“母傀,魂引,狱冥,你就是用这个控制我的吧。”把半枚培源塑骨丹从瓷瓶里倒出来,长安拿出枚金针,戳了进去。只见,随着她的动作,培源塑骨丹突然一阵颤抖,紧接着“砰”得一下,碎成了粉末。

     在这粉末之中,有一只红色的蠕虫在不断扭动,可金针正中它的脑袋,让它怎样都挣脱不了。

     狱冥阴鸷地看了眼虫子,对长安道:“不错,你倒是聪明,可现在已经晚了,这母傀分阴阳两只,阴蛊我早就种在你身体里了,你若毁了这阳蛊,你也会跟着它一起死。”

     “哦?是吗?不过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让母傀失效的。”

     听到这个声音,狱冥立时瞪大了眼睛,脚尖一转,就要向左避去。

     可也不知是怎么了,他的左脚突然就不能动弹,低头一看,就见他的脚踝上缠着几根血线,将他牢牢困死在地上。

     狱冥一抬头,咬牙切齿道:“姜澜,你不是死了吗?”

     姜澜也不理他,伸手按上他的肩膀,淡淡道:“停下母傀,我放你走。”

     狱冥冷哼道:“母傀一旦启动,就没有办法停止。”

     “那你是想死了?”姜澜慢慢收紧了按在他肩上的手,他手收紧一分,血线就上移一分,而这血线,不仅是缠在狱冥腿上,更缠在了他的神魂上。

     狱冥疼得直冒冷汗,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地从额上落下,他道:“长安身上……有我的魂引,你若杀了我,她也会……一起死。”

     “我不会杀你。”

     姜澜手上动作不停,丝毫不在意狱冥的威胁:“我只会毁了你的神识,不会要了你的命,你慢慢考虑,你还有十数的时间。”

     姜澜从一慢慢往下数,待数到十时,他正要催动手上的血线,就听狱冥叫道:“好,我答应你。”狱冥一字一顿,满脸阴翳地挤出这句话。

     姜澜也没放松对他的桎梏,只道:“你先解开。”

     神识的安好与否,全握在姜澜手上,狱冥没有选择,只能咬牙切齿地怒瞪他一眼,然后双手结印,将魂引从长安体内抽出。

     长安只觉得浑身一轻,那种被控制的感觉登时消失,她见狱冥将魂引放入了蒋由的魂珠,赶忙朝姜澜看了一眼。

     姜澜点点头,随手一挥,就将那魂珠碎成了粉末。

     “发誓,不再为难长安。”姜澜又冷冷道。

     狱冥道:“你不要逼我……”话未说完,就被姜澜按住了肩膀:“最后一遍,发誓。”

     被姜澜逼着,狱冥除了发誓,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他本想将天道束缚引到傀儡身上,可就在这一刻,空间里的傀儡竟同时爆炸开来。他知道,这一定是姜澜做的手脚,可自己的小命捏在他手上,便是再不满,也什么都做不了。

     还是先保命要紧,其他的,待脱身以后再说。

     “现在可以放了我吧。”狱冥冷冷道。

     “可以。”姜澜毫不拖延,松开手便让他离开,可就在这时,石室不知怎么的竟剧烈摇晃起来,而随着这晃动,天花板上的石块也层层龟裂,砸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