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万鬼哭
    她从话本上撕下一张纸平铺在地上,接着,又拿起发簪扎入自己心尖的位置。发簪抽出,带出的血中微微泛着一丝金色,长安便就着这鲜血,在纸上画出了一个繁复的图案。

     图案画成,隐隐有金色的流光在其中闪现。

     长安又掐出一个诀,将小黑从灵兽空间中叫了出来。这么多日没管它,小黑已经胖成了一个球,本来修长的四肢缩在圆圆的身体底下,背后还长出了一对短小的翅膀。这种形态,早已不复当初三眼灵猴的模样,长安也猜不透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见了长安,小黑啾啾叫着就往她怀里扑。

     长安接住它,对它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刚刚画出的符咒叠成小块,藏进它的毛发里:“去找姜澜。”她拍了拍小黑的脑袋,将它从窗口放了出去。

     待它走远,长安赶忙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以免狱冥醒来,发现端倪。这一番事情做好,她重新坐回原处翻看话本,而狱冥也依旧沉浸在修炼之中,并未发现她的小动作。

     如此,一晃三日过去,小黑始终都不曾回来,而他们之间的心灵联系,也不知为何连通不了。

     长安不由地感到焦急,但好在,她二人之间的契约犹在,这便说明小黑是安全的。唯有那个符咒,也不知是否生效……

     长安在这厢心神不宁,狱冥却已收了功,走到她身边。

     他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地看了长安一会儿,突然出声问道:“在想什么?”

     “啊,我……”

     长安吓了一跳,赶忙摇头道:“我没想什么,只是今天要去天顶有些紧张。狱冥,姜澜到现在都没现身,你说,他会不会不来。”

     “不可能!”狱冥冷哼一声:“虽然他架子大得很,不到最后一秒不会出现,但这么多年下来,他却从未缺席过,除非,是有人做了手脚!”

     狱冥斜眼睨着长安,眼中暗含警告。

     长安慌乱得紧,赶忙躲开他的逼视,嗫嚅道:“我是说万一……”

     “没什么万一!”狱冥打断她的话:“你最好祈祷他今天不会缺席,不然,我保证,你绝不能活着走出黎城大门!”说完,一甩袖,揪着长安的衣领将她拖了出去。他一路拖拽,动作粗鲁地很,到了黎城的东南角,长安的脖颈已被勒出了一条血痕。

     “你今天最好安分一点,不然……”狱冥正自警告,突然看见段青砚和那魁梧汉子提步走了过来。

     段青砚倒是没说什么,他看了长安几眼,本是想提醒她今日逃跑的计划,可长安始终魂不守舍,一次眼神都没能和他对上。倒是狱冥已察觉了不妥,冷冷地朝他盯着。如此,段青砚也不好再轻举妄动,只能暂且作罢,待以后再寻机会,提醒长安。

     他们这边暗藏汹涌,但那魁梧汉子却一点儿都没察觉。

     他上前一步,将本命双锤抗在肩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狱冥说道:“狱尊主,你来得可真够晚的。”

     “哦?是吗?”狱冥冷笑道:“那我可错过了时间?”

     “这倒没有,不过……”

     “够了!”狱冥打断他的话:“屠三锤,这些年你屠天门确实发展的不错,可在我眼里,却根本不够看,你最好不要挑衅我,不然你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他说完,拽着长安便走了进去。

     此时,黎城的东南角已不再是光秃秃的一片草地,在那草地中央,搭起了一座擂台,擂台之上,有正道修士在比武。他们杀红了眼,早已不复当初的仙风道骨,招招都是置人于死地的狠毒招数,比之魔修有过之而无不及。

     长安看了几眼,便不想再看。

     可狱冥却不肯放过她,伸手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掰向擂台的方向:“看清楚了,这就是所谓的正道。”狱冥笑得血腥,声音里带着魔气,一字一句都想毁坏长安的道心。

     长安倒没被他影响,只是脸被掰着,眼睛也被他用术法控制,即便不情愿,也不得不看着擂台的比试。

     只见,擂台之上有一男一女,那个男修,长安之前见过,是被屠三锤抓来的流乐宗的修士,他手上拿着一杆玉箫,看着倒是无害,可阳光照在萧上,反射出的凌冽寒光,却说明那萧中暗藏刀刃。

     而在他对面,是一个颇为英气的女修,她握着三叉戟,费力地抵挡着对手的攻击,她身上到处都是利刃划出的口子,鲜血流得满地都是,像开出了一朵烈火红莲。

     “凌霄!你我皆为正道修士,你不与那些魔头为敌,反倒对我痛下杀手!你可知耻!”

     她提戟横扫,逼退凌霄的攻击,眼神犹如利剑,狠狠地钉了过去。

     凌霄疾步后退,玉萧一指,一个血滴子,便朝着她的要害飞了过去:“聂红莲,你要识时务,如今你我势单力薄,你拿什么去和他们计较,倒不如听他们的话,至少,我们还有一个能活下来。”

     “呸!你个奸佞小人!你不得好死!”聂红莲提戟格挡,可力有不逮,血滴子竟脱出了她的控制,划破眼睑,带出眼珠。她惨叫一声,顿时站立不稳,而凌霄便趁着这个机会,飞身而上,将她钉了对穿。

     “你输了。”凌霄道。

     台下的屠三锤见了此状,哈哈笑着,飞上了擂台:“好小子。”他拍了拍凌霄的肩膀,将他推到一边,然后抓住聂红莲的双肩,将她撕成了两半:“哈哈哈,还有谁要来比试!”

     屠三锤见台下无人敢接战书,得意地环视一周,最终定格在狱冥的身上:“狱尊主,你不是说你手上这个能抵十七八个吗?你可要让她上来试试?”

     “不必了,我认输便是。”狱冥冷冷道。

     屠三锤脸一沉,喝道:“狱尊主,你此言差矣,我们献上天顶的祭品难道不该是最好的吗?若你手上这个更适合,你怎能私藏,莫不是你舍不得?”

     屠三锤说完,狱冥阴鸷地看了他一会儿。

     他眼中带着杀气,若非此刻时机不对,他定会将屠三锤斩杀在此地。

     “那就如你所愿。”狱冥咬牙切齿地说完,低下头,贴上长安的耳朵轻声交代道:“输给他,不然一旦刻上祭品的印记,你就没机会对姜澜下手了。”话音落下,将长安推上了擂台。

     长安还未站稳,便见凌霄向她命门打来。

     她赶忙向左一避,却见左边早有一个血滴子在等着,这一闪避,收势不及,便直直地撞了上去。

     狱冥吓了一跳,本拟上前救她,却被屠三锤先一步按住。虽然,他立刻发掌,将屠三锤打到一边,可便是这一秒钟的功夫,血滴子便已贴上了长安的颈项。眼见着,自己的傀儡就要被毁掉,狱冥浑身的魔气都沸腾了起来。

     “凌霄,尔敢!”狱冥爆喝一声,只盼凌霄畏于他的势力,及时停手。

     然凌霄见屠三锤都不是狱冥的一合之将,深知,自己若是收手,只怕也逃不过必死的结局,倒不如杀了狱冥的傀儡,夺下这祭品的位置,如此,他碍于自己的身份,反倒不敢下手。

     这样想着,凌霄更加快了血滴子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