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资质
    到了第二天晌午,长安正梦到自家长辈教她符篆之术,因画错一道符,被追着用竹条打手心。猛一惊醒,手上倒是不痛,只胸口有些发闷,低头看去,就见一少年伏在她胸口!

     “流氓!你做什么!”长安登时就怒了,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正欲起身,离他远点,却猛然僵在了原地,不可置信地举起双手。

     这是身体?她又有身体了?

     长安赶紧起身,寻了个水塘照照,只见水中人影清晰,赫然是她穿越前的样子,不由得疑惑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变成人型?

     长安正自不解,突然看见池底显出了一行字:

     “助你化形,以寻培源塑骨丹,半年之约,勿失勿忘。”

     助她化形,半年之约!

     长安立时便明白过来,这定是那魔头做的好事——助她化形,以便戏耍于她。可不管他是不是好心,这也算是解决了她的一个大问题。

     长安甚是欢喜,顿时觉得那魔头也不那么讨厌了。

     而那似是流氓的少年,跟她说了半晌话,都被忽视过去,怒气上涌,竟拔了长剑架在长安脖子上:“喂,我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

     剑气吞吐间,在长安脖子上划出一条大口子。

     长安受了无妄之灾,甚不爽快,回头骂道:“你有病吗,我求你跟我说话了?你先轻薄于我,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好,竟还动起手来。怎么着?想杀人灭口,掩盖罪行?”长安连声说着,丝毫不给他反驳的时间。

     少年从未被人这样骂过,呆呆愣住,说不出话来。

     待出了胸口的恶气,长安这才斜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他。见他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英俊,盛气凌人,乌发用玉冠高束头顶,衣袍齐整,熠熠生辉。

     这应该是一个世家公子,知道的东西肯定不少,她现今也不认识旁人,倒不如借这少年,探探培源塑骨丹的下落。

     这样一想,长安立刻便有了主意,转头激道:“喂,你怎么不说话?是被我说中了心思,不敢反驳?”

     “怎么可能!”少年怒道:“我可以发誓,我没想要轻薄你,我只是见你昏迷,才会替你推宫过血的。你要是不信就算了,我才不稀罕。”

     话是这样说,但少年的眼中却多了几分焦急。

     长安既想从他口中探得消息,自然不会激怒于他,略微想了一会儿,突然低下头道:“抱歉,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什么都不问就骂你的。既然是我错了,你想再砍我一剑也自也随你,只是,可否宽限半年,待我救了爷爷,再来受你这一剑。”

     她的神色甚是悲苦,少年只是被人宠坏,心地却不恶,见长安孤身一人,也不禁动了几分恻隐之心,连忙问道:“是什么事情,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见他上钩,长安略一想想,编了个甚为悲惨的故事。

     少年听完,便已动摇了几分,只是想着培源塑骨丹甚为珍贵,一时犹疑,下不定决心。

     见此状况,长安眼睛一转,接着道:“你若愿意告诉我培源塑骨丹的下落,我定会好好答谢,可若是不愿那也不怪你,毕竟,我方才对你太过无礼了,你会生气也很正常。”

     长安此言是为了激他一激。

     少年心高气傲,果真中计:“我怎么可能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我告诉你便是。培源塑骨丹当世仅余一颗,被收藏在天剑门中,那里守卫森严,凭你一个人肯定是拿不到的,你若被人抓住,可不许说是我告诉你的。”

     说完,给了长安一柄防身利器,便匆匆转身离开。

     而长安得知丹药下落,轻舒了一口气,开始思忖如何混入天剑门。

     只是,她对这世界知之甚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便在地上拾了几块小石子,随手抛出,卜了一卦。

     东方,吉;西方,凶。

     长安循着卦象,一路东行,不出半日,便见到一个边陲小镇。

     镇子很小,从镇头到镇尾也不过二十多户人家,长安一路走一路打探消息,镇中人见她娇喜可人,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来这世界叫荒古大陆,分为凡界,天界与诸神界,凡界修士以修真者与修魔者居多,妖族为少。修真门派多如牛毛,最为顶尖的的当属天剑门,青云派,与流乐宗。

     长安此番运气不错,恰逢天剑门选招。

     她依着镇中人的指点,来到选招之处,便见镇里的孩童,正规规矩矩地围着一个中年修士。

     踮起脚尖,向里望了望,只见那中年修士背脊挺直,身后背了把半人高的阔剑,身前摆了张四脚桌,桌上放了个透明的菱形水晶。

     长安慢慢走过去,排在队伍最后,抬眼看着前方的孩童把手放在水晶上,水晶便即发出莹润的红光,有的到了一半,有的却只充满三分之一。

     这莫非是测资质的物什?长安暗自猜测。

     待轮到她时,依葫芦画瓢把手放在菱形水晶上。

     她本以为自己占了个奇物的名头,怎么着也能激起二分之一的光柱。却没想到,这水晶动也不动,半点声息都没有。

     这一下可惊呆了那中年修士,他选招多年,从未见过资质如此之差的人。还以为是测灵石出了问题,重新掏出一块新的,又测了一遍,却依旧没见任何变化。

     中年修士咳嗽一声,委婉道:“小姑娘,不能入仙门也是件好事,安安稳稳过上几十年,也不算虚度光阴,你回去吧。”

     他没有直说长安不能修炼,但聪明一点的孩童,均能听出他话中的意思。

     一些好事者和一些不过线的孩童,当即一扫沮丧,哄堂大笑起来。口中咭咭咯咯说个没完,又是嘲笑她废物,又是嘲笑她这么大的年纪,还好意思来测资质。

     长安被笑得气闷,又不能跟小孩一般见识。当即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绝不坐实这废物的名头。

     无法通过弟子的身份进入天剑门,长安便只能另寻他策。

     又掷了几块石子在地上,依旧是东边,吉;西边,凶的卦象。可就刚刚的事情来看,东边也不像是有机遇的样子,莫非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卦象出了岔子?那她要不要走西边呢?

     长安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寻了个传送阵,向东边去。

     事不过三,她就再试上两次,也能知道她引以为傲的卜算之术有没有失效。

     然刚一踏入传送阵,就似地震似的晃了晃,长安暗叫不好,就想跃出,却见空间隧道已出现在脚下,将她卷了进去。

     这一卷就是两天,等她被隧道甩出去,只觉得浑身筋骨都被抽出碾碎,踩成碎末。

     长安痛呼一声,好半晌才换过劲来。

     慢慢起身,环顾四周,只见自己正站在一条繁花似锦的小道上,向下望不到底,向上望不到顶。身两旁有两座高耸入云的山,直上直下,陡峭异常。

     长安从未见过这般古怪的山势,心中好奇,便伸手摸了摸。

     可哪知,刚一触上石壁,就觉一股阴寒自掌心传来,让她禁不住打了个激灵。

     赶紧收回手,不敢再乱碰,长安上下看了看,见这山奇高,若能登上峰顶,必能居高临下,辨明此地分布。

     如此一想,她立刻向山顶走去,一边走,也不忘一边留心周围的环境,这样走了几百米,她突然发现了些许异常!

     原来,这里的花看似杂乱,实际却是按八卦之数排列。

     长安蓦地一惊,快步走了上去,看着繁花排列之势与心中想法暗合,顿觉浑身冷汗都地冒了出来——

     这是死阵啊!

     长安抬起头,向上看了看,不知何时,头顶的云雾已尽数散去,露出的山顶,并不如何陡峭,反而是平平的,宛如一张石台。长安这时才发现,两座山合着中间的小道,赫然是一个断头台的形状,而她正站在铡刀落下之处!

     她竟然误入了死阵!长安暗暗叫苦,赶忙推算阵法排布。

     可这阵法甚是厉害,阵眼藏得严严实实,她推算许久,却依旧毫无进展。如此情势,若换了旁人,定会自暴自弃,可长安向来胆大惜命,不到最后一秒决不放弃,加之前段日子的磨难,是以在这命在旦夕的时刻,也能静心思考。

     这阵法是死阵,会诛灭一切入阵之人,可自己入阵这么久,也没受到任何攻击,莫非是年久失修,阵法失效?

     她刚一这么想,就听到不绝于耳的咔嚓声自身后传来。猛一回头,就见一不知名的怪物正大口大口地吞食着小道,速度之快,只怕不出一分钟就要逼近她的脚下!

     长安神色大变,再也没空想其他的,拔腿就往山上跑去。只是她跑得不慢,怪物却更快,饶是她一刻都没停歇,也渐渐被缩短了距离。

     又过了一秒,怪物的牙齿贴着她的后背落了下去。口水滴在肩上,吓得她浑身都僵硬起来。

     这可怎么办?要怎样才能虎口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