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分组风波
    “长安,新弟子大比就要开始,我放你出来,你好好准备一下。”

     长安刚一踏出空间,就见顾南渊御剑飞来,破除青石板外的灵气罩。他伸出的右手骨节分明,在阳光下白得透亮,长安鬼使神差地握住。

     顾南渊一僵,立刻抽回手,大声呵斥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这般行事成何体统!”

     话音落下,长安立刻松开手,向旁边退去。

     顾南渊见她不言不语,还以为她没听进去,怒气更甚,当即抽出戒尺,朝她手背打去:“长安!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身份,你既入我天剑门,便得记住,正道修士当守礼,男女之防更不得破,你若再不守规矩,便去思过崖好好反省。”

     他说完就走,长安快步跟上,心里忐忑不已。

     以前的身份?顾南渊为何会说以前的身份?莫非是识破了她息壤的原型?可是她这段时间明明没有现过形,除了在空间里的那一次。这样说来,救她的人当真是顾南渊,可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长安想了一会儿,都不得要领,便试探着问道:“师兄,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了?”

     “……知道。”

     顾南渊静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了她的问题。但想着她问话时小心翼翼的模样,便愈发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长安定是拜过魔头为师,只是本性善良,不曾入魔。

     而长安听了他的回答,只觉得自己与真相越来越近,心中忐忑,便又问道:“那这段时间,你可曾单独见过我?”

     “当然见过。”

     顾南渊甚为疑惑,他教授剑法之时都是孤身一人前来,长安也是知道的,又怎会问出这般愚蠢的问题,这与她平日里形象非常不符合,她一向聪明,剑法一遍就能学会,问话也是一针见血,如今天这般语无伦次,行为怪异,还真是第一次出现。

     莫非……

     顾南渊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长安。

     神色变了几变,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严肃道:“我懂了,长安。”顾南渊捏了捏了右手,虽脸色极其严肃,可耳朵却红得透彻:“我会负责的,长安,我会负责。”说完,看也不看长安一眼,赶冲锋似得大步往前走。

     长安被这没头没尾的话闹得一头雾水,怎么也想不明白,最终只能由着它去。

     回到自己的竹屋,略作修整,了解大赛规则,三日之后,长安的状态回到了巅峰,新弟子大比也正式开始。

     玄悲真人和顾南渊一起送长安去参赛,路上,老头一步一挥泪,生怕长安在大比中伤着,法宝不要钱得往外掏,却被顾南渊一句:“为求公平,赛中均使用相同的防具与武器。”给堵上。

     老头哭得鼻子都红了,长安破天荒地抱了抱他,并答应比完就教他阵法,陪他玩,这才止住了他的嚎啕。

     到了比赛地点,长安领了装备,道了别,正要跟带队老师走,突然被顾南渊拉住:“长安,打不过就跑,别逞强,得不到这半枚培源塑骨丹,我们再想别的办法。这段时间,我会去魔界给你寻药,你若有事,就找师傅。”

     松开手让长安离开,等她走了几步,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抢步上前,抱住她,虽一抱即松,但耳根却已经红透。

     这一下,可惊呆了不少人,除了老头在拍手叫好,其余众人均是一脸呆愣。

     这是同门友谊,还是铁树开花?

     要知道顾南渊修道千年,还从未亲近过任何女人。

     众人惊讶,正待询问,就听半空中传来一道慌张的女声:“你、南渊师兄、你们、你是在给她送别吧。”

     长安抬头望去,便见云梓叶慌慌张张得从白羽扇上跃下,急急奔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理了理衣襟,拢了拢鬓角,才仪态万千得向顾南渊走去。

     “南渊师兄,好久不见了。”云梓叶面带娇羞,行了个万福,见顾南渊紧靠长安而立,不禁想起他刚才的动作。心下不安,手也不自觉地握起,可她向来以温婉示人,此时也不能破坏形象,只得道:“南渊师兄,你对你的师妹也太好了一点,我知道你关爱心切,可毕竟男女有别,你在大庭广众下做这等事情,你让别人怎么看你师妹。”

     云梓叶言之切切,每一句话都是在为他们考虑。

     顾南渊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便道:“是我欠考虑了,等大比之后,我自会给出一个交代。”接着,转身拍了拍长安的肩,道:“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顾南渊说完便走,也不与云梓叶道别。

     云梓叶恨得握紧了拳,冷冷地瞪了眼长安,才提步追了过去。

     长安无辜躺枪,也懒得解释,见带队老师掏出灵舟,便摒弃杂思,专心参加比赛。

     天剑门的新弟子大比一共分为三关,除了第三关是擂台赛不变,另外两关每年都会推陈出新。

     他们乘着灵舟,飞了两天有余,最终停在了一处广袤的岛屿上。岛屿四面临海,树木茂盛,时不时还有不知名的野兽掠过。

     带队老师领着他们下了灵舟,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张桌子和一个方形木箱,木箱顶上开了个小口,刚好够一只手伸进去。

     “你们的第一关是在三天内,在这座岛上捕捉十只三眼灵猴,这种灵兽攻击力不强,但敏捷度极高,堪比筑基期修士。你们要记住,你们的任务是捉不是伤,若不小心伤到鬼眼灵猴,将会被取消比赛资格。现在,过来抽签分组,选出组长,领你们的灵兽环。”

     在带队老师的指导下,大家一个接着一个地抽了签,并按顺序排好。

     长安抽到了四号,见那队伍已有三男一女,正想打个招呼,相互认识一下,就见其中一个男生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大叫道:“陆师叔,我要换组。”

     “不行。”陆云喝道:“你抽到什么组便是什么组,怎能随意更换?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岂不就乱了套。”

     “师叔,反正是五人一组,你可以让我们随意组合。这样一来,也可以剔除掉一些吃白饭废物。此事我已向师傅禀明,师傅和长老们都已同意,陆师叔若是不信,可自行询问。”

     男生说完,得意地睨了一眼长安。

     陆云确认过后,虽不情愿,却也只得道:“现在规则有所更改,你们可以自由组合,五人一组,半个时辰后若仍未组队,将由我安排队友。”

     话音落下,那些精英弟子连声欢呼起来。

     长安听得此言,便知自己组队无望,正想找个地方坐下,等陆云统一安排,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名字。

     这声音甚为熟悉,长安回头一看,便见一少年站在她身后。

     哟,这还碰到熟人了,长安笑嘻嘻地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他肩上:“真巧,又遇到你了。”

     “巧什么巧,我是特……”少年刚一开口,就觉不对,见长安神色怪异,立刻红着脸嚷嚷道:“是我告诉你培源塑骨丹在天剑门的,你若因此死在这里,岂不是毁了我的名声。我可不是因为担心你才来的,你千万不要误会。”

     “我没有误会,你放心。”长安咳嗽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少年顿觉不满,还想补救,就见不远处有两男一女走过来,带头者赫然是那趾高气昂,强迫陆云换组的男生。

     “江师弟,你怎么跟这废……咳……你怎么跟她一起?”男生似是有些惧怕江无涯,见他皱眉,立即改口道:“江师弟,我们这里还差两人,你要是不嫌弃,就和她一起进我们组。”男生说完,甚为轻松地垂手而立,满以为他们会感恩戴德地答应下来,却不想下一秒,一道剑气擦肩而过,在他身旁劈开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口子。

     男生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想着这一剑,若不是落在他脚边,而是落在他身上,那他今天,只怕就要重伤离开了。如此一想,他顿时厉声喝道:“江无涯,你要干什么!我是你师兄,你对我挥剑相向,可是违反门规的!”

     “哦,那又怎么样。”江无涯说完,又是一剑过去。

     男生提剑格挡,却见长安拉住江无涯的手腕,对他耳语几句。江无涯先是摇头后是点头,随后收回剑,拂了下长安的掌心,才低眉敛目站到一边,不再动手。

     男生还以为他们是怕了违反门规,当即嘲笑道:“江无涯,你不是很厉害吗,再动手试试,怎么不敢了?”

     江无涯沉下脸就要拔剑,长安抢上一步拦住他,伸手在那男生的手臂上拍了拍,才后退一步道:“把剑收回去,门规第四条是尊师重道,长幼有序。我是你师叔,你拿剑指着我,可是违反门规的。”

     “你……”

     “你什么你,要叫师叔,懂不懂?”

     长安伶牙俐齿,男生说不过她,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的队友离开。待那男生走远,江无涯立刻收回怒容,窜到长安身边,凑在她耳边问道:“怎样?东西弄上去了吗?”

     “嗯,弄上去了。”

     “那陈枫会发现吗?他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修为却是实打实的,而且他这个人很谨慎,要在他身上做手脚,可不容易。”

     “放心,他发现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