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剑冢
    老头贼兮兮地一笑,嘚瑟道:“你师傅是不是很厉害?”

     长安一愣,还未明白师傅是什么意思,就见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干嚎起来。他一边嚎,一边打滚,口中还念念有词道:“我命好苦啊,大徒弟总管着我,二徒弟又不肯认我,你们一定是嫌我老了,都讨厌我。”说着,还以头抢地,叫嚣着不想活了。

     长安被他闹得没办法,心想着:“不管这老头是因何缘故要收她做徒弟,但若成了他的弟子,自己也算是名正言顺地混入了天剑门,既然这样,又何必要拒绝,倒不如抓住这个机会,得到培源塑骨丹再说。”

     于是道:“好了好了,你别装了,我答应你还不成嘛。”

     老头达到了目的,立刻停止嚎哭,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拉着长安就往上跑。跑上台阶,越过山门,到了殿前广场,便可见黑压压一片人正在刻苦练剑。

     为首之人本在指点剑诀,无意中看见老头的身影,立刻放下手上的事情,疾步跑来,恭敬道:“师祖,您能回来了!”

     他约莫四十岁的样子,面容俊朗,气质温和。

     老头见他拜下,吓得窜到长安身后,大声怪叫:“别拜,别拜!我最讨厌你们这样文邹邹的样子。”

     老头整个地缩在长安身后,便显得她鹤立鸡群。

     为首之人看了她一眼,皱眉道:“师祖,这是?”

     “小明空,这是我徒弟,是不是很乖。”老头嘻嘻哈哈地蹦跶起来。

     明空掌门皱了皱眉,似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也没说出口,只是摇了摇头,对着左近的道童吩咐几句,等身后的人群散去,才恭恭敬敬地对老头说:“师祖,您辈分高,若是收徒只怕不妥,要是您……”

     “不妥,怎么不妥,我又不是没收过!”

     老头天真,听不出他的话外音,但长安自小聪慧,单看他一眼,便知他是在嫌弃自己资质奇差。不过好在,老头也不跟他辩解,只是撒泼打滚耍无赖,倒也让他毫无办法,只能让天剑门平添了一位长辈。

     入了天剑门,长安便随着老头一起住进了第一峰。

     这是天剑门内最高的山峰,面积很大,但甚是荒凉,除了两栋孤伶伶的竹屋,供玄悲真人和他的徒儿居住,便只有满地怪石与他们作伴。长安来了以后,老头也给她建了栋竹屋。这里往日里也没什么不长眼的敢来打扰,但最近几日却一反常态,每日都有不少的长老师叔,妄图劝说老头把长安逐出师门。

     老头很是坚定,说什么都不肯把长安赶走。但他向来没个正形,门里的人也不怕他,每日络绎不绝,妄想靠着缠功让他答应。

     这一日,他们又上了第一峰,好说歹说不成,便想威逼利诱,迫老头就范。

     老头奈何不得,正想拿出杀手锏——大哭特哭,就见一道凌厉的剑气飞来,把他们束在头顶道髻,尽是削平。

     “玄悲真人是你们师祖,他想做什么,轮得到你们指摘?”

     长安循声望去,就见那日所见的年轻修士站在门口,他依旧板着张脸,神色严肃非常。

     这应该就是她的师兄——顾南渊了。

     顾南渊削了他们的发,便是下了他们的面子,这些长老师叔面色不虞,却又忌惮他的修为,不敢轻举妄动。

     只听,顾南渊严肃道:“我知道你们嫌我师妹资质差,这些日子,我便是去打探洗髓伐经的东西,如今已有了着落。”

     “洗髓伐经的东西,呵,你说得简单,谁不知道,全天下只有我派那枚培源塑骨丹能洗髓伐经,可就是那唯一一颗,也在几日前被人抢去了一半,你倒是说说,你要用什么来给她洗髓。”

     听得他们的话,长安惊得瞪大了眼睛,暗叫不好。

     她来天剑门就是为了培源塑骨丹,若是被人抢去了一半,那该如何是好。看来这天剑门也不怎么样嘛,枉为天下第一大派,竟然这么轻易就让宵小得了手。

     长安撇了撇嘴,正自思索该用什么由头出去查探消息,忽然听见顾南渊说:“洗髓伐经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我已探听清楚,那半枚培源塑骨丹是被长生殿的姜澜抢走,我自会魔界把它带回,你们且散去吧。”

     说完,便把他们赶走。

     待他们散去,顾南渊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长安一番,见她约莫十□□岁的样子,长发披肩,眼神灵动,虽穿着宽大朴素的道袍,却丝毫不损她姿容绝丽。

     他这个小师妹长得确实好看,只是这根骨未免也太差了些。自己一番探查,竟发现她经脉细若无物,完全不能吸收灵气,若非体内有一股怪异的力量游走不息,只怕经脉立时便会闭合。

     资质之差,真是世间罕有。

     顾南渊咳嗽了一声,道:“长安,我是你师兄顾南渊,师傅忙,常不在门派,你有事寻我就好,我会代他向你授业,你懂了吗?”

     “懂了。”

     “那好,天剑门以剑道冠绝天下,从今日起,我会教你修习剑诀,现在,我带你去剑冢选一把剑。”说完,抽出自己背负于身后的剑,左手掐了个诀,使剑身变长变宽,浮于高空,才让长安踩了上去。

     “此剑名为清源,源清则流清,心正则事正。我天剑门贵为天下第一大派,为人处事绝不能有任何偏颇。而你既为我师妹,更应当以身作则,否则,我定不会轻饶你。”他纵剑高飞,载着长安往剑冢去,一路上,翻来覆去地强调天剑门的门规,直到长安倒背如流,才停歇下来。

     到了剑冢,长安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半圆形石砌墓穴。

     这墓穴甚为古朴,远远望着,便觉一股凛冽的剑气扑面而来,走到跟前,那股剑气更为猛烈,让人除了敬畏,再也想不到其他。

     顾南渊收了剑,带着长安走上前去,走到一堵两人高的石门前,抬起手中的剑,朝石门戳了过去。石门本无一丝缝隙,却在碰到剑尖时,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顾南渊赶忙抓起长安跳跃过去,就在跳进大门的一瞬间,身后的裂口就已经恢复如初。

     “这里便是剑冢,大多数修士死前会把自己的佩剑葬于此地,也会有人抓一些桀骜不驯的仙剑过来,供后世使用。在此地,能得到什么佩剑全凭机缘,若有外力相帮,反而会适得其反。长安,我在这里等你,你小心一点。”说完,盘膝坐下,闭目静修。

     长安点头应下,便小心地向里走去。

     剑冢,与其说是坟墓,倒不如说是迷宫。

     里面虽只有一层,可道路纵横交错,崎岖复杂,每一个路口均能通向八个方向。

     长安寻了一个方向,一路往里走,走了约有一盏茶的时间,便见一石室立于眼前。石室敞开,长安轻而易举便走了进去,只见室中有一柄剑,剑虽已蒙尘,但依稀可见当年的辉光。

     伸手过去,握住剑柄,长安本想把剑拿起来看看,却没想到,就在这时,异变徒生——

     剑身发出一阵悲鸣,在她手上剧烈颤抖了一会儿,竟“咔擦”一声,断成两截。

     长安吓了一跳,赶紧把剑放回原地。她可什么都没做,这一定是它自己早已锈蚀,才会中看不中用地。

     首战失败,长安只能再寻其他宝剑。但一连走了七八个石室,竟没有一把能在她手中毫发无损。就连一柄仙剑,也不过多撑了一盏茶的时间,最终还是逃不过粉身碎骨,死无全尸的下场。

     如此一来,长安也不得承认,这些宝剑是因她之故才会断裂。

     不过接连断了七八把剑,她也算摸到了一点儿门道——这些剑似乎很怕她,但凡到了她的手上,无一不悲鸣,颤抖。这种现象甚是奇特,长安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缘由,只能暂且放在一边,着力解决眼前的困境。

     她是来寻剑的,不是来断剑的,若照此情势发展下去,只怕这剑冢就要被她毁了。

     长安不想做罪人,便只能想个法子,一次寻到合适的宝剑。

     如此一想,立时便有了计策。普通的飞剑怕她,便去寻不普通的,她就该从最厉害的一把试起,也好知道剑冢是不是真有适合她的佩剑。

     剑冢寻剑,全凭机缘,这句话说对不对,说错也不错。

     对旁人来说,入了剑冢——这个迷宫似的墓穴,便真的只能如没头苍蝇一般,瞎猫撞上死耗子。可对长安来说,在走了七八间石室以后,就已经大致摸透了这个墓穴分布。

     这个墓穴看似复杂,实际却是八门金锁阵的叠加,它的每一个路口,对映了一个八门金锁阵的阵眼,几次转悠下来,她便可推出,阵中的生、景、开三吉门,对应了仙剑;伤、惊、休三中门对映了少有灵气的宝剑,而杜、死两凶门则对应了凡铁断剑。

     如此看来,若想寻得此中最好的剑,便得一路走生门。

     可这墓穴不小,叠加的阵法少说也有几十个,若一个个破阵,着实费劲了些,如果能找到人带路,那才是个皆大欢喜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