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匿名而来的招聘信
    “喂,李老板啊,我给你画的那幅画你还满意吗?”

     “满意?以前没有雇用你的时候还没发现你的画技那么烂,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被解雇了!”

     “李老板,你听我说……”

     我话还没说完,电话里面顿时就不出声了。

     想起李老板那满口大金牙,天知道我窝火窝了多久,本来以前还收敛着,现在看来似乎不需要了。

     “马勒戈壁,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知道吗?长得特么的满肚肥肠,还敢在这儿叫嚣,真是哔了狗了……”

     “本来只是嘴快,文浩,我现在正式宣布,你被炒了……”

     然后电话里面就传来了挂断的嘟嘟声。

     我靠,看着躺在手心里的手机,我能说我还没反应过来吗?感情电话还没挂啊?动了动手,本来是想拨过去解释的,但是转念一想,解释了也白搭!

     苍天啊,上帝啊,王母娘娘啊,不带这么整人的?你这是要让我去天上陪你们的节奏啊……

     心情烦躁的把头发抓成鸡窝,我冷静下来之后,十分潇洒的就把手里的山寨爱疯直接丢到了床上,山寨货就这点好,扛摔。

     叹了口气,我耷拉着肩膀,萎靡不振地朝着画板走去。

     居高临下的看着画架上那幅瘸腿女人的裸体艺术写真,我顿时感受到了重重的失败,咬了咬牙,气呼呼的就将那幅画撕了个稀巴烂。我这暴脾气!

     看着地上的一堆碎片,冷静下来的我突然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对了,忘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文浩,今年二十三,身高一米八,是个自学成渣的画师。从小就是孤儿,为了给孤儿院节约点经费,我十五岁就开始自己出来浪。

     闯了七八年,一点屁事也没干成。

     哦,不对,也不能说是一事无成,至少我前几天还找到了一份儿画****的工作,虽然在刚才,我失业了……

     对着几乎要抵到额头的吊灯叹了口气,我转过身,然后一眼就瞄到了电脑桌上鼠标垫上放着的老坛酸菜。

     幸好找到工作以后我没有犒劳自己吃什么大餐,要不然,就一百块的全身家当估计现在也没影了……

     快步走过去捧起老坛,往里面一瞅,发现还剩了好几根,呲牙咧嘴的笑了笑,我抄起一边的筷子就干了干净,最后还把汤都喝了。

     唉……没饱,但肚子至少舒服了些。以前没发现,这老坛的味道还真不错,我砸吧了下嘴,要是再来一桶就更好了。

     回头看着零乱的房间,我突然有些后悔了,以前真是年轻气盛啊,脑子瞬间就抽风了,省毛的个经费啊?要不然,我现在肯定还在孤儿院里面混的风生水起,至于现在上顿不接下顿的吗?

     一边细数着这些年遭的冷眼,我一边将房间里面的垃圾打包。

     不收拾还好,一收拾,我才发现短短一天的时间,我特么居然造了这么多垃圾……

     提着两大包塞满垃圾袋的黑口袋,我换上门口的人字拖,吹着口哨就朝着走廊尽头的垃圾箱走过去。

     虽然工作没了,生活也没有希望,但是这绝对打不倒我逗比的内心。

     丢完垃圾以后,我拍了拍手,然后转身打道回府,关门的瞬间,居然在门口看到了一封信。

     “咦……”

     我觉得很是奇怪啊,刚才出去的时候门口还什么都没有,怎么转个背就多了封信?

     本来想关上门就了事儿的,但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重新拉开门,蹲下身慢慢的将信捡了起来。

     看了眼信封,除了地址,其我什么都没有。

     我啧了一声,探出脑袋伸到走廊上面左顾右盼,空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看不见。

     关上门,我带着窥探秘密的激动心情拿着信跑到床边坐下,麻溜的撕开,里面是三张信纸。

     第一张开头红色醒目的标题让我直接惊喜得跳了起来:谱脸画馆招聘信

     画馆?招聘?

     我咧着嘴慢慢的朝着下面看去:一周工作五天,月薪两万,如有异议,到了再详谈。

     看到这句话,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旋转,跳跃,都不能够表达我的激动。哎呀呀,这算是老天对我失业的补偿吗?这么大一个馅饼,差点被砸晕了都。

     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我带着狂跳不止的心迫不及待的就往下面看去,空白!翻到第二页,空白!第三页,还是空白!

     我眨了眨眼,哟呵一声,完全不知道这封信到底是真的还是有人恶作剧。

     纠结了半天,我猛然看到了我的二手电脑,嘿嘿嘿的笑着,拿着那张写有地址的信封迅速的就蹿到电脑桌前,打开百度,迫不及待的就将地址输了进去。

     无?

     我揉了揉眼睛,就担心自己看岔了,但的确是没有。我啧了一声,不信邪的继续打开了两三个浏览器。

     答案都是无,地址上写的是朝阳街十八号,但是百度上的答案只有朝阳街十七号,会不会是画馆的地址写错了?

     这么想着,我又搜了下谱脸画馆四个字,网上出来的只有四川脸谱……

     好吧,我放弃了,宝贝的将信封放到枕头底,决定明天亲自上门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下楼啃了两个包子塞了塞牙之后,我骑上我的全自动牌宝马就朝着朝阳街赶去。

     朝阳街离城市中心有些远,也谈不上郊区那么偏远,但骑自行车的话两个小时还是要的。

     没办法,现在的我身上全部家当加起来只有一百块,为了给自己留条活路,我坚决不打车。要是今天应聘不上,我不就废了吗?

     七月三伏天,虽然是早上,但是这一路上都没有歇过气儿,我到达朝阳街的时候,累得跟条狗似的,汗流浃背。

     擦了擦汗,我找了个空地放好自行车后,直接就走进了最近的一家便利店,对着前台喝粥的一个小姑娘问道:“小妹妹,你知不知道朝阳街十八号在哪儿?”

     小妹妹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了眼我,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看智障。

     我先开始还奇怪呢,后面一想,哎呀,这里没有十八号,只好改口。“那什么,我说错了,是十七号。”

     “直走两百米,然后从深巷里拐进去……”

     我笑嘻嘻的道了声谢,然后一脸尴尬的从便利店里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