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101苏晨的身世(必看)
    </script>    “喂,请问是苏晨的家长苏歆吗?我是苏晨的老师,苏晨现在出了车祸,正在市医院抢救!”电话那边,苏晨的班主任王老师的声音有些焦灼。

     苏歆捏着手机有些恍惚,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车祸,抢救…撄…

     这一个个的字眼都像一把利刃割在苏歆的心上。

     苏歆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挂的电话,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有些踉跄。

     苏歆直接推开乔琛办公室的门,“乔总,我要请假!”

     乔琛正在签字的手一顿,钢笔在纸上留下了斑斑墨迹,他知道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她不会突然请假,“理由?”

     “我儿子出车祸了!”说完,苏歆也不再征求他的意见,直接向办公室外走去。

     可还没等苏歆走出去,乔琛就拉住了她的手,“我送你!偿”

     坐上乔琛的车,苏歆看着不断后退的景色,有凉风灌进来。

     “会没事的!”乔琛安慰着他,纵然他自己都很担心。

     一路上苏歆一句话都没说,到医院的时候车都还没停稳她就下了车,乔琛紧随其后。

     此刻王老师正站在手术室外面,双手合十,似乎是在为苏晨祈祷。

     “王老师,到底怎么了?”苏歆的声音有些颤抖,明明早上去上学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这会儿就出了车祸?

     王老师的脸也是一阵红一阵白,“苏小姐,对不起,今天中午我带他们去吃饭的时候被一辆疾驰过来的车撞到了。”

     苏歆有些站不稳,“肇事者呢?”

     “跑了,不过警察已经了解过情况,应该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苏歆看着手术室上的“手术中”有些站不稳,好在乔琛及时扶住了她,将她扶到一边的椅子上。

     就在这时,江然刚好出现了,因为他是苏晨名义上的父亲,所以王老师也通知了他。

     “情况怎么样了?”江然蹙眉在她身旁坐下。

     苏歆两眼空洞地摇摇头,“还不知道,正在抢救!”

     江然的一颗心也立刻悬了起来。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秦墨眉头紧蹙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们谁是RH阴性血?”

     “我是A型。”苏歆首先将自己的血型报了出来。

     “我是B型。”江然接着回答。

     “我是O型。”王老师也回答。

     最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没有说话的乔琛身上。

     “我是AB型。”乔琛蹙眉,心中似乎已经有了某个答案。

     RH血型又称熊猫血,是一种罕见的血型,“那孩子的父亲呢?”

     如果孩子是RH阴性血,那么父母之中至少有一个人是这种血型。

     苏歆摇头,“我不知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难道这孩子是你捡的?”秦墨的语气有些责备,毕竟在这攸关生死的时候容不得半点失误!

     苏歆将目光投向江然,“你一定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对不对?”

     虽然她失忆忘记了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江然肯定还记得,如果之前他说不告诉她过去的记忆是为了她好,但是现在苏晨都已经躺在手术室里了,他也应该将一切都说出来。

     江然闭了闭眼睛,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其实苏晨并不是你的孩子!”

     “你在胡说些什么?”几乎是一瞬间,苏歆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小晨是我养了七年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孩子?”

     江然看着她失控的样子,内心一阵抽痛,“七年前,你刚从乔家逃出来的时候孩子就掉了,那时候你发了两天的高烧,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你的孩子,后来我发现你得了选择性失忆,刚好那时候医院有一个母亲刚生完孩子就死了,她的丈夫在她怀孕之后就出车祸死了,医院本来是准备将这个孩子送到去福利院去的,但是我看到之后就顺手领养了这个孩子。”

     乔琛站在一旁没什么情绪,如果是这样,所有的一切就都说得通了,他就说苏晨为什么会在她离开乔家两天后就出生了,原来他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亲生孩子。

     几乎是在江然说完这一切之后,苏歆的所有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她记得,那天她的身下是一片血水……

     “苏歆!”在乔琛晕倒的瞬间,乔琛和江然同时冲了上去,但江然离苏歆更近一点,将她抱去了医务室。

     苏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空暗沉沉地,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压抑感……

     “小晨怎么样?”这是苏歆醒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嗓音喑哑。

     江然和乔琛见她醒了,眼底都有几分喜色。

     “放心吧,小晨没事,叶微刚好是RH阴性血,她用自己的血救了小晨。”这句话是江然说的。

     苏歆点点头,有些虚弱地从床上坐起来,准备拔掉自己手上的针管,乔琛及时拉住了她,“你干什么?”

     “我要去看小晨。”苏歆望着乔琛,眼中有恨意。

     “等你好了再去!”乔琛制止他。

     “乔琛,你凭什么管我?”说着,苏歆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你记起来了?”乔琛的眸子深不见底,看不出什么情绪。

     “对,我记起来了,我什么都记起来了,当年我父母的死,当年你为了另一个女人把我丢在医院里,当年我出逃的时候孩子在我身下化为一滩血水。”苏歆用力扯着自己头发,瞳孔中满是疮痍,这些尘封的记忆对她来说太痛。

     “为什么要让我记起,为什么要让我记起,为什么要让我记起……”她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死亡了,这对她来说何其痛苦。

     “歆歆……”乔琛伸手抱住了她,好让她不要再继续伤害自己,“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和我们的孩子。”

     此时的苏歆已经崩溃,泣不成声。

     自从苏歆那天在医院大哭了一场之后,她就再也没说过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江然和乔琛每天都往医院跑,但是她依旧什么都不说。

     直到有一天苏晨跑到了他的房间为她,“妈妈,我听医院的叔叔阿姨说我不是妈妈生的,他们在骗我对不对?”

     苏歆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小东西,终于于心不忍,摸了摸他的脑袋,:“对,叔叔阿姨他们都是骗人的,小晨怎么不可能是妈妈亲生的孩子呢?”

     “嗯,我也觉得!”苏晨郑重其事的点头,“那妈妈要快掉好起来,等你好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帮我去揍那些乱说话的叔叔阿姨了。”

     他一本正经的模样让苏歆觉得好笑。

     “妈妈,你笑了,你终于笑了。”自从他出事之后,妈妈就再也没有笑过。

     看到她欢呼雀跃的样子,苏歆将苏晨到自己的身上,“小晨,你要记得,妈妈永远都是你的妈妈,无论发生什么妈妈都会保护你!”

     “嗯,妈妈,等我长大了我要保护你!”

     “好!”

     ******

     苏歆住院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查苏晨出车祸那天的监控录像,那时候,老师正带着一众孩子去食堂吃饭,而那辆车直直就是向苏晨开去的,而且速度还越来越快,如果是正常的车祸,那么司机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快速点刹车,但是那辆车并没有。

     而且苏歆还发现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那辆车连车牌号都没有,如果说这是一辆正常的车,那么肯定出门时要有车牌号的,如果没有车牌号,那么这有可能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

     不知道为什么,苏歆的第一反应就是夏语,可能是因为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她见到在医院照顾乔琛的她,所以想要报复她!

     想到这里,苏歆的双拳紧握,她都已经害死了她的父母,难道还想害死她的孩子吗?

     这个女人真的是蛇蝎心肠,可是苏歆却苦于自己没有一点关于她害人的证据。

     最后苏歆想,就算是为了苏晨的安全,她也得离开这个勾心斗角的地方。

     ******

     昨天没更新是因为考计算机一级去了,对于我的考后感就是一句话:明年又是一条好汉,来年再战!

     然后就是相信大家已经嗅到了这本文快要结束的气息,应该只剩一两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