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半葬之术
    “什么意思?”欧阳天看陈萧寒的表现急忙跑去问到,“我祖上曾经到过与这个墓一模一样的墓,不过他走到这不小心将墓中这个瓷器给撞碎了,而你看,这个瓷器并没有什么破坏,也就是说,我祖上到的那个墓,不是这个!但是和这个一模一样!”陈萧寒的记忆只有这些,他的这个推测现在也越来越成为现实,不过这个事实却很是让他吃惊,欧阳天听了后深呼一口气,眼光有些迷离的道“这,恐怕是半葬之术!”“半葬之术?”“对,我曾经在古籍中看过这个记载,这是一种秘术,一种独特的下葬方式,不过关于这个却没有谈及其用途,所以我知道的也就十分的少了。”欧阳天有些遗憾的道。

     “半葬之术……难道这个与我记忆的那个墓有什么关系?……或者说,那个墓的墓葬,就是这个墓中墓葬的另一半,而且,就连排列都是一模一样!”陈萧寒睁大眼看着欧阳天,欧阳天听了后默默点了点头道“或许,这个墓里的瓷器兵器分的另一半就在那个墓里。”,或许陈萧寒说的是对的,不过也已经无从考证了。欧阳天看了看那些瓷器的切口道“陈先生你看,那些瓷器好像就在烧制时就已经只做了一半,并不是将完整的做好而切开。”陈萧寒听了后愣了一下,赶紧过去摸了摸那个切口道“的确如此,这如此光滑,还上了釉,看来墓主不是一般人的啊。能够调动这些工匠为他烧制。”

     欧阳天和陈萧寒停了一会,就继续向前走去,现在对于墓主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对于他们也越有利,不过,越到内部危险性也越来越大,他们两也必须更加警慎。他们离开墓葬室,迎面而来另一间墓室,里面整齐的摆放着数十口棺材,“看来这是陪葬室。”欧阳天淡淡道。棺材已经被墓中的湿气破坏的十分严重了,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但是从这陪葬的规模来看,墓主生前也绝对不一般。

     “欧阳先生,我们还看这个墓室吗?”陈萧寒问着,“不用,我们直接去主墓室。”说完欧阳天就径直走向主墓室。到了主墓室口,树立一块石碑,上面雕刻着墓主的生平事迹。等陈萧寒靠过来,陈萧寒无奈的道“抱歉,我可不懂古文字……”欧阳天笑笑道“没事,我学了点,我看看。”然后陈萧寒给欧阳天打着手电,欧阳天开始读了起来“墓主生下来左手手背上便长了一块眼状胎记,随着年龄的增长,这胎记也就越来越明显,赫然就是一个栩栩如生的眼睛,而且极为瘆人恐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周围人无故死亡的也越来越多,旁人便认为是墓主的原因,想要将他祭天以求上天原谅,不过却走了风声,墓主父母带着他逃跑了,没想到被人追到悬崖边,墓主父母无奈,不肯将儿子交到那些人手里,便一跃而下,墓主父母虽然死了,但墓主却侥幸存活,当时他只有3岁。不过也受了重伤导致昏迷。被路过人所救,救他的人是军队教头,无妻无子,便将墓主收养,等墓主长大便让他参军,而墓主也在渐渐长大的过程中发现了自己左手眼睛的奇异力量,靠着战场上的优秀战绩,他在20岁便坐上将军之位,并且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别人称他为魔眼将军。他在一次偶然机会,救了一个落魄快要饿死的乞丐,这个人是个风水先生。”说到这欧阳天转头看向了陈萧寒。

     “继续说下去。”“那个人不但是个风水先生,而且对于打仗策略也有独特看法,于是墓主每次出站都带着他,封他为军师,墓主的能力加上军师的策略,迅速为君王开拓不少版图,手上的实权也越来越大,不料君王却受小人谗言,认为墓主的权利越来越大危迫君主地位,便在墓主的一次大胜后的庆祝宴上下毒,墓主惨死。向外说的却是被人暗杀,由于军师当时有事逃过一劫,君王下令厚葬,等尸体到达府上才发现,墓主不但死了,就连左臂也被砍下……”说到这欧阳天像是受到什么巨大打击一样,一下坐到了地上,大声喘着粗气。

     “怎么了?”陈萧寒赶紧去扶欧阳天,“没事,没事……”欧阳天有气无力的答到。欧阳天缓了一阵急忙继续看着说“将魔眼将军厚葬后,他的家人也认识到世态炎凉,除了有些陪葬的人外,全部回到乡下安度余生去了,而他们家唯一的恩人和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军师。”说完欧阳天还绕着石碑转了几圈,看到石碑上没有了什么其他的记录后,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怎么没了?怎么会没有????”欧阳天自言自语的道。“欧阳先生你怎么了?”陈萧寒有些奇怪的问道,他总是隐约感觉到欧阳天有什么事情瞒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