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身份暴露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一个身穿风衣的年轻人从警戒线外走了过来,他不但异常顺利的进来,没有人阻拦,好像都认识他一样,连那些老头见了他也都赶紧停下工作,朝他靠拢过去,就连之前那个趾高气昂的陈老头子也不例外,这让陈萧寒微微皱起了眉头,此人什么身份?居然有劳如此大驾?他正在默默观察时,不知张叔给那人说了什么,那个人转头顺着张叔的手指看向了陈萧寒,于是,两个目光便对视了起来,那个年轻男子嘴角微微上扬,跟其他人交代了几句就向陈萧寒走来。

     “萧寒,这孙子是谁?怎么那些老头都很顺从的样子?”龙飞凑了过来疑惑的说着。“不会,是他们的……老大吧……”陈萧寒慢悠悠的吐出这几个字,他也被自己这个猜测吓了一跳,这个设想的确十分胆大,甚至有些疯狂,但是龙飞没有那么大的反应,笑着开口,“要真是这样,这恐怕才叫英雄出少年,看那些老头对我们年轻人的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哎哎哎,他怎么朝这来了???”龙飞看了那青年人离这越来越近,不由问到。本来还挺义愤填膺,看见他来就泄了气,说话都小声了许多,“你先走,他估计是来找我的。”陈萧寒推了推龙飞想让他离开,龙飞却依旧站在那,“兄弟没事,他要是敢找你麻烦,我就咬死他,那些老头没什么战斗力,一会打起来那些周围警力估计很快围过来,你就趁机跑!”龙飞喋喋不休说着,如临大敌一样,四处用眼睛扫描这那个身穿风衣的年轻人,这让陈萧寒倒是涌出一股感动,不愧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时刻为自己着想。

     “龙飞,没事,你先到一边,他对我应该没有什么恶意,毕竟我第一次见他,我想他也是知识分子,不会胡来的。”陈萧寒给了龙飞一个放心的眼神,“我不管,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不走!”龙飞一脸坚定,陈萧寒摇摇头,知道肯定说不过他,索性就让他留在这了。那男子走过来,微笑着伸手道“我叫欧阳天,是这次考古行动总负责人,认识你很高兴。”龙飞一脸懵逼的看着欧阳天,傻傻说不出话来,陈萧寒也是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介绍了他和龙飞,欧阳天点点头道“我听说陈先生也知道此墓不能下,不知道您为什么说这个墓不能下呢?”陈萧寒皱了皱眉,自己身份的事他不想别人知道太多,便迟迟没有回答,龙飞有点忍不住了,大声说着“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爱多管闲事?我兄弟说不能下那就是不能下,而且我听说你也不让他们下,你又何必问那么清楚呢?”

     欧阳天听了龙飞稍有怨气的回答并没有生气,笑着对陈萧寒道“我以前读过一篇文章,挺有意思,说存前人,非栽木商从为生,顺意拂地求,地空揭盒而得其物,以求其存,称为郎将,曾云,山环穴而贵,水绕穴则富,然,穴后黑蛇,或时而咬,则前富贵之名,淡然无存,不知陈先生也是如此看的?”陈萧寒听后,这是盗墓贼行话,不由明白之前之事,怪不得他没有让那些考古队的下墓,微微点了点头,承认自己的身份,龙飞看着他们一唱一和,头转来转去问到“你们说的什么鸟语?”“不过我不干这生意,我祖上是发丘中郎将,我只是知道一点。”陈萧寒没有回答龙飞的话,淡淡的说着。

     “很好,我和你一样,不过,我父亲就是盗墓的,不过他早已金盆洗手,说这极损阴德,怕影响后代运势,现在做了考古顾问,而我,也就顺势来到考古队了。不过兄弟既然也能看出来这墓,想必也是不一般,来,我们到帐篷里详谈。”说完欧阳天就径直向帐篷走去,陈萧寒和龙飞对视一眼,也就跟着他过去。“搞了半天,你两是蛇鼠一窝啊!”龙飞小声笑着说,陈萧寒蹬了龙飞一眼,“我又没干过这,什么叫蛇鼠一窝?我们也是好意,别瞎说!”“哈哈,我这不就开个玩笑木,你还急了!”说着他两已经进了帐篷,欧阳天示意他们坐下,亲自倒了开水,指着龙飞道“不知龙飞先生也是……?”……“我可不干这事,别看我啊!”龙飞一脸茫然,没想到欧阳天竟然想到了自己,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他也不想多说,欧阳天笑了笑道了声抱歉,便也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