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 被骗
    不过欧阳天依旧抱着一丝幻想,“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后再说吧”

     说完欧阳天就过去推开了石门。由于时间的原因,石门一开就有灰尘四处飞。

     欧阳天三人缓缓进入,这主墓室虽然开阔,墙壁周围四周都是壁画,欧阳天眼睛一扫就有些崩溃,这明显就是西夜王的墓葬啊。

     上面描写了西夜王生平的重大事迹,单单从人物的着装来看,这都不可能是铜镶尸王的墓穴。

     欧阳天走到墓志铭处,独自一人看了起来,他虽然已经基本确定这是西夜王的墓葬,是那个统领骗了他们,虽然原因不得而知,但是他还是希望能从这里找到铜镶尸王的蛛丝马迹,毕竟,他们两个是在一起共过事的。

     铜镶尸王,的确犹如陈萧寒所说的,作为一个神秘存在突然成为西夜国的国师,当然,原因是肯定不会写出来的,怎么可能刻着因为西夜王要统一的原因,才让铜镶尸王当上了国师……

     这个欧阳天已经不去注意,这西夜王让铜镶尸王当上国师,大臣很是反对,他们都不认识,怎么能突然对他委以大任?

     不过西夜王却不为所动,看来陈萧寒所说的原因很有可能,不然这西夜王岂能冒着众怒,让他当上如此重要的位置?欧阳天想着。

     西夜王硬是顶着压力让铜镶尸王当上了国师,而之后,铜镶尸王开始封城,一个一个的封城,由于有西夜王的命令,其他人都不敢询问和反驳,他的工作也就顺风顺水的实施了。

     之后铜镶尸王就消失了,他们有一件事很奇怪,就是睡了一觉后就突然时间过去了很长,至于原因,他们也不知道。

     之后的文字,都是记载西夜王的,与铜镶尸王没有什么关系,欧阳天也就没有仔细看。

     看来陈萧寒的情报也都差不多接近事实,根据他说的话,那铜镶尸王封城的原因就是把他们一一控制。

     欧阳天几乎没有理会中央的棺椁,既然他都已经锁定这个是西夜王墓穴,其他的,也就不怎么重要了。

     看到欧阳天一屁股坐在一边,龙凡虽然不知道那个墓志铭说的是什么,还是从蛛丝马迹看出了些什么。

     “这是西夜王墓穴是不是确定了?”龙凡小声问道。

     欧阳天微微点点头,他还在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看来那个统领骗了我们,可是,他又为什么要骗我们?”龙凡又疑惑说道。

     “谁知道他呢?一个本来很恨铜镶尸王的人,却帮助了他。”欧阳天也有些无语的道。

     “那我们怎么办?现在出去?”

     “只能先出去了,考虑下一步再进铜镶尸王陵。”

     “继续进去?”

     “不然呢?呵呵。毕竟,陈萧寒还……”

     “我们怎么出去?”

     “现在只能按照原路返回了,要是那些流沙把路都堵了,那就定向爆破,或许我们就能出去。”

     欧阳天叹了口气,这事情怎么越来越复杂了,而且剧情有些不按常理啊。

     天意吧,他也只能苦笑一下。

     只能按照之前的路再走回去了。

     他们走到之前的石梯口处,那流沙已经流的差不多了,甚至都有些顺着石梯流了下来。

     “看来过不去了,只能定向爆破。”欧阳天摇摇头道。

     龙毅点点头,拿出炸药,在一旁独自安装起来。

     这一下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不知道陈萧寒是否还……虽然机会渺茫,但是龙凡和欧阳天却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

     一会,龙毅走过来,几人退到石梯下,轰的一声,炸药炸起,沙尘四处飞舞,这炸药是定向往上的,如果往前炸的话,那些怪物是否还在那他们也不确定。

     而且上面的沙尘都流的差不多了,空间很大,很容易爬出去。

     几人等着那沙尘小了才走出石梯,定向爆破后,上方已经能看见天空了,欧阳天此刻才露出一丝笑容。

     虽然他们浪费了时间,却也解开了不少的谜团,这些东西也困惑欧阳天许久,他现在也都一一解开了面纱。

     几人快速爬了上去,封了口子,骑着骆驼向着之前的墓穴赶去。

     他们现在没有一点时间可以浪费,所以必须抓紧时间。

     “老板,他们出来后,骑着骆驼走了,路线不是我们的基地,请指示。”

     一则消息传入基地的约克耳朵里,约克有些愣神,欧阳天他们居然这么快就出来了?有些不合常理啊。

     “你看他们朝着哪个方向走了?什么路线?”约克问着。

     “西南方,似乎,是之前那个墓穴的方向。”

     西南方?约克眼皮跳了一跳,他们去了之前的墓穴?他们去那个墓穴干什么?约克心里突然涌出一丝隐隐的不安。

     这种感觉很是强烈,甚至约克都有些不能控制,他似乎发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些。

     “跟紧他们,看看他们去哪,记住,一定要小心,不可暴露。”约克的语气突然之间极其冰冷,那个跟踪的手下都心里一颤。连忙答是。

     欧阳天和龙凡,龙毅的速度很快,在途中,龙毅微微开口,他并不知道欧阳天心情如何,可是这个问题还是要问,不由的谨慎起来。

     “欧阳先生,我们回去那个墓穴,可是那珑也在那啊,我们怎么办?”龙毅其实心里对这很烦恼,这统领的身体还是珑的身体,总不能不管直接打杀吧?

     欧阳天咬咬牙,“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止我们。他要是识趣,不挡我们去路,我们也不必那样做。”

     看来欧阳天还是不忍心啊,龙毅点点头,可是一会到了墓穴,以欧阳天的脾气,肯定会质问他为什么骗自己,这情况可就不知道如何了。

     走了半天,欧阳天几人走到了之前珑给他们说的那个通道,顺着通道他们又一次钻进了铜镶尸王陵。

     通道里,几人都是沉默,不知道如何说,说什么,就这样到了底部。

     欧阳天先行环顾一圈,并没有发现珑的踪迹,当时他说他要沉睡,欧阳天现在也怀疑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没有遇到他或许是好事,至少欧阳天不必在大义和友情之间苦苦选择。

     之前在墓穴知道统领杀了那么多的人,还霸占了珑的身体,欧阳天都没忍心杀他,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就是珑,珑就是他。

     欧阳天也知道自己心软,或许是坏事,或许是好事,他也不去多想。

     “龙凡,龙毅,我对不起你们龙家,现在,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我不想你们龙家的人,在这全军覆没,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可是你们也知道,有些时候,即使我想保住你,我也没有办法,总而言之,小心,再小心。”欧阳天嘱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