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困惑
    欧阳天猛的刺的轻叫一声,又是刺髓藤的神经毒素,刚才他专心看墓室结构,把身体里的这个都忘了。

     “龙姑娘,服药以后,还有痛感吗?”欧阳天轻道。

     “还是有一些,不过比之前能少一半……”龙凡也是实话实说,要说直接完全抑制,根本不可能的。

     欧阳天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盯着那个圆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对于圆盘的恐惧远远大于下面的石棺。

     就是那种捉摸不定的感觉,让欧阳天很是诧异!

     “这圆盘,有点怪啊!”欧阳天看着龙凡,开口道。

     龙凡微微咬了咬牙,只能摇摇头。

     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欧阳天当然不敢百分百确定这圆盘有什么问题,也不是说他职业病,看什么都不对,而是这个圆盘,他感觉,很不一样!

     不过也就是他的感觉,没有什么实质性证据,也就只能放下去看那个石棺了。

     欧阳天往前走了走,突然,那圆盘有了动静,居然像花瓣一样的盛开了!

     嘶!欧阳天只觉得眼前一黑,时间,仿佛停到了此刻……许久许久……

     欧阳天也好像失去了意识,整个人都没有一点知觉。

     一丝光亮射进欧阳天闭眼的眼皮,欧阳天缓缓张开了眼,还依稀能听见各种小型机器的声音,欧阳天睁眼,居然在一个高档病房里。

     他此刻全身酸痛,手里还刺着点滴,身上也是各种医疗器械。而在他的身边,有一个熟睡的人,这个人,赫然就是珑。

     欧阳天皱了皱眉,“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在这?”欧阳天心里纳闷,可是他试了试挺起身子,根本没有什么力气。

     欧阳天这一动作,倒是惊醒了旁边的珑,“欧阳先生,你醒了!!”珑缓缓睁开眼,看到欧阳天,直接跳了起来,一脸惊喜的说道。

     “我,我怎么……”欧阳天还没说完,珑边往出跑边说“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你小心点,别动啊!!”

     欧阳天苦笑一下,自己之前的记忆,不是在那个墓室里吗?怎么突然又跑到了病房?欧阳天虽然心里疑惑,可是没有人能够解答……

     一分钟左右,病房里直接涌进来一批人,释,珑,龙凡,自己之前队伍里的很多人,甚至,还有自己已经憔悴很多的父亲。

     欧阳天的父亲叫欧阳靖,或许因为太过于担心欧阳天,现在看起来都老了不少。

     “天儿!”欧阳靖老眼泛着泪花,推着轮椅缓缓过来。

     “爸!”欧阳天此刻也是忍不住,不过由于身体原因,虽然激动还是不能做太多动作。

     “你别动,你别动,你才刚醒来,刚才珑跟我说,我都不敢信,你都昏迷这么长的时间了……都怪我,让你找什么东西!!都怪我啊!”说到这,欧阳靖也哽咽起来。

     “不是你的原因,是儿子自愿的,与你无关。”

     欧阳天转眼看着其他人,转了一圈,微微皱眉道“陈先生呢?”

     这一句话说出,其他人都纷纷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陈先生呢?爸?”欧阳天直接问道。

     “天儿,陈萧寒,没出来……”欧阳靖也没有办法,这种事情瞒不了欧阳天一辈子的,还不如让他早点知道。

     欧阳天一下似乎没有了力气,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怎么会这样??!陈萧寒居然没有出来?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欧阳天歇斯底里的喊到!

     珑向前微微走了一步,“欧阳先生,我们到了那个孽镜地狱,你就突然晕了过去,我们也无意找到一个通道,这个通道可以通道了外面,而我们在通道里,却发现了很多血迹,还有马尾鱼鳞兽的足迹,还有陈先生的衣服碎片……”珑低语道。

     欧阳天死死抓住了床单,手也不停的颤抖着,死了?就这么死了?欧阳天不敢相信,缓缓流下了泪水,陈先生,是我欧阳天无能,救不了你!

     欧阳天此刻深深的自责,却也毫无办法!欧阳天突然拿起没打点滴的手掌,给自己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陈萧寒!我欧阳天对不起你!!”欧阳天嘶叫着。

     “欧阳先生,你别内疚,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看见,可是,事已至此,你也别,太放在心上……”说话的是龙凡,她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抽泣。

     “不管怎么说,也都是我拉他进去的……”欧阳天依旧很是自责。

     “对了,陈先生的后事,你们如何处理了?”欧阳天虽然不想面对,却也不得不面对。

     “我们给了龙飞一大笔钱,让他分时间给陈萧寒的母亲,骗她说陈萧寒去了国外发展,不好回来……”释解释道。

     欧阳天点了点头,处理的方法还是比较妥当,要是让陈萧寒的母亲知道,再出了什么意外,欧阳天可就真的原谅不了自己。

     欧阳天看着窗外,窗外的城,楼,车,人,一切,鸟语花香,都是那么美好。

     “对了,我昏迷多长时间了?”欧阳天轻轻问了一句。

     “已经三个多月了,可急死爸爸我了。”欧阳靖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

     “呵呵,果然厉害啊,不愧是第四层,孽镜地狱!”欧阳天突然转头看向了众人。

     “欧阳先生,你说什么呢?”珑有些急切的问道。

     “假的?幻觉?真的很真实啊,不过,我还是知道,这不是真的!”欧阳天怒喝道!

     “你再说什么啊?”龙凡看着欧阳天,一脸担心的问着。

     其他人也都纷纷询问起来,一句一句,不过欧阳天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任由他们吵闹。

     许久,他们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没有了声音。

     没了?欧阳天睁开眼,赫然就是孽镜地狱,回到了之前的场景!

     欧阳天转头看向其他人,他们也是一样,或是恐惧,或是流泪,这圆盘,居然把人们内心最深层次的恐惧都挖了出来!

     欧阳天心里也是一颤。他直接拿起释早都丢在了地上的枪,朝着圆盘射击起来!

     砰砰砰!子弹打在圆盘上蹦出火花,啪!那子弹也不知道打在了圆盘哪里,那圆盘里居然流下了黑色粘稠的液体,流在了石棺上。

     欧阳天可没有什么时间去看那圆盘,他赶紧去看其他人,跟他预料的一样,没有了圆盘,其他人也从幻境里回来了。

     “怎么?”“刚才怎么了?”……

     众人纷纷问道,一刹那,眼前的情况直接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天简单说明了情况,至于他怎么知道是幻觉的,欧阳天解释道“这个还得感谢刺髓藤。”

     “啊?刺髓藤?”“什么意思!?”“有刺髓藤什么事?”众人一言一语的猜测……

     欧阳天也不卖关子了,“由于我中了刺髓藤的毒素,而当时龙姑娘亲口告诉我,至少六个月,而且,我还要收到它的折磨,虽然痛苦较小,却依旧可以感觉到,不过,在幻境里,他们告诉我,我仅仅昏迷三个月,而且,我当时身体,根本没有一丝神经毒素的痛感。虽然幻境很真实,可幻境,毕竟是幻境!也好,在幻境里,你们都说陈先生死了,至少在这里,我们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