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魔沙迷城(十六)
    对于欧阳天的不满约克也没有任何表示,陈萧寒自从上了飞机,到了天上才知道自己刚才的处境多么凶险,下面整个一片死尸,没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来的,数量多的惊人。

     飞机飞了一段时间,迎面而来一个巨大的军事基地,而且周围军事建筑不断,看着约克和基地兵士打着招呼,欧阳天心中一沉,没想到约克这次下了如此大的血本,叫了这么多的人,自己对于约克的认识还是太少,他可不单单是个盗墓贼……飞机顺利的飞了进去,还没等飞机降落,下方早已经距离很多人,少说也有数十个。其中大部分都是医生,拿着急救器材,看来约克对于这次行动早有准备。

     飞机缓缓下降,下面的人赶紧把距离最近的鹏扶到担架上抬走了,而其他人并没有受伤,便一个接一个的下去了。

     刚开始陈萧寒还有些不习惯,总感觉自己一行人跟俘虏一样,被其他人拿着枪围在中间,很是难受。等到约克也下了飞机,那个直升飞机才缓缓开走了。

     约克下来后对周围拿着枪支的人挥挥手道“别这样,不是告诉你们了吗?这都是我的朋友,有点礼貌!”说完其他拿着枪的人都纷纷散开,看到这,约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欧阳先生,请吧?”

     “约克,你到底想干什么?按理来说你应该要置我于死地,可你偏偏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救了我,不过要说你诚心诚意的救我,打死我都不信!”欧阳天并没有移动,甚至连看都没看约克一眼。

     约克对欧阳天的脾气也好像很是了解,并没有生气,拍着手笑着道“好!欧阳先生,既然我救了你,我肯定不会多此一举再害你,我还会放过你们一行人,给你们所有需要的,不论是骆驼还是装备,当然了,我也知道你要去铜镶尸王陵,我并不拦你,只是希望我得到其中一件东西……”说到这,约克看了看欧阳天,并没有说下去。

     当欧阳天听到约克要其中一件东西时,顿时慌了不少,不过又再次镇定下来,不过这一幕都被众人看在了眼里。

     “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欧阳天依旧面不改色的问道,不过语气中有了几分试探之色。

     “哈哈哈,欧阳天,放心吧,我看上的东西可不是你看上的那个,你为了救人,而我只为了利益,就你看上的东西,我早就知道,那个能卖多少钱?”约克嘲讽般的指着欧阳天笑到。

     听了约克的话,欧阳天并没有表示什么,也可以说,他这是默认了。不过约克这看起来合情合理的解释听到陈萧寒的耳朵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有,欧阳先生,你看鹏也已经受伤,暂时行动不了,我觉得你也别让他长途奔袭,这种伤员进了墓也帮不上忙,不如在我这好好休息,你觉得呢?”约克微笑着对欧阳天说道。

     欧阳天听了后明显呼吸都急促起来,这约克是拿鹏作为交换砝码,他知道欧阳天不会放下鹏不管,而约克同时也怕他们不会给自己东西,最为可气的是,此刻就算众人知晓约克的心思,不过他的建议却没有任何破绽,要是执意争执下去,反而觉得他们不懂事了。

     欧阳天依旧没有说话,或许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或许还在思考约克的条件。“约克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陈萧寒缓缓走了过去,开口问道。约克转过来看了看陈萧寒,眉毛扬了扬无所谓道“当然。”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你不让你们自己人去拿那个你一直想要的东西呢?反而费了这么大的劲,救了我们,而让我们去?我可不可以假设,当然,我这也就是个假设啊,约克先生肯定不会和我一般计较的是吧?”

     约克听了后仿佛刺到痛处。有些狰狞的道“当然!”

     陈萧寒轻笑一下继续说道“这个墓可能很是凶险,而你自己也不确定你到底有几成机会活着拿那个东西出来,我们也就是一个炮灰而已,我们活着带东西出来,你就单单放了鹏,还没有任何危险和损失的拿到你要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幸死了,你也同时没有什么损失,也就是说,不管我们怎么选,收益最大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约克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先生既然这么说了,我狡辩也没有任何用处,的确,你说的很精辟,也很对,不过我想问你们,你们来的目的不就是进入那个墓穴吗?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的确在帮你们,不是吗?”

     “你!……”陈萧寒没想到反而被约克将了一军,有些控制不住的往前走了一步,但周围的人赶紧拉住了他。

     约克哼了一下,“你们所用的东西,包括枪支,盗墓用具,医疗包,地图等等我都准备好了,你们今天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启程吧。我和鹏先生期待你们的好消息。呵呵。枭,你带客人去休息。”约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士兵说道。

     那个士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众人也都只能无奈的跟着他走了。约克眼看一行人离去,顿时恢复之前冷漠的表情,他就站呆呆在那,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什么。

     这时一个男子走了过来,恭敬的对约克道“老板。”约克点点头,看着众人离开的背影道“你暂时不要出现,不然会扰乱我的计划。”要是其他人在这就会发现,眼前这个男子和孤长得一模一样。“还有他,此人的来历给我查清楚!”约克指了指陈萧寒,显然他对于之前的事有些气愤,表情都狰狞起来。

     众人被安排吃了饭,不过饭桌没有约克,也没有鹏的身影,欧阳天问鹏的下落,那些兵士只说在治疗,别的都不知道,这一弄其他人都没了兴趣吃饭,随便吃了几口就走了。

     一行人被安排在相邻的房间里,按照约克的说法,明天他们就可以安然离去,不过这个夜晚,陈萧寒不知怎么,辗转反侧就是不得入睡。

     咚咚咚!一阵急切的敲门声传入陈萧寒的耳朵,陈萧寒赶紧打开门,门打开的一瞬间,欧阳天就溜了进来,并且把门关上。陈萧寒刚想说话,不料欧阳天却摇手示意别说话!

     陈萧寒皱起眉头表示不解,欧阳天苦笑一下,带着他在房间仔细翻找起来,在陈萧寒的枕头里发现一个小型窃听器。陈萧寒看见此物才明白欧阳天的用意。

     欧阳天在手机上打着“陈先生,这件事情没有我们想的这么简单!”陈萧寒看了看后,赶紧也打道“我知道,不过你告诉我,你和他是死对头?”欧阳天一看,无奈的点点头,继续打着“我和他打过不少交道,他对我积怨很深了,怎么能平白无故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