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陈萧寒的身体
    陈老头把陈萧寒带到了二楼,这里一层居然都是医疗仪器,这倒让陈萧寒惊讶不小。

     “呵呵,不用疑惑,我们这里的条件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医院,不过基本能做的,这里都能做。”陈叔倒是平淡的说到。

     随后陈老头给陈萧寒做了一连串的身体检查,也将他的身体,全面透视了一遍。

     完了陈老头将陈萧寒领到椅子上,为他把起了脉,顺便说着“有些数据现在还出不来,再等等看,我先自己给你看看。”

     “奇怪……”陈老头突然眉头一皱,微微吐出两个字来。

     他把脉完毕后,严肃的说着“萧寒你也不是外人,我就直接说了,欧阳天说,你体内有些什么东西,还是目前不知道的,它自己已经跟你的身体合二为一,我看,凶多吉少了。”

     陈萧寒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听着陈老头继续说。

     “首先不管这物质是什么,有什么用,单单想想看,这铜镶尸王在你体内种入这种东西,还给了你万蛇金丹,他不可能给你植入什么有益于你的东西的,不然,他又有什么动机呢?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些东西没有爆发,但是一旦爆发,恐怕你也不好控制。”陈老头有些担忧说着,这是陈萧寒第一次感觉到这陈老头,还是很人性的。

     这时,门从外面被打开,欧阳天快步走进,见到陈萧寒,笑着说道“陈先生,你来了!”

     欧阳天现在精神不错,他体内还有刺髓藤和尸身蛊虫的毒素,这个陈萧寒还是知道的,看到他无碍,陈萧寒也就微微放下了心。

     欧阳天过来坐下,急切问道“陈叔,你可要使出全力救治我这位兄弟的!”

     陈叔笑了笑,“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只要我能做的,肯定都能给他做。”

     并不是欧阳天不相信陈老头,只是希望他能救治好陈萧寒而已。毕竟,这他们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变成这样的,那些死去的人他没有办法,而这些活着的人,他肯定要努力帮衬了。

     “那他身体怎么样?”欧阳天问道。

     “此事急不得,我先给他做了检查,不过结果重要的都要过几天,然后我给他把了脉,他身体的东西,已经很是均匀的覆盖在他的内脏之中了。”陈老头一脸担忧的说着。

     “哈哈,陈叔,欧阳先生,你们如此尽心尽力的帮助我,我已经很是感激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的。”陈萧寒大气的说着,似乎,并不是在给他看病。

     欧阳天不知道他是心大,还是故作高兴来缓和这有些沉闷的气氛。

     “陈萧寒说的对!你福大命大,都能从铜镶尸王陵里走上一遭,肯定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陈老头也鼓励的语气说着,这一下,气氛,的确缓和不少。

     “对了,欧阳先生,你现在看起来精神不错啊,难道,那刺髓藤和尸身蛊虫的毒素,你都已经解了?”

     欧阳天嗤笑,“解了?想的简单!陈叔只是为我配了一种药物,可以短暂压制而已,陈叔说了,要想根除,十分困难。”

     “其实天儿体内的毒素,跟你的情况有些相似,都是密密麻麻的裹在内脏之上,所以去除,很是麻烦,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觉得,陈萧寒,你的身体里的东西,怕是毒素这可能性就很大了。”陈叔看着陈萧寒说道。

     陈萧寒此刻思绪万千,他心里岂能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其实说真的,他并不是担心自己,而是他的母亲,他的兄弟龙飞。

     自己父亲因为盗墓进了监狱,要是自己身患毒素,万一自己出了意外,那么他的母亲,可又能如何?

     他咬咬牙,微微叹了一口气。

     “不过陈先生,我一定会努力,并且一定会用最好的医生,为你诊断救治,这个,我可以保证!!”陈老头一脸发誓的样子说道,这倒让陈萧寒有了一丝感动。

     想想当初自己和龙飞还因为陈老头的态度生了闷气,现在看起来,似乎可笑至极。

     几天无话,陈萧寒一直住在这里,和陈老头,欧阳天聊着天。

     此刻,陈老头拿来了各种陈萧寒身体的详细资料和数据,坐在沙发上仔细的看了起来。

     而陈萧寒和欧阳天都不敢吭声,坐在那一动不动,仿佛小学老师抓住犯错误的学生一样。

     陈老头一会点头,一会皱眉,让陈萧寒和欧阳天摸不着头脑。

     陈老头摘下眼镜,放下资料单,终于开始说话了。“我看了看,陈萧寒体内的物质,比欧阳天的还要诡异。这毒素不但裹住你的内脏,居然还有往你的大脑里入侵的趋势!”

     这话一出,欧阳天有些炸了,入侵大脑,那后果可就不是能够想象的。

     陈萧寒也是心里一颤,不过表面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陈叔,怎么还入侵大脑了?这么严重吗?”欧阳天赶紧问道。

     “你先别着急,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入侵到他的大脑,只不过有这个趋势而已。”陈老头缓着欧阳天的情绪,也是为了安稳陈萧寒。

     欧阳天一听,才微微稳住,这么说,陈萧寒的问题,还有机会。这就可以了,总比已经入侵大脑,好上太多了。

     “这样,我先回去跟我几个朋友合意一下,赶快做好陈萧寒的救治方案。”说完陈老头就要起身离去,欧阳天和陈萧寒也送了送他,然后双双坐在沙发上。

     “陈先生,你放心,你的问题,我可能会用心的。”

     “我知道,我没事,你别担心。”陈萧寒安慰他道。

     又过了大概有一个礼拜,陈老头再次回到了欧阳天的别墅里。

     “陈叔,如何了?”欧阳天看见陈老头回来,高兴的问道,而看陈老头的表情也并不是多么忧愁,他就估计,可能陈萧寒,有救了。

     “还行,我们研究出了一种药物,对于这种扩散很有用,吃了它,陈萧寒至少不用担心这东西扩散到大脑了,而接下来,我们就有时间去研究他体内的东西,再给出针对性的治疗方案。”虽然没有找到根治的方法,不过能控制得住,陈萧寒,欧阳天,包括陈叔也都很是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