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前奏
    南家润提着衣帽,大步流星的跟在侍卫长赵英的身后,出得酒楼,见外面停着汽车。

     他紧跟两步,笑道:“从这儿到官邸走路也就小半个钟头,赵大哥还开车来?老头子很着急?”

     赵英回头瞥了一眼嬉皮笑脸的南家润,没好气道:“你小子,今个儿躲这儿耍,明个儿藏那儿耍,要不是我开着车满沧州城的转,莫说小半个钟头,就算天黑都不见得能把你小子找出来。”

     南家润跟着赵英坐上车,赵英发动了车子边开边道:“大帅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等急了他,保不得你,连我都没好果子吃。”

     赵英越说越来劲,扭过头抱怨道:“你说说你小子连累我多少回了?啊!今年的俸禄罚了大半不说,还蹲了好几次禁闭,挨骂的次数都数不清了。”

     南家润听的嘿嘿干笑道:“瞅你个大男人还这么斤斤计较,撇开挨骂关禁闭不说,罚的那点微薄俸禄,还没下面那些弟兄孝敬你的一半多,还在这儿哭穷。再说,老头子平日里嘴上骂骂咧咧说扣你俸禄,可未必就真扣了,你呀老头子身边的红人,知冷知热的,宝贝着呢。”

     赵英也笑道:“不管怎么说,你日后偷着溜去玩可得给我留个信儿,好让我知道你去了哪儿,警卫团是碍着你是大帅的宝贝儿子,一向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问你的行踪。但是,大帅说一句要人,也是大多向我要,很少给警卫团打电话。所以你还是跟我通个气儿的好,有时候我也能酌情替你说上话的。”

     南家润一边听着一边穿戴好军服军帽,末了笑道:“每回也亏是你替我圆了话,不然我也就不光挨骂了,弄不好老头子一生气把我丢到前线卫戍军团去锻炼,那可苦死我了。”

     赵英见他说的凄惨,笑道:“你可是很不愿意当兵?大帅行伍出身,是横刀立马的人物,你大哥做了外务文官,也就罢了,要是你也不当兵,将来大帅的位子还能落到外姓人手里不成?”

     南家润沉默片刻,才道:“我也不是排斥当兵,只是想多玩几年,一旦真的当了兵,可不像现在自在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真的以为我见天儿的溜出去耍,老头子就真的不管束了?他一向御下严苛,将我编进警卫团,又怎会不通过团长等上级了解我的状态,而团长也不敢瞒报。之所以经常敲打我,不下重手,估计也是存着我刚刚说的那份心思,约摸着时候到了,肯定要让我正式进入军队了。”

     赵英听着点头道:“你小子行啊,没发现你整日瞎鼓捣玩,竟是分析的头头是道,听你这一说,果真就有那份意思。行,你小子到底是大帅亲子。”

     南家润闻言抱怨道:“大哥老奸巨猾的,一肚子坏水儿提前就抢了个轻松的营生,倒苦了日后的弟弟我。现在到处动荡,指不得将来要我上前线去滚泥浆爬铁网的冲锋陷阵,弄不好一个枪子儿就把我报销了。”

     赵英笑道:“那也未必,你若成为军人,也是统御三军的上将军少帅,不必亲临前线冲锋陷阵。”

     南家润闻言确实一拍大腿正色道:“身为将军,不上前线与兄弟们共进退,如何能鼓舞士气大败敌军呢。”

     他严肃道:“他日我若领军,必与前线弟兄共生死。”

     赵英身为军人,闻得南家润所言,也是胸中激荡,扭过头来道:“好,好一个共生死。就冲你这番话,日后我赵英鞍前马后誓死追随少帅。”

     南家润正欲回话,陡然见到车子已然朝着路边门市的柱子上撞去。

     吓得他赶紧道:“快打方向,要撞了。”

     赵英面色一变赶忙回过头急打方向,这才没有撞上。

     “哎呦,我的赵大哥呀,你差点把未来的少帅提前报销了。你能不说话转头吗?”南家润打趣道。

     赵英满脸尴尬,直道失误。

     哥俩这会儿聊天的功夫,车子已经驶到了督军官邸。

     两人下的车来,南家润却是拉住了正要走进去的赵英道:“赵大哥,刚一直聊的忘了问的,老头子今天找我干嘛?”

     赵英好笑的道:“你终于想起要问我这个问题了,我还以为你心思深沉呢,感情是忘记了。”

     南家润讪笑道:“到底什么事情,我好有个心里准备,怎么应付。”

     赵英双手一摊:“大帅是通过孙总参谋交代我,具体啥事情,我也不知道。”说罢耸耸肩就进去了。

     南家润暗骂一声,也快步跟了进去。

     “呦,什么风儿把我们家的翩翩佳公子吹回来了?”南家润才一进玄关便听到大嫂柳舒兰的打趣声。

     “呦,妈妈大嫂二姐都在呀。”南家润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母亲身边,道:“妈妈可知爸爸今日为何叫我?”赵英见南家润跑到了夫人那里去,也只得停下来肃立在旁边等着。

     这边太太还没说话,二姐仪瑶却搭嘴笑道:“怎的了?怕爸爸又把你骂个狗血临头?莫不是又在外面闯祸?”

     南家润一脸无辜道:“二姐眼里,兄弟就是个光会闯祸的鞍子?”

     太太接话笑骂道:“你呀,不是你二姐说你,今儿个妈妈也要说你,不在警卫团好好学东西,竟知道贪玩,刚刚你老子还打电话到警卫团,那边如实回了,说你不在。你老子大为光火,以渎职罪连带着降了警卫团几个领导的职,这会儿还在气头上,你还是快些上去吧。”

     南家润暗叫不好:老头子果真把电话打去警卫团了。

     他正踌躇间,却见小妹仪萱一脸不快的看着他,他刚想开口问话,便听仪萱朝着二楼书房方向大声道:“爸爸,三哥回来了,他正在问我们怎么应付您呢。”

     “你、、、死丫头够狠,三哥哪里得罪你了?”南家润气结。逗得旁边的柳舒兰仪瑶和太太大笑。连旁边的赵英看到这一幕都差点忍俊不禁。

     南家润正想好好收拾这下这死丫头,二楼书房却传出老头子的骂声:“赵英,把那个败家玩意儿给老子带上来。”

     “是。”赵英大声回话。

     这会儿南家润想留下也不成了,只得跟赵英上楼,走过仪萱跟前,冷不丁敲了仪萱一个栗光,恶狠狠的威胁道:“死丫头,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他这一下虽然控制了力道,但仪萱冷不丁的还是被敲得龇牙咧嘴,泪花儿都在眼里打转,嘴里却不示弱,带着哭腔道:“哼,你先自求多福吧。”

     看着南家润一路威胁着上了楼去,仪萱这才“哇”的一声捂着头扑倒母亲怀里泣声道:“妈妈,你管不管三哥,他欺负我,呜呜呜呜。”她十五六岁的年纪,哭的梨花带雨的,煞是惹人怜爱。

     太太平日里见过了他们兄妹间的打闹,只得安抚道:“好好,等老三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边仪萱哭的伤心,仪瑶却是“噗嗤”一声被逗笑了。

     仪萱一听,哭的更伤心,骂道:“你不是我亲姐,呜呜呜妈妈你看二姐,呜呜呜呜呜呜。”

     太太强憋着笑,指着仪瑶道:“二丫头也是,不安慰你妹妹还笑话她。”说完还给仪瑶使眼色。

     仪瑶收敛了笑:“是是是,都是二姐不对,二姐赔不是了。等会你三哥下来二姐替你出气。”

     柳舒兰起身,拿了手帕来到太太身边,弯下身子替仪萱抹了泪珠儿,又翻开头发,检查了一下道:“我说嘛,我妹子也不是一个开不起玩笑的人,怎的就哭的这般伤心。老三也是下手蠢,这头顶愣是红了一小片,都鼓包了。”

     将仪萱头发重新整理好,道:“我说你也是,好端端的惹你三哥干嘛?他这一回家见爸爸心里哪回不是七上八下的,又没得罪你,怎得你突然给他来这一出?”

     仪萱委屈的直起头,抽噎道:“嫂子,他怎么没得罪我?刚刚他一进来,我们四个都在这坐着,偏偏他就哈巴狗一般的招呼你们“妈妈,嫂子,二姐”的,我这么大个人,硬是不提我半个字。还说他最宠我,看把我都打成什么样了?我以后都不要看到他,哼。”

     其余三人听着她气话,虽觉好笑,但总不适合笑,只得装出一副痛心疾首模样,免得又惹这丫头生气。

     仪萱正要再数落南家润的罪过,这时书房们“砰”的一声,似乎是摔的什么打的。

     只听得南建雄咆哮道:“你个败家玩意儿,啊,你这是和最高统帅说话的语气吗?赵英,你说按军规,该怎样处罚?”

     只听得赵英答道:“以下犯上者不敬者,重打二十军棍。”

     “别别别,爸爸,有话好说啊有话好说啊,文明人咱不动粗啊。”

     听着楼上南家润吃瘪的动静,仪萱倒是一下子忍不住破涕为笑,直将三人逗得不行。